发送任意内容邮件给: [[email protected]] 即可获取最新域名 - 《永久地址:80s1.com》 【AD】黄金广告位

 这篇故事大概发生在2月初-也就是农历小龙年过年前的没几天吧!没有雍正皇帝那样、坐拥朝廷金山银山的雄厚资财,随时可以给来个满汉全席、犒赏一年下来辛苦的后宫里,那些整天忙着拍「甄嬛传」的后妃嫔妾们;但身为一个还算像样的男人,口袋里的银子也不算阮囊羞涩之下,frank自然还是得抓着一个年的尾巴,花心思去办上一桌“澎湃的”给家里的这几个女人们饱饱口福。

  于是,为了一桌像样的可口年菜,我又找上铁皮屋小吃店的杨师傅-哈!又或者应该说是找上他老婆的阿霞姐吧!但不管怎样,透过阿霞姐的帮忙,累积了一身二三十年老练厨艺的杨师傅,随便一口开给我的菜单,就是让我看得垂涎三尺、跟着是立刻给下订了一桌年菜:

  「猴菇白玉翡翠羹、黄金鲈鱼庆有余、醉酿冰虾酒香鸡、蜜糖咕咾水晶肉、团圆满怀烧蹄膀、肚里干坤八宝袋、富贵牛腩开西兰、赤煎干贝过玉带、荷叶蒸香蟹盅饭、龙虾鲍参海味锅、节节高昇冰心酥」-如此一桌菜名高贵喜气的八菜一汤,还外加饭食和甜点各一份的年菜菜单,自然是得花了frank不少的伙食费。

  但是,frank另外“加订的”、不在杨师傅菜单上的阿霞姐,则是免费地为这套年菜大餐、更加添了几分的物超所值…当然,阿霞姐不是真的能吃的东西;但慢慢地从小吃店熟客、同时变成老板和老板娘的“好朋友”,frank这一路下来所砸的伙食费,总算也一一有了回收呢!像是拜着得出门外送我订购的年菜菜色之故,刻意有劳老板娘亲自出马的小心机,也因为和杨师傅的这份小交情,而顺利瞒过了他的耳目。

  「呵,你这个人也真够坏的了!把你老婆姐姐我、当成了“在卖的”那种“外送鸡”了吗?不过,还真对不住老杨了呢!连自个儿的老婆、都给客人叫了外送还不知道…嗯,知道了,甭提醒,我会打扮打扮后再去的,嗯,先这样子了…」,挂了阿霞姐回我的电话后,我跟柯姐她们几个女人交代了一声,便带着钱包走下了民×社区的住处。

  而今天特地请了一天特休假,刻意在中午约了柯姐她们几个女人、全都到齐地聚在民×社区这里,一起吃上这一顿提早的团圆饭,当然,frank就得找阿霞姐来端上像样的年菜大餐罗!这个“一石二鸟”的算盘拨得仔细, frank自己也不得沾沾自喜了起来。

  只是,说到阿霞姐,这个来自对岸福建北边山村的新住民人妻人母,一如她的名字「刘×霞」三个字-光是在大陆的人人网上,就可以找到1142个同名同姓的人一样的平凡;像那副160.3cm、48.5kg的典型熟女身材的“中广”体型,相信frank在路上找,随便都找得到一打、以上、有着差不多身材的「欧巴桑」吧!但这也不能怪阿霞姐了,每天都在厨房里,忙着油烟汤水的劳动和照顾两个小孩的她,光是想摆脱掉沾染在身上的油耗味、就很不容易了,哪里又能像柯姐一样地去好好保养、甚至是重新雕塑起自己的身材呢?

