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送任意内容邮件给: [[email protected]] 即可获取最新域名 - 《永久地址:80s1.com》 【716.com】葡京娱乐场

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那夜病房,豔遇美娇娘
  九月底的一个星期六上午,我和媳妇带着孩子一起去我们小县城的第一医院看望住院的岳父。岳父已经住了三次院了,都是老毛病,第一次大家都很紧张,后来的两次也都有点麻木了,这次住院一直都是由媳妇的弟弟在医院照顾他的。
  岳父住在医院的急诊室的1号病房,这是个很普通的病房,本来有三个床位,但医院为了增加收入,又加了一个床位,显得比较拥挤。我们进去以后,看到岳父住在最靠里的床位上,其他的三个床位上都有人,再加上照顾病人的家属,显得很是凌乱,简直没有下脚的地方。
  进入病房以后,媳妇和她弟弟一起去咨询主治医生了,我就坐在床头陪着岳父唠叨了几句。突然感觉眼前一亮,只见门一闪,进来一个艳丽的少妇。她大概30岁左右,烫着微黄的大波浪头发,一双眼睛不是很大胆很妩媚,水汪汪的,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低领体恤,撑得的胸前鼓囊囊的,下身穿着一条紧身的低腰蓝色牛仔裤,腰部虽然不是很细,但臀部挺翘浑圆,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女人味。只见她径直走到挨着岳父的床位,我这看到这个床位上躺着一个老太太,看样子应该是她母亲,她手里端着脸盆,里面放着毛巾,看到了我,只是轻轻地瞟了一眼,微微点了一下头,就俯下身去给她母亲擦拭脸庞和双手。
  因为她们的床位挨着岳父的床位,所以我能方便我近距离地观察她,尤其是当她弯腰给她母亲擦脸的时候,看到她那被紧身牛仔裤包裹着的浑圆挺翘的屁股时,我心里突然升起一股邪火,好想马上扑上去狠狠地蹂躏和玩弄面前不时扭动着的迷人的大屁股。
  这时岳父也很配合地说想睡一会,我就马上给他搭好被子,顺手拿了一张报纸,斜倚在窗户旁边,一边装作看报纸,一边不时地用眼角的余光仔细打量这个迷人的尤物:黑色的低领体恤衬托着她的皮肤很是白皙,脖子上戴着的金项链的坠子不时触摸着她那深深的乳沟,短小的体恤下面露出一段白花花的小腰,还有她那不经意流露出的慵懒迷人的风情……看的我眼花缭乱,心里欲火升腾的,但却还要装作一副心不在焉,专心读报的样子,唉,真的好可怜啊!
  等到我媳妇和她弟弟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意淫好大一会了,这时候这个迷人的少妇已经做完了一切,正坐在她母亲的床位的后面低头翻看着手机。我?迫自己收回内心的绮念和臆想,仔细地询问着岳父的病情和住院这几天的情况,媳妇的弟弟说没什么大碍了,但医生还说要留院观察几天,输液巩固一下,看着内弟那有点发红的眼睛,我就自告奋勇地说今天晚上由我在医院照顾岳父,内弟说不用,我说我这星期也没什么事情,就替替你,你今天就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洗洗澡换换衣服,内弟看我说的很坚决,就先自己回去了。
  一转眼就到了中午了,我和媳妇先给岳父打了饭,然后去医院外面的小饭馆里面随便吃了一口就回到了病房,进去才发现病房又多了一个少妇,看眉眼和那个艳丽少妇有几分相似,不过没有她身上的那种女人的妩媚,多了几分势利的模样,问了岳父才知道是那个少妇的妹妹,病床上那个老太太果然是她们的母亲。
  原来她妹妹是来送饭的,同时又给她姐姐诉说她们哥哥的不是,不仅不来照顾母亲,而且连住院费都不想出,还絮絮叨叨的说她晚上要上夜班,不能来照顾母亲了,还要她姐姐多操心。
  听着她们姐妹俩唠唠叨叨的,我心里却开始弥漫着喜悦,想着晚上可以能和这个妩媚的少妇一起同屋而住,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期待,说不定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呢,呵呵。
  在医院照顾过病人的色友们应该是有体会的,其实照顾病人确实不是个容易的事情,琐碎的事情很多,好在媳妇在那,我就只是跑前跑后地做一些喊护士换水,扶着岳父去卫生间之类的事情,期间因为媳妇在场,所以我也敢和那个少妇搭讪。
