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送任意内容邮件给: [[email protected]] 即可获取最新域名 - 《永久地址:80s1.com》 【AD】黄金广告位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现代情感]爱虐情侣
  「老公,洗完澡啦?」我躺在床上,心不在焉地翻着杂志,抬眼看了眼进卧室的男友,淡淡说。

  「恩。」男友一如往常地,英俊的脸上挂着淡淡微笑,他大理石雕塑般的裸露的上半身,看得我心「砰砰」地跳。

  「老公,今天工作还顺利吗?哈哈。」「你,这是怎么了?」男友坐上床,把我搂在怀里,男友用的独特香水味和男人的气息,钻入我鼻子。

  「没,没怎么啊?」「真的?」男友懒洋洋地一手环抱着我,一手扶上我的下巴,让我的脸面向他,然后他把自己的脸,慢慢凑得离我脸很近,一个劲盯着我看。

  「干嘛啦?看得我……怪不好意思。我是外星人吗?志你……你在看什么啦?」我挥手打掉志的手,推开志。

  志突然一把拿掉我手上杂志,翻身把我压在身下,惊得我「呀」地尖叫一声,志不等我反应过来,把我双手抓住举过头顶,用一只手捏住。

  「你平时,从不问我工作的事……」志低头含住我的耳朵,一边挑逗我,一边细语呢喃地说。

  「恩~不要!好痒!啊……」志亲吻我的耳朵,弄得我耳朵超痒,身子一下没力气,我忍不住呻吟出声。我扭着头,躲避志的袭击,可是没用。

  「你知道吗?你这样只着内衣,穿着一身薄到透明的粉红丝睡衣,躺在床上看杂志的样子,很迷人,很诱人。」志亲吻我的耳朵一阵,抬起头,坏笑着对我说,「会让人想吃掉你。」「什么啦……」我无法回避志赤裸裸,火辣辣的眼光。

  「老婆,你全身的皮肤都好白好细腻,我好喜欢。你的全身,一切,我都好喜欢。」志一手抓住我双手,一手从我的脸往下,轻抚过我的身体,弄得我身体一阵颤抖。

  「恩~ 你……放开我,我要睡觉了。」「我们正在睡觉啊。」志的唇印上我的唇,肆无忌惮地,狂热地向我展现他的火热的热情。

  我不自觉地回应志的吻,可是因为心里某些事情,我并不是很投入。

  「老婆,今天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对我那么冷淡?」志抬起头,皱着眉头,用他的一双剑目,瞪着我。

  「没,没有啊?」我目光闪烁地说。

  「老婆,你的脸好红,你撒谎了?」志忽然坏笑着说。

  「什么啊?那是因为……因为……你……啊。」我努力咬住唇,不让令人羞耻的声音,溢出嘴角。

  「因为什么?老婆,你脸真的好红,果然撒谎了吧?」志一边用空着的温热大掌,覆上我的胸,挑弄我胸前的蓓蕾,弄得我娇喘轻吟,一边故意问。

  「其实,冷淡的是你吧?!」我突然鼓起勇气,对志大声说。

  「什么意思?」「你看我刚才看的是什么杂志?」「我现在要看的是老婆你,哪有功夫看杂志?」志故意色色地说。

  「我,今天看了你的电脑了。」我把脸转向一边,本来是要装出冷淡的样子,可是忍不住窘迫地羞红脸大喊,「不,不要,别弄我的胸部了啦!」「你是我老婆,看我电脑有什么?我还以为什么事。等,等等……难道……?」「我看见你电脑里面,你珍藏的,的,那个,色色的了。」我声如细蚊地说。

  「你看见我电脑里那一百多个G的A片了?!」志惊讶。

  「恩!你看我刚刚看那本杂志,是什么?放开我啦。」我稍稍挣扎,志放开了我的双手。

  「这是……」志,拿过刚刚从我手里扯走,丢在一边的杂志,只看了一眼,他就惊讶地睁大双眼,「这!这!老婆,你从哪翻出来的,你,怎么?」「果然,这是老公你偷偷珍藏的色情杂志吧?我打扫房间的时候,不小心翻出来的。」我一副抓到偷糖吃的坏小孩的得意样子。

  「这个?我藏得这么隐秘你都找出来了?!」志翻翻手里的杂志,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老公,我都知道了……难怪你以前和我亲热,总是一副,不尽兴的样子。