  但是,今年要满43岁、比柯姐年纪略大一点的阿霞姐,倒也不是一无可取之处;比如长得有点像日本av熟女女优?庵叶和子「年轻版」的丰润圆脸,以及胸前那一对和柯姐不相上下的d杯豪乳…倒也让她瑕不掩瑜地成了frank费心去收集到的“人肉玩具”之一。

  是啊!又是个人妻人母出身的“人肉玩具”呢!一如俗语:「女人的衣柜里,永远都少了一件衣服」那样的说法,现在的frank,或许就像是走火入魔一般,成了疯狂收集女人们留下亲笔签名、拇指指印和口红唇印的“主奴契约书”的一号偏执狂吧!而看了民×社区的住处里,明明已经摆放了8张裱了框给立在柜子上的主奴契约书时,frank的心里,却觉得还有些空荡荡的空虚感…这种难以言喻的收集m奴成癖,恐怕一时是难以治癒的吧!哈哈…而成功“攻略”下了阿霞姐以后,我也为书读得不多的她,也替她起了个叫「rita」的英文名字,平常则一样叫她「阿霞姐」;至于对我习惯自称「老婆姐姐」的她,平常也叫我「小○哥哥」或「小老公」;而进入m奴模式的她,说出嘴的称呼,则又叫起了自己「母狗姐姐」或是「母狗霞」不说,对frank的尊称,也换成了「主人哥哥」或「母狗主人」之类的淫秽称呼。

  但阿霞姐的“攻略”和入手,其实和frank的计划是有所出入的;但长年不满杨师傅对自己的冷落和毫不在乎,自己又和两个儿子的亲子关系也不太和睦之下,肉体和精神上都需要个男人来供给慰藉和依赖的阿霞姐,就在某一次、frank偶然去了铁皮屋小吃店吃饭的因缘中,和她几个攀谈和试探后,她也就莫名成了自己给frank送进嘴里的一块肥肉,自然是不吃也可惜了。

  至于…从什麽时候和她开始看对眼的?应该是去年的四月或五月吧!但真正水到渠成地有了肉体关系时,则又是晚了一点的七月或八月份吧!毕竟,书读得多一些的蒨蒨、也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女人的阴道和子宫,都是和心连结在一起的…」,因此,想成为完全掌握住某个女人肉体的男主人,通常也得先问过这个女人的心,肯不肯向你这个男人给俯首低头了罗!

  但幸运的、是长年忍受的寂寞和冷落,以及一个不称职的原先伴侣或是濒临破碎的婚姻关系,都让frank在“攻略”这些、被家庭和生活给搞得无助旁徨的成年女人的道路上时,往往给了frank最适时的一把助力。

  一如在社区角落的3号露天停车场上、我所见到的阿霞姐,脸上甜滋滋的笑容和新烫直的深黑色长直发,都让人感受得到比她实际年龄小了几岁的青春满溢;毕竟肉体和精神上都得到满足的女人,既幸福又“性福”的的容光焕发,恐怕只有自己家里的那个疏离冷淡的“旧老公”才看不出来的吧!

  「你比预定的时间早到了呢!」,我问着阿霞姐;而走下外送餐点的厢型车的阿霞姐,无论身上的衣装和脸上的妆扮,也确实看得出了她那份「女为悦己者容」的用心之情。

  「呵,早点到不好吗?我想早一点看到你嘛!小○哥哥…呶…我讲错话了吗?哈!那麽…母狗姐姐在这里…就向主人哥哥道歉和请安罗!嗯嗯…」,随后省略过一段多余的打情骂俏和热情的舌吻迎接之后,一打开厢型车的后车门,只见扑鼻而来的食物热气和香味,则让frank也忍不住往喉咙吞了一口口水下来。

  而比起美味可口的菜肴,今天的阿霞姐、看起来也是不惶多让的秀色可餐;就算比起那个和她长相相似、日本av熟女女优的庵叶和子,阿霞姐也一样会是“熟女控”的男性朋友们的最爱吧!

  「铃铃…铃铃…」,然后,frank帮忙阿霞姐拎着大包小包的熟食热汤上楼后,按了好几下“x楼之7”的门铃,我才看见睡眼惺忪的小婷出来帮忙开门。

  而比起年轻貌美的葶的加入,至今还让其他女人们感到不安和忧虑;一月底、也就是几天前,才终于愿意加入这个、由frank所构筑的小小后宫世界中的阿霞姐,年纪只比陈姐小一点的她,或许已经面临年老色衰的尴尬处境,所以使得她对其他女人们来说,自然是让其他女人们感受不到威胁敌意的一片祥和之气。

  而这对她来说…是好?还是坏呢?