  我这几年虽有过出轨,但也都是偷偷的行为。所以在媳妇面前还保持着好男人的本色,对于这个艳丽的少妇,我虽然有很?烈的欲望,尤其是她身上那股妩媚的女人味深深地吸引着我,当然还有她那个被牛仔裤包裹着的迷人的大屁股(我一向对大屁股的女人有一种很深的迷恋),但小说里面的狗血情节毕竟是作者杜撰出来的,现实毕竟还是现实,尤其是在医院这样的特殊场合,我不认为自己能有一亲芳泽的机会。一想到这些我反而自然起来,举止行动也正常也许多。
  下午基本没什么事情,吃过晚饭我就让媳妇先回去了。七点我扶着岳父在外面转了一圈,我一手扶着他,一手举着输液袋,然后就坐在急诊室外面的长椅上休息。这时我发现那个艳丽少妇正在病房外面打电话,而且说话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她在走廊里面来回走着,电话打了很长时间,挂了电话的她显得很气闷的样子,靠在墙壁上不愿回病房去。
  岳父一直在外面的长椅上坐到快九点的时候才回病房,回到病房我才发现病房显得很安静,靠门口的那个老太太输完液被家人接回去住了,另外一个病床上的老太太是由她五十多岁的女儿照顾的,这个腼腆的妇女很安静,没事的时候就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艳丽少妇正在接电话,她一直没说什么,只是说让打电话的人来一趟,电话很快就挂掉了,老太太问是不是她哥哥打来的,她说是的,老太太说这个不孝顺的逆子,全当我没这个儿子,还说真苦了她了,我听到老太太叫她小雅,我这才知道她的名字原来叫做小雅。
  病房外面渐渐的安静下来了,小雅等她母亲输液的针被拔下来,扶着她吃了药以后就给她母亲说出来一会再回来,老太太也没说什么就睡下来。岳父的输液也在十多分钟以后结束了,我也扶着他吃了药,他也躺下来开始睡觉了,我估计输液里面含有镇定剂之类的药物。看看暂时没什么事情了,我就也出了病房。
  沿着走廊我来到了医院的后院的住院部的院子,外面的空气很是清新,偌大的院子还有一些老病号在外面坐着閑谈,这时我看到了一个人独坐在角落长椅上面的小雅。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感觉此时的她很孤单,很需要男人坚?的依靠。
  这时我不知道哪里来了一股勇气,不由自主地走到她面前,小声地问道: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她抬头看了看我,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我坐下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情急中拿出了手机,翻出了我喜欢听的那首黎瑞恩演唱的《一人有一个梦想》,调小声音放了起来,甚至跟着轻轻的唱了起来。
  你也很喜欢这首歌吗?她突然问我。
  嗯,是的,是的……我很喜欢的。我听到她问我,一下子变的结巴起来。
  接下来的交谈变的轻松起来,她好像非常想找一个人倾诉一下自己苦闷的心情,而我恰好出现在合适的时间于合适的地点,况且戴着眼镜的外表斯文的我,也没有让她显得戒心十足的,再说我们也不算严格意义上的陌生人。所以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奇怪,什么事情都可能会发生,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桃花运吧。
  她告诉我她今年32了,高中毕业就去南方打工,在那边认识了现在的老公,老公老家是湖南的,现在在开长途大货车,平时一直在外面忙,很少在家,有一个10岁的女儿,她平时在那边照顾女儿,和公婆们住在一起,关系不是特别好,老公脾气也不是很好,今天晚上还打电话给她让她赶快回去,她说走不了,她老公还很生气的样子。他哥哥简直不是个男人,母亲住院了也不管,住院费也不想拿,这几天一直是她在医院照顾着,感觉心里很烦躁。
  我一边倾听,一边安慰她。没想到说着说着,她居然低着头小声哭了起来,我一边拿出自己随手装在口袋里的纸巾递给她,一边轻声细语地劝慰她坚?一点。
  我想她毕竟是一个小女人,几天来的劳心劳力和生气烦闷让她一下子找到了宣泄的途径。趁着给她递纸巾的时候,我用手轻轻拍了几下她的背部,她猛地颤抖一下,扭捏地挪动了一下身子,但却没有说什么,我嗅着她身上散发着的淡淡的香水味,那压抑很久的欲火突然间猛地又烧了起来。