  你喜欢我的样子,也是装出来的吧?我知道,老公你总有一天一定会离开我的。」愁云爬上我的眉头,我幽幽地道。

  「什,你在说什么啊?你原来今天不高兴,就为了这个啊?啊哈哈。」志,有些尴尬地笑道。

  「我都知道了!老公你不用装了,其实你不喜欢我对吧?!」我在志怀里,撑起身子,对志大吼,眼泪在我的眼眶里打滚。

  「为什么这么说啊?!」「你看这个杂志上面!」我一把扯过志手里的杂志,打开杂志,面向志,鼓起勇气,「全是那种的内容,全是,全是……女人被,被凌虐蹂躏的内容。」「还有你的电脑里面,也全是这种变态的,男人把女人捆起来,抽打女人,虐待女人的A片!」我指向志的,放在房间角落里的笔记本电脑,说完,我无力地躺回床上。

  「志……」我用手捂住脸,却无法阻止滚落的泪珠,「志,我爱你。可是,我知道了,你有这样变态的性趣。你,一定不喜欢我这样娇气的,平时高高在上的女孩子。你平时对我的喜爱,都是装出来的。」「亲爱的,别这样了,你这样,让我心疼……」志把我搂进怀里,轻声安慰我。

  「志,你……我爱你,可是,你……肯定厌烦我,肯定有一天会离开我。」我再次拿起那本杂志,对志打开,尽管非常害羞,却鼓起勇气,泪眼迷茫地对志说,「因为,你喜欢杂志上画的这样的,温顺女孩。因为,你,我不能满足你的『性』趣。」「我的公主,你别这么说了。你的泪珠,快让我心都碎了。我不会离开你的。

  乖,别哭了……」志温柔地擦去我的泪,紧紧把我搂在怀里。

  「志,抽泣,你的怀抱……抽泣,好温暖。可是,我不能满足你。也许,抽泣,你下一刻,就会去找能像杂志上的女的,那样满足你的女人了……」「你别说了,你看你,说的我狼心狗肺似的。亲爱的,你看看你,大大的眼睛,又长又浓密的睫毛,全身摸起来又滑又细腻的白嫩肌肤,你比杂志上的女人漂亮多了。你比我那一百多个G的A片里的女主角加起来都漂亮!我怎么会去找别的女人呢?」「你不明白吗?」志扶住我的脸,温柔地说,「我喜欢的,是你这样的好姑娘。才不喜欢那什么A片里那种女的呢。你们女的,就爱瞎操心。」「可是……我不能满足你,怎么办?我才知道,你喜欢那样把女的捆起来……那样的。」我把脸捂进手中,「好羞人,平时你肯定和我做,都没满足。」「我总算明白,老婆你担心什么了。嗐,你就别担心这个了。」志扶起我的脸,亲了亲我,有些窘迫地说,「我还担心你,嫌弃我呢。我都自卑,害怕被你发现我有这样变态的性趣。我还怕老婆你抛弃我呢。」「不会的。志,你那么优秀,事业又出色,人又帅。一定有很多女孩喜欢志。」「嗐,老婆你怎么又掉眼泪了。你们女人就是疑心重。也就老婆你,把我夸得花似的。而且,再多女的喜欢我,我也只喜欢老婆你一个。你为什么不明白你对我是特别的呢?」「真的吗?」「是。不是保证,是事实。」志点点头。

  「我决定了,我不要失去志!」我擦干眼泪,眼中迸发出斗志。

  「老婆,你放心吧,我的眼中只有你。」「所以……所以……志……」我一反刚刚自信满满的样子,又害羞地低下头踌躇起来。

  「老婆,你就别多想了啦。我们睡吧?」「老公,你,你……我,允许你欺负我……」「什么?」「老公,我允许你,对我做,杂志上画的那种事。」我就是想想可能失去志对我的爱,我也感到心痛,我把心一横,说,「老公,我允许你对我做,你喜欢的那种变态的事情。」「我汗,老婆,你身子在发抖呢。你害怕吗?你说『变态的事情』,其实是不允许我对你做那种事吧?」志俊俏的脸,一副又窘又尴尬的样子。

  「我,没有发抖啊,没有害怕啊?」「切,我抱着你呢,我不知道吗?你想鄙视我,就说出来吧。」志脸上虽然是一副不屑的表情,可是还是掩不住有一丝受伤的样子。

  「是……」「什么?!你真鄙视我呀?我明白了,老婆,你不要抛弃我,尽管我有这样的变态欲望。可是,我会压抑的,我不会伤害你的,老婆。我不会虐待你,会好好对你的……」志一脸失落,认错,紧张的表情。