  「阿霞姐,你要不要一起来吃?既然你也和我们一样、都跟了同一个男人了,那吃饭的桌子上,我们当然也有帮你留个位子喔!」,而柯姐的友善反应最是明显,一边张罗着送来的饭菜热汤的同时,一边她还不忘热切地招呼着阿霞姐。

  「噢,这个…你就甭忙招呼我了!」,阿霞姐在俐落地帮忙把送来的熟食热汤一一给处置完毕后,看着满满的一桌菜肴饭汤阿霞姐,却爽快地推辞了柯姐的一番客套;「别想到哪去,我等会儿还要去外送下一摊订单呢!这事没给他按着时间做好,老杨那…肯定会对我一个人出来这麽久给起疑心的,对吧?小○哥哥…」、「嗯,对啊…」,而阿霞姐说的话倒也合情合理,让我在一旁也不禁连忙点头帮腔。

  「嗯,主人老公都这样说了,那也就只好这样了;只是,就可惜这一桌丰盛的年菜大餐了,既没能给在场的每一个姐妹们都吃到嘴里…也就可惜了主人老公刻意准备这顿饭的心意了!对了!你的衣服…」、「嗯?怎麽了吗?×玲妹子…」,而就在柯姐和阿霞姐一来一往的对话间,其他几个女人们、也各自找了桌边的空位子坐了下来。

  「没、没事,只是有点眼熟…那…这些年菜的钱?」、「没事的,我再找小○哥哥算便是了!那我…也就先跟各位姐妹拜个早年-『蛇年转富贵、蛇行好运开』,呵,这是小○哥哥前几天教我的,就让我给各位姐妹来个现学现卖了…那我…就先走了!bye…」、「嗯,那我们就不方便留你了;可是,主人老公,你也该送她下楼一下吧!对吗?」,收拾好带来装盛东西的器皿空袋后,两手空闲多了的阿霞姐,一听见柯姐这麽说,两只手臂便自然地缠上了我的臂膀。

  「好、好啊!这是应该的,那你们先吃吧!我等一下就回来!」,我回答着说;「嗯,那小主人…谊会帮你留饭菜的,你就好好地陪阿霞她到处走走吧!」,陈姐开口接着说;而小红、蒨蒨…她们其他几个女人们,也各自给了阿霞姐礼貌的微笑和简单的话别。

  只是,当带着阿霞姐离开之前,我的眼里仍能看得见其他女人们对阿霞姐的异样眼光-或者是说有着一丝的同情和怜悯吧!

  其实,柯姐的第六感没错!作为第8个入手的“人肉玩具”的阿霞姐,对于因为应付豢养这些“人肉玩具”的需求、口袋银两已经开始有些捉襟见肘的困窘的frank来说,不幸地、可以供给她的物质满足就寒酸许多-像现在阿霞姐的身上,那件紫色短袖羊毛毛衣,虽然买的时候、也要花个1000多块钱,但其实就是柯姐不要的旧衣服而已;而她穿的白格黑底丝质短裙,过去也是小婷的裙子;而她脚上合脚不过的棕色牛皮短靴,则更是被葶乱丢一通的旧东西;就连擦在阿霞姐身上,用来压下她身体油耗味的、gucci品牌的白玉兰香水,也是陈姐之前从法国旅游时给带回来的礼物。

  只是,「不知者有不知者的幸福」-活像被一堆其他女人不要的旧东西给装饰出来的活人偶般的阿霞姐,后来,为她手上套了一支新买的白色玉手镯,也算是frank对她了表心意的一点弥补吧!

  「呵,你不是说还要去送外送吗?怎麽车子里都空空的啦?」,下了楼,跟着阿霞姐回到社区的3号露天停车场拿车时,刚才忙着帮她拿东西下车、没仔细瞧过厢型车里,现在一看,车内空空如也的模样,哪里像是还有外送的东西要送呢?