  我说你看我笨嘴笨舌的,也不会安慰人,不如我给你唱首歌吧。她说谢谢你的耐心地听我说了这么多,我没打扰你吧。我说倾听一个美女的独白是我应尽的义务,她说我都成老太婆了还美啊,我说你要是老太婆,那天下的女人都应该上吊了,她破涕为笑说了声讨厌。
  于是我给她唱了那首李琛的《窗外》
  没唱完她就开始轻轻地鼓起掌来,那双妩媚的眼睛显得更加水汪汪的了,身子不自觉地向我这边靠了靠,我的老天爷啊,感谢我的嗓子,感谢李琛。
  这时候坐在外面的老病号们纷纷回病房里,我虽然很舍不得结束着气氛越来越好的交谈,但还是不得不和她一前一后回到了病房。
  病房里更安静了,那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已经合衣睡在了空着的那张床位上,我和她都静坐在相邻的床位后方,听着三个病人或轻或重的鼾声。
  就这样坐了一会,我心中的欲火还是没有消散,目光不停地瞟着近在咫尺的她,她也不是很平静,不时低下头,用手抚弄一下自己的头发。此时无声胜有声。
  我渴望打破这种沉默,更渴望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甚至期待这个平淡的夜晚会发生一些什么。
  我掏出手机看了看,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想着坐在近旁的迷人尤物,那种内心极度渴望但现实却不允许的焦渴让我很想大喊大叫一番。不行,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店了,我一定要主动做一些什么,我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
  下定了决心,我马上付诸于行动。我站起来,拿了热水瓶,推门出了病房,来到医生值班室,两个年轻的实习女护士正无聊地坐在办公桌旁边翻看着厚厚的医学用书,见我拎着热水瓶进了屋就说没有热水了,如果想吃药就接点饮水机上的开水吧,我说没有就算了,随即出了值班室。
  沿着走廊我一直往前走,各个病房都很安静,看来无论是病人和照顾病人的家属都已经开始休息了,走到转角我看到了往二楼上的楼梯,我沿着楼梯上了二楼,二楼是医院的各个科室,白天人来人往的二楼此时显得异常冷清,一个人影也看不到,透着一楼的灯光我看到了二楼走廊里靠墙的一排座椅,我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走廊的尽头,只见走廊的尽头还有一排四人座的排椅,我突然笑了一下,又对自己说成败自此一举,干吧。
  我回到病房,看到小雅已经侧躺在她母亲床位后面,估计这几天晚上她都是这样休息的。我先放下热水瓶,仔细观察了一下病房的三个病号和那个睡在靠门口床位上的病号家属,还好,他们都睡的很沉,于是我轻轻地来到小雅身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她一下子就转过脸,看来她还真的没有睡着,看到是我,没说话,就坐了起来,我趴在她耳边小声说我在外面等你就径直走到门外,这才发现自己的心跳的很快,我不敢确定她一定会出来,但如果她真的出来了,我的计划就成功了一半!
  时间过的很慢,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终于看到她出来了。看到她出来了,我内心一阵狂喜,但却要装作很平淡的样子对她说:这会老人们都睡着了也没什么事情不如出来透透气?她红着脸点了点头,我就在前面引导着她走向转角的楼梯。
  来到楼梯前面,我转过身对她说:咱们上二楼去吧,二楼有长椅,而且也安静……她迟疑了一下,但没说什么,我不知道哪里来了一股勇气,拉起了她的小手往二楼走去。
  她挣扎了一下,见我没有松开的意思,就不再挣扎了,顺从地跟着我走上了二楼。
  我一直拉着她走到二楼走廊的尽头,淡淡的黑暗包容了我们,也慢慢释放了我们两颗火热的心,一种异样而刺激的气氛弥漫起来。
  我轻轻地拉过她的身子,对着她的耳边小声说:累了就靠在我的肩膀上吧,不要总把烦闷憋在心里,这样对身体不好的……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原本还很僵硬的身子突然变的柔软起来,她一下子扑进我的怀里,低声地抽泣起来,好像身上穿着的坚硬的盔甲一下子被剥落了,重新变回了一个需要男人呵护和安慰的小女人模样。