  「不是的。我是说,我是害怕……可是!」我扬起脸,「志你那副自卑可怜的样子,好令人心疼,好妩媚!我更害怕失去志,与其志在我身上得不到满足,去偷吃,不如我把志喂饱。」「志,你,把我绑起来吧,按你喜欢的那样,对我吧……」我闭上眼,一副献身的样子,「就是志你是一头老虎,我,我也让你,让你……因为我爱你。」一滴眼泪从我眼角流下,我把闭着的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志的样子。

  「琳。」志很感动的样子,但是脸上又有迟疑,「可是,你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你果然很害怕吗?」「这……当然了。我一想到要被捆起来,滴蜡,鞭打,身上被夹满夹子什么的,我能不害怕吗?」我用我以为,自己一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自语。

  「我听见了,琳……」志一副无语,被打败的样子,「我没有那么……」「可是没关系,因为我爱你,志。」我赶紧提高声音说,「你就对我做吧,把我捆起来,对我滴蜡,把我当奴隶对待,鞭打我,用夹子夹满我的全身,给我铐上镣铐什么的,志都可以……」「……琳,你明明很害怕的样子……你果然看了我的电脑里我珍藏的A片了吗?」志有些心疼地问。

  「是,我粗略浏览一遍,好……那个。不过,志你就对我做吧,我会忍住疼。」我把『变态』和『恐怖』两个词吞回肚子里,我拿出一个黑色塑料盒子递给志。

  「这是?」志再次惊讶。

  「没错,你的秘密黑箱子,我看了你电脑里藏的,和你藏的杂志。我就干脆把你平时不让我看的这个黑箱子也看了。果然,里面。什么皮鞭,镣铐,绳子都有。看来你早准备在我身上用这些了。你用吧。」我双手捧着打开的黑色盒子,手伸得笔直地递给志。

  「我,没有秘密了。」志一副被打败的样子,「对不起,老婆,我不该把你当做意淫对象。」「我爱你,你不用意淫了,反正你早就打算欺负我了,东西都准备好了。你就别假了。你可以,对真人干你意淫想做的事了,高兴吗?」我假装闭着眼睛,其实一直偷偷眯着眼看志。

  「呜呜……」志竟然哭了,志一个血气方刚,身材健壮,面容坚毅,英气勃发的,在公司里叱咤风云的一个大男人竟然哭了,「老婆,你对我真好,我更不能对你做这种事了。」志把我一把搂进怀里,「对不起,其实我原本是打算逐步调教你的。可是,老婆你对我这么好,我不能虐待你,我要好好待你。」「果然,你有调教我的计划……」我的眼角有点抽动,按耐住自己的怒火,叹了口气,说,「谁让我喜欢你这个『变态』呢,要不是志,换了别人,我早打飞了。」「来吧,我知道你好这个,我网上搜索了。我明白你,我要喂饱你。」我的脸火烫。

  「不行,我不能对老婆做这个。老婆你真好,我也不敢这样对你,我不要失去你。」志哭得眼泪一串一串地往下落,把我抱得更紧了,志看起来很感动。

  「我想,我知道志喜欢什么,我也知道怎么挑逗志。我会证明,我的志别人抢不走,我的志是我的。」我擦干自己的泪。

  我稍稍推开志,拿起黑色塑料盒中的项圈,脚镣,自己戴上,又拿起黑色塑料盒子中的手铐,把自己反铐起来。

  「志……主人……请享用奴隶吧。」我羞耻地,柔媚地对志说。

  我脸上好烫,这倒不是装的,其实,我光是这样说,就已经羞到不行了。我的自尊心在滴血啊,平时,志可是对我言听计从的。

  志看见我的羞态,一下就呆了,大概没想到,平时虽然温柔,但总是有些大小姐样的我会突然叫他「主人」吧。志的小弟弟,立刻高挺起来了,虽然,志的脸上,刚刚因感动流下的眼泪都没干。

  「志,主人,怎么办呢?」我用被反铐的双手,轻轻摩挲志的小弟弟,同时用更嗲更柔媚的声音说,「人家手被铐起来了,志要对人家做什么,人家也反抗不了。怎么办呢?志可以对人家为所欲为了。还有,项圈,好羞耻啊~ 」志的小弟弟,立得更高了,志遮都遮不住。志看着我的双眼都睁大了。与志脸上的感动的泪,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志眼中如烈焰熊熊燃烧的欲望。志的呼吸都急促起来。