  「呵,这还用得着脑筋想吗?当然…是我刚刚给撒了一个小谎!要不然,怎的…能把小○哥哥拉出来给我一个人独享呢?」,打开车后门后,调整了后排的座椅,勉强挪出来给人半躺着的空间里,阿霞姐拉着我,就一起坐在了这块狭小空间的黑色垫子上。

  那是个冬阳微照的正午时分,凉风在空阔的停车场上吹得倩意;而因为正值吃午饭的时间,又不是假日的一个平时日,偌大的停车场里,顿时,只看得见我和阿霞姐两个人的身影相互依偎。

  「呵,那杨师傅那边呢?他…应该不会让你一个人待在外面这麽久吧?」,我问;「这一点…你就甭担心了,小○哥哥…老杨他呀!一到快过年,就有好几个“搏跤脚”(台语:喜欢赌博的同好)来找他,我想啊!现在,他和那几个“搏跤脚”,大概已经赌到连饭也不知道要吃的地步吧!」、「喔?这麽严重啊!」、「嗯,没错!照老杨过去的玩法,少说也要到明天中午,才看得见他的人在家吧!说到这…今天这一天,我那两个小的、也说要跑去找同学玩,过了夜,明天早上才会回来;你…你要来我家吗?」、「呵,好啊!就当替杨师父陪陪你好了,对吧?」、「呵,那麽,我可就要替老杨、好好感谢你的大恩大德罗!嗯…嗯…」,不用多说,费心穿着打扮才来的阿霞姐,自然不是单纯地只为了外送我订的年菜过来而已;而主动伸手扣住我的脸颊,并且急忙送上钻进我嘴里的滑溜软舌,一切都诉说了几天不见、阿霞姐所累积的满满肉慾,正在等待着我的解放…「呶…你说,老婆姐姐里头…穿这件,好、好看吗?小○哥哥…」,看见我仔细端详着她的身体的眼神,阿霞姐有点焦虑的问;而她半躺地靠着车里座椅边,身上只穿着上次、带她去春美姐那边买的黑色蕾丝花样的新bra和小裤裤…我想,除了她腰间敌不过岁月的摧残、而无奈地留下的一些小肚腩外,身为一个熟女该有的丰腴美感,也不外如是而已;而这样带着几分妖艳的她,也全然不输给和她几乎撞脸的那个日本货的庵叶和子了吧!

  「当然…好看,或者说…你怎麽穿、穿什麽都好看呢!」、「好讨厌呢!小○哥哥,你这张嘴…好讨厌…说的话…怎麽…这麽甜…喔…喔喔…」,说着,我便伸手解开了她的bra和脱下了小裤裤,露出了有些下垂的d杯大奶和光溜溜的肉穴;同时,frank不安分的双手,也开始在她身上四处游移起来…「呵,下面的毛…被我剃得连一根都没剩,你…我说杨师傅…都没怀疑过你什麽啊?」、「怀疑啥?从去年底开始,你的老婆姐姐,就没再让老杨那个“脏东西”碰过了!更别说…要我得跟他“相好”的恶心事了!」、「喔?他不会问?也没有不高兴喔?」、「呵,他又不是死人,这话多少是有在问的;但我就随便框了他个、我得了什麽病之后,再把之前去妇产科看病的药袋、拿来给老杨呼弄一下,他就没再跟我罗哩罗唆了!你说…我聪明吧?」、「是啊!是聪明得很呢!所以,我家的刘×霞,才会让我这麽喜欢你呢!」、「嘻…你说的…是真心话吗?」,呵,说白了,阿霞姐就是个直肠子兼爱面子的人;当初,frank就是抓着她这个、耳里只想听进好听话的弱点,拼命送她不用钱的好听话,果然就拼到一个机会-一个把肉棒和精液,一起给她送进她的肉穴里的好机会。

  呵,「女人的阴道和子宫,都是和心连结在一起的…」-蒨蒨说的这段话、可真没错;一旦攻下了女人的心,接着,就是她的肉体了;就像现在的阿霞姐,她想回头做回杨师傅的乖老婆,恐怕连她自己都舍不得了吧!