  我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感受着她蓬松的头发不时地轻扫着我的脸颊,嗅着她身上散发着的丝丝幽香,感受着她火热柔软的娇躯靠在我的身上,我的欲火一发不可收拾。
  我的手掌开始轻轻地摩挲着她的背部,颤抖的右手手掌缓慢地移动到她露出的细腻的腰部,指肚感受着她柔软的皮肤。她的抽泣停止了,身子扭动了一下,但却没有闪避。
  我的左手毫不客气地滑到她饱满浑圆的臀部上,隔着牛仔裤来回贪婪地爱抚着她那迷人的屁股,我胸膛与她的身子紧紧地贴在一起,尽情地挤压着她饱满的胸部,我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我用我的带着短须的下巴摩擦着她的脖颈和她的脸颊,看着她没有挣扎的意思,我的双手都按在她丰满的屁股上,尽情地揉搓起来。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我们的嘴唇吮吸在了一起,刚开始仅仅是试探性的接触,不久就开始了熟练的接吻。我的舌头霸道地掘开她的牙齿,开始扫蕩她的口腔,吮吸着她甜甜的津液。
  我感到我的下身要爆炸了,鸡巴硬的难受,好想马上插入一个火热多汁的淫屄,我不再满足于手口之欲,我渴望得到更多的。
  我忽地用双手托起她的屁股,把她放在了旁边的长椅上,我蹲下身,一边与她继续接吻,一边用手隔着体恤爱抚她的丰满的乳房。她用手抓住我的手,但并不是很用力的样子,我挣脱她的小手,一下子从体恤领口伸了进去,隔着胸罩按在她的乳房上,她没有再进一步阻止,只是用两只小手胡乱摸着我的头发。
  我腾出左手从体恤后面摸到她的乳罩按扣,尝试了两次终于单手解扣成功,然后没等她反应过来我的右手就紧紧地握住了她丰满的乳房,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她的乳头已经开始变硬,我知道她已经完全动情了。
  用两个手掌技巧性地爱抚着她浑圆丰满的乳房,一边继续和她接吻,这种感觉真的太妙了。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场合,女人确实会做出一些平时想也想不到的事情来,我的老天爷啊,我真是太幸运了!
  我们谁也不说话,只是无声地做着男人和女人喜欢的做的事情,虽然我们还没有认识到多长时间,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做最亲密的接触。她是个已经完全成熟的女人,身子已经被彻底开发,而我则是个性经验无比丰富的男人,懂得如何让女人快乐而不会感到痛苦。
  不知何时,我的大嘴已经移到她丰满的乳房上,我的舌头包裹着她变硬的乳头,尽情地品尝她迷人的味道,她只是轻轻地推了一下我的脑袋,就又开始把手指插进我的短发里无意识地摸着。
  我的右手开始隔着牛仔裤爱抚着她的大腿内侧,她并着的大腿开始慢慢放松,好像已经完全适应了我的爱抚。
  我尽情地吮吸了一阵她饱满的乳房后,舌尖一直向下来到她微微凸起的小腹上,用嘴唇轻轻地亲吻了一下她迷人的肚脐后,我的舌尖毫不客气地来回扫着她的肚脐,这时她再也忍不住了,她的双手紧紧地抱着我的头,大口地喘着气,大腿把我的右手紧紧地夹着,我判断她应该是来了一次小高潮。
  我的嘴唇再次和她的嘴唇交接在一起,这时的她显然是完全放松了自己的身体,舌尖开始主动进出我的口腔了。
  我突然松开了她的嘴唇,站了起来,一只手拉开我牛仔裤的前门拉链,拨开四角内裤,把已经硬的像钢枪一样的鸡巴释放了出来,然后坚定地拿起她的小手,引导她来握着我的鸡巴。
  短暂的失神后,她挣扎起来,但我还是霸道地把她的小手按在我已经完全勃起的鸡巴上,火热的鸡巴,颤抖的小手,一旦接触了,小手就马上屈服了,她顺从地握住我的鸡巴,却用她的指甲掐了一把,我不去理会她的小动作,引导着她用小手来回套弄着我的鸡巴,我对自己的玩意还是比较自信的,无论是长度和坚硬的程度。
  来回套弄了几下后,她的动作开始熟练起来,呼吸也变的更加急促起来。我的右手开始摸索着解开她牛仔裤上的腰带,这次她没有躲避,只是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我解开她的牛仔裤的裤扣,拉开了拉链,艰难地把我火热的手掌插了进去,隔着内裤,我分明感到她的下面已经湿润的一塌糊涂。
  我知道时间和地点都不允许我继续缠绵下去,只有插进去才是王道。于是我把她拉了起来,她开始有点不解,而后见我开始往下褪她的紧身牛仔裤就明白我准备干什么了。她一边用手拉着我的手一边小声说不要,但我知道女人有时候说不要其实就是非常想要的意思,我没有说话,只是更加坚决地完成着自己的既定目标。