  我又用嘴从黑色塑料盒子里,叼出一捆红色麻绳,手口并用扯开,把红绳撒到我自己身上。

  我只穿着可爱型的内衣,和几乎完全透明的红色丝睡衣,躺在床上。红色的绳,如网凌乱地撒在我窈窕婀娜的身体上,和我白皙光滑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红绳衬得我的皮肤,显得更加白皙。

  志的脸上流露出痛苦挣扎的表情,大概是志的理智和欲望在激烈交战吧。志的手,对我伸出一点,却又止住。志兴奋,却又压抑地说:「琳,不要这样。你是我心爱的女人,我……不舍得……」我嘟起了嘴,在心里想,我好不容易下决心,连自尊都不顾要抓住志。我这样诱惑志,都不够让志的欲望,压倒志的理智吗?

  我因为双手被反铐,躺下后起身不便。我就有些笨拙地,用被中间仅有20CM长铁链的脚镣,锁着的脚,轻轻隔着志的衣服,去摩挲志已经好硬挺得好高的小弟弟。

  「我,不会……」志话没说完,竟然鼻子里,流出一道殷红的鼻血。志丢下一句「我汗」,赶紧转身去找纸。

  「哈哈哈。」我得意地轻笑出声,「我还以为对志的诱惑失败,我做的功课不够。结果,我才这样诱惑志几下,志竟然就流鼻血了。哈哈,笑死我了。」我笑到在床上打滚,我说的志也应该全部听见,我看见志在卧室外找纸塞鼻子的背影一滞,大概志有些窘吧。

  「我受不了了!」志用纸塞住鼻子,跑回卧室,大吼一声,扑到我身上。

  志几下扯烂我身上的衣服,用绳子把我的双手和上半身紧紧捆起来。志狂热地亲吻我的全身每一寸肌肤,志今晚的热情让我感到惊讶,志有几分平时从没有过的粗暴,又让我有些害怕。

  「志,你要干什么?」我看见志拿起一把剪刀,有些害怕地惊呼出声。

  「嘿嘿,老婆,刚刚诱惑我到让我流鼻血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害怕?」志坏笑两声,拿着剪刀「卡擦卡擦」直接剪烂我的小内裤。

  「不要!那是我心爱的,卡通BABY熊内裤……」志不等我说完,直接把我的被铐住的双脚,架在肩上,挺着怒挺的坚硬小弟弟,一下进入我的小穴里。

  酥麻的快感,如电瞬间传遍我的全身。

  「啊~ 痛!」我难以抑制的快感,从口中倾泻而出,「老公,你前戏没做够,我下面还有点干……」「我忍不了了,老婆。」志有些粗野地开始把小弟弟,在我小穴里抽插。

  「不,慢点~ 啊~ 」我本能地要伸手去制止志,可是发现手被绑着,脚又被架在志肩上,我根本不能制止志在我体内的律动。

  我的有些干的小穴,被志的小弟弟几乎有些狂野地抽插。我的小穴的痛觉,和身上绳子的束缚,让我产生了强烈的被侵入感,无助感,和一种献身给志的感觉。

  「啊啊,慢,啊,哈……志……慢点,啊啊啊……好舒服,又好痛……」我的呻吟,明显让志更加兴奋,志抽插得更卖力了。

  志抽插几下以后,我的小穴更湿润了,小穴的痛感完全消失了,快感如洪水向我涌来,几乎把我淹没。

  「啊啊啊啊啊……志,舒~ 服……志,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啊啊啊~ 我要泄了……」志吼道。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志的小弟弟变得更大更硬,一股股温暖的暖流,射入我的体内深处。

  「哈啊啊~ 哈,哈~ 」志高潮后,无力地趴在我身上,喘着粗气。

  「哈~ 哈~ 」我也大口喘着气,说,「志,你怎么会这么快就泄了?这才几分钟啊?动作那么狂野,弄得我好痛,结果你那么快就泄了?」志用手挠挠后脑勺,尴尬地说:「嘿嘿,平时老婆就很诱人了,老婆被捆起来的样子,我看了太兴奋了,受不了,又是第一次看见老婆被绳捆索绑的迷人样。

  所以,几下就泄了。」「噗哈哈。」我笑了出来,「老公,你,哈~ 果然你特别喜欢这个。一看人家被绑起来的样子,就兴奋得受不了了吧?」志喘匀气了,翻身紧紧把我抱住,说:「恩。老婆,我爱你。谢谢你,不但不嫌