  「谢谢你喔!嗯…主人哥哥…喔…」、「呵,我的母狗姐姐,你、你在谢我什麽呢?」,最后,顶着冬阳高照的凉风阵阵间,frank的肉棒,也终于在阿霞姐肉穴里,开始了重复做着一次次、交替地拔出和插入的“活塞动作”来…「呶…还要我说…就谢、谢谢你的大肉棒…还有,嗯…刚刚给的大红包…和那支…嗯哼…玉手镯…人家很喜欢…喔喔…」、「是吗?那这样大力干、用力干…有没有让你更喜欢呢?」、「呶…有、有…母狗姐姐…最喜欢给主人哥哥这样干了…啊!啊~」,而拜杨师傅平常对待阿霞姐的小气之至,让frank付完年菜菜钱外,只再多塞个2000块钱的小红包,以及一支便宜的玉手镯,就轻松地让阿霞姐备感被男人照顾的温暖了;甚至因此忘了自己…其实只是个、被眼前的男人当成“人肉玩具”般玩弄和奸淫着的女人身体而已…「哈罗!阿○哥啊!才中午而已,你就这麽忙啊?呵,应该今天天气好,你就带着家里的母狗出来打野炮了啊…咦?这次又是新的货色啊?哇…阿○哥,你家母狗数量的更新速度,简直比我换手机还要快吔!」,突然,一声不响地从厢型车一旁、活像冒失鬼一样露脸的人,正好是我那栋楼的管理员之一的小陈;而平常靠着柯姐、陈姐多给他们的红包赚外快的一群人,也帮忙我们解决房子杂七杂八的问题和一些事情的cover上;所以,我们之间、也算是各取所需的一种“朋友”关系吧!

  只是,不管怎样的“朋友”,其实都有好有坏…但偏偏这个小陈,就属于坏的那一种…「靠!又是你这个死没礼貌的○※*&%…没看到我正在忙啊!有什麽事,是不能等一下再说吗?」、「嗯,没事,只是,还是要打扰你一下…我说阿○哥,就是3楼的张妈妈她啊!说她看到外头停车场里,好像有对在打野炮的狗男女,看起来有点妨害风化的问题,才要我过来帮忙处理一下…」、「什麽“打野炮的狗男女”的?你嘴巴放干净一点!」,小陈的这张嘴、就是这麽令人讨厌!否则平常有事找他帮忙,不管修马桶,还是换灯泡之类的杂事,他都一律ok,可连找专业的师傅来都不用,可说是这几个管理员中、最有能耐的一个。

  「嘴巴放干净一点?嗯…那怎样才叫嘴巴放干净一点呢?嗯?阿○哥?」,而说穿了,小陈这样明知故问的问法,其实都只是为了一件事而已;「好了,哼!这给你…这样可以了吧?你…现在可以闭嘴和离开了吗?」,但或许是额外的红包拿多了的后遗症,尽管舍不得,但frank还是先停下了继续抽插着阿霞姐的“活塞动作”,分神从丢在阿霞姐一旁的裤子里,掏出了口袋钱包里的一张“梅花鹿贴纸”、再不甘愿地递给了小陈。