  终于,我的手掌真真切切地爱抚在她浑圆结实的屁股上,虽然她的牛仔裤还没有完全脱掉,只是褪到膝盖,但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我一边用手指隔着小小的内裤爱抚着她已经完全湿润的阴部,一边用另外一只手贪婪地揉搓着她已经完全裸露的迷人的大屁股。
  当我右手的中指插入她火热湿润的阴道的时候,她完全瘫软了,她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只是依靠着我的身体小声地呻吟着,我知道我已经完全统治了她。
  一边用中指抽插着她的阴道,一边用大拇指摩擦着她的阴蒂,我想她一定是压抑的太久了,或者说她应该是敏感的体质,或者是因为从未有过的刺激,只二三十下她就受不了了,只见她突然用手指紧紧地捏着我扣着她小屄的右手的手腕,嘴里发出一声压抑着的呻吟,阴道深处一下子涌出一股骚水,打湿了我的手掌。
  这个迷人的尤物,真的太好玩了。
  我趁着她刚泄身后无力之际,抱着她转过身,屁股对着我,她明白我准备干什么了,但并不反抗,也不再阻止了,只是无力地配合着我的,用手扶着长椅,抬起了自己迷人的大屁股。
  天赐良机,稍纵即逝。女人,只有插进她的身体,她才真正属于你。
  褪下牛仔裤和四角内裤,扶着自己已经硬的发疼的鸡巴,一只手固定着她的大屁股,从后面进入了她湿润火热的阴道。
  确实是成熟女人的阴道,不是非常紧凑,但却异常火热,在我完全进入以后,我心底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也明显地感觉到她的阴道内一紧。
  我缓缓地往外拔着我粗大的鸡巴,直到只剩下一个龟头在她的小屄里面,然后是狠狠地来了一记长打,如此三四次,她的大屁股翘的更高了,也配合着在我插入的时候往后挺着她的大屁股。呵呵,少妇就是不一样,不是那些青涩的小姑娘可以比的。
  而后我也不管什么三长两短九浅一深了,开始挺动着腰部,大鸡巴一次次洞穿她的小屄,我的小腹和她的大屁股也做着最亲密的接触,不时发出啪啪啪的声音,这是我们欢快的音符和激情的见证。
  果然是敏感异常的体质啊,一百多下以后,她的阴道开始变的异常紧凑起来,小嘴又开始发出了类似刚才高潮时的呻吟,身子也绷紧起来,我知道她又要达到高潮了,于是加快了肏干的频率,十多下以后,我明显感觉她的小屄里面有骚水涌动,于是拔出鸡巴,果然不出所料,一股骚水又喷了出来,比刚才的那股还多。
  我的天啊,真的捡到宝了,喷潮型的女人并不是谁都可以遇到的。
  从后面肏着虽说也很过瘾,但我想到了一个更好体位来。我以前有过一个网友也属于喷潮型的,我们曾经尝试过边走边干的姿势,发现在这样的姿势下更容易达到喷潮。于是我完全剥下了她的牛仔裤和内裤,脱掉了她的高跟鞋,此时的她身子软绵绵的,任我随便摆弄着她的身体,看来女人就是这样,只有男人把她肏舒服了,想怎么弄都可以的。
  我忽地面对面抱起了她,她的双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我用胳膊托着她的大腿,一只手扶着鸡巴,从下面插入她还湿润着的小屄里面,这个姿势插入的比较深,只听她小声地叫了一声,然后我的脖子猛地一疼,原来她竟然在我的脖子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这下子更刺激了我潜伏在内心的野性,我抱着她站在原地不动,只是上下抛动着她的大屁股,在她往下的时候用大鸡巴狠狠地肏干她火热的阴道。
  估计她以前没有尝试过这样的姿势,十多下她就受不了了,小屄像开了水的水龙头,骚水喷打在我的龟头上,我把大鸡巴抽出一下,就又狠狠地肏了进去。
  我要射了!
  我受不了,射吧!射在……里面吧,我上环的……哦呀……哦……我受不了啦……! 于是,我畅快地射进了她的阴道深处。
  她软了,我瘫了,俩人紧紧地搂抱在一起,不知过了多久。回到病房她脸色绯红的低着头,坐在她妈妈床边沉沉的睡去。我却像打了胜仗一样,一直亢奋着。
  第二天,我们互留了电话号码,联系地址,看来我们的激情还要继续的……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激情图片 激情小说 伦理电影 快播电影 QVOD经典 快播伦理 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