  「嗯,ok!那我这就知道了…张妈妈那边、我会处理妥当的,那就一切都没事啦!不过,阿○哥…」,俗语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只见一接过我手里的小钞,小陈马上是嘴脸跟着一变;「啊…是又怎样了啦?」,我不耐地问;同时,frank胯下那根、沾满了从女人阴道里分泌出的白色黏液和透明淫水的肉棒,又重新狠狠地插入了阿霞姐光溜溜的肉穴里,随之跟着我腰间的摆动,而开始抽插了肉穴起来…「呶…主人哥哥,你…啊啊…别再跟他讲话了嘛!母狗姐姐…我…还在等着你呢…啊…嗯哼…」,半躺的酥软体态中,只见阿霞姐是媚态万千地说着、一字字渴求我的“进入”的话语;显然地,半躺地靠着车里座椅椅背的阿霞姐,大概不在乎来自第三者男人眼光的视奸,现在的脑子里,只是一昧地渴求着自己唯一在意的男人,可以给予自己的肉体、来上一番最卖力的奸淫和肏弄…「嗯…哇~真的好淫○喔!阿○哥…你养的这只…还真是他○的※母狗啊!哈!阿○哥,干脆就让我帮你拍个影片做纪念吧!不用钱的喔!」,帮我重新架好后车门后吞了一口口水的小陈一脸猥琐地笑着对我说呵你哈原来是这样啊ok啊然后我便眨个眼神向小陈示意叫他从我裤子口袋里拿出了我的智慧手机「嗯…嗯…主人哥哥…呶…好棒喔!射进来了好多、好多的精液喔!啊…弄得母狗姐姐的下面…都湿答答的了罗…」,最后,小陈用我的手机录下的影片中,最后一幕是阿霞姐全身瘫软地、继续半躺在厢型车的后头;而右脚脚踝上、还挂着自己的小裤裤的她,只见一边说着淫声浪语地看着frank、正在挤弄着射精后的肉棒,好把马眼里的一点残精滴在她的身上;同时,她一边则恍神地看着自己肉穴里的男人精液,正默默地流过了自己的屁眼,跟着就滴在了黑色的垫子上。

  呵,好一个腥羶色的小短片啊!没想到、这个小陈一掌握起手机的摄影镜头,还真有几分当a片导演的潜力呢!哈哈…后来,送走了阿霞姐后,总共拖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x楼之7”住处的frank,难免又被柯姐她们几个女人给冷嘲热讽一番;而吃过陈姐好意帮我保留、重新回温的菜肴饭汤后,frank又陪她们几个女人“凑桌”、轮流玩起了麻将和扑克牌游戏;只是,不谙此道的frank,天生也没有什麽偏财运,能够几轮下来,只以小输个1000多块钱作收,也算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吧”!

  而这一场“x楼之7”之「赌后大赛」的结果,性别不符的frank当然不算、也没能力去算在内之外,兴高采烈的胜利者,则是赢了8000多块钱的陈姐-毕竟去过澳门、拉斯维加斯、蒙地卡罗…等地的一些世界有名赌场练过身手的豪门贵妇,光是气势就高人一等了。

  至于顶着一张苦瓜脸的小萍,大输了5000多块钱的她,自然就像是个低血压的患者般,几乎是一路随风摇晃地给下了楼、回家去。

  「哈!真的嘛(吗)?好有趣的感觉…」,当我把今天的这几件事,用手机的line给告诉了小爱时,小爱则是很捧场的感觉、兴致盎然地回应着frank;但比起民×社区住处这的热闹有趣,她却说威奇那边,她是越来越待不住了…至于原因,这里就不方便说了。

  晚上,柯姐她们几个女人各自有家要回,或是还有班要上之类的;唯一没事做的小萍,则又深陷在下午的牌桌上、所经历“沉痛一战”的打击之中,让她整个晚上、还是处于久久不能自拔的呆滞之中…于是,看着小萍发呆着的脸,不想无聊地待在家的我,在回给了阿霞姐一通电话后,则照着说好的时间,骑着摩托车、来到了阿霞姐和杨师傅他家的那间透天厝。

  「高丽菜炒培根、蒜苗炒蟹管、辣炒箭笋鸡柳、鱼香茄子、客家小炒、腊味煲饭,最后,还有榨菜肉丝汤…」,见了面、兴奋地对我说着她煮的菜色的阿霞姐,可是为了我,而在自家一楼厨房、亲自下厨给做起“玉手做羹汤”的厨房差事;而她的身上…则是大胆地只穿了一件、红底黄字的「杨师傅小吃店」的半身围裙而已…「嗯…讨厌啦!我的老公哥哥…呶!去吃饭吧!乖…」,当然,frank的双手和嘴巴,可没放过靠小小一件单薄的围裙、就想给遮掩住的成熟女人的裸裎肉体;只是,阿霞姐似乎也懂得「欲拒还迎」的手法,先给了我一个舌头交缠的深吻后,接着,像是吊男人胃口般地、她把我赶到了一楼的客厅,吃起了她亲手料理的晚餐来。

  「嗯…吃起来…还满delicious的!」、「啊?老公哥哥,什麽“底里羞死”的?我啊!书读得少,外国话不喜欢听,还是…习惯听你用咱们的普通话说话吧!」、「呃…这样啊!delicious就是好吃的意思;总之,你这几道菜煮得不错啊!但是…可能我吃得比较清淡一些吧!调味上,你再做一点调整,相信会更合我的胃口喔!」、「嗯?真的吗?那下次…我…老婆姐姐会注意到的!」,而和阿霞姐的几句对话中,frank也很捧场地、一个人就嗑完大半桌的饭菜;说真的,阿霞姐的手艺、虽然还是比不上杨师傅,但是在十几年耳濡目染之下,阿霞姐的做菜本领,可是不输给爱煮菜的柯姐或陈姐;而她唯一欠缺的、大概就是阿霞姐对自己做任何事时的自信心吧!

  而吃过饭,阿霞姐俐落地收拾好残菜余羹和碗盘之后,又陪我在浴室里、洗了一个热呼呼的“残废”澡;然后,我们才去了今晚的目的地-透天厝三楼、阿霞姐那两个儿子的房间里…「呵,来你儿子的房间,就不怕被他们发现蛛丝马迹啊?呵!」、「嗯,我那两个小的,房间老是搞得又脏又乱,前几天、还因为这样,我才又对他们凶了一顿…」、「嗯?所以呢?」,我问,同时、我牵着阿霞姐的手,亦步亦趋地走进了这个陌生的房间里。

  「所以…在帮他们整理房间的时候,我在他们的电脑上,发现了一些“怪东西”呢!」、「喔?“怪东西”?」,然后,只见阿霞姐抽出了握在我手心里的手后,跟着熟练地在房间里的一台电脑萤幕上,飞快地打了组“白痴密码”(好像1234之类的吧!)后,重新恢复正常的电脑萤幕里,我看到的是这年纪男孩子的电脑、该有的典型内容:a片、a漫,还有一些色情小说的文字档…「我想跟你说件事…主人哥哥…」、「嗯?什麽事?」、「这…嗯,不,没事了…我想,还是下次…再说吧!」、「嗯?干嘛这麽神神秘秘的?好吧!就等你下次再说吧!」,而看着阿霞姐一脸欲言又止的踌躇模样,我也一时感到好奇;只是,接下来、我的注意力,跟着是又转移到了别的地方…「今个晚上…主人哥哥…你想看哪一部a片,然后,要我…母狗姐姐跟着做呢?」、「这个嘛?我看看…」,我打开了电脑d槽的某一个资料夹后,接着,随机地点按了一部a片,片名就叫做「肉奴隶人妻的哀鸣3-儿子同学给妈妈子宫的连续中出!」(这是frank自己用翻译软体乱翻出来的片名,大家还喜欢吧?)。

  「呶…呶…主人哥哥…啊!嘶啊…主人哥哥,啊!母狗姐姐…啊啊啊…」,于是,在儿子的房间里,看着儿子电脑里的a片,听着妈妈忽大忽小的淫叫声,frank却代替了忙着赌博的爸爸,正努力地用肉棒粗暴地肏弄着妈妈的淫荡肉穴…那一晚,frank在阿霞姐的身体里、一共给她射精了三次-两次在肉穴里、一次在屁穴的肠子内;而frank也因此在杨师傅家、劳累不堪地待到晚上12点多,才又心满意足地离开而去…

【完】

18326字节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激情图片 激情小说 伦理电影 快播电影 QVOD经典 快播伦理 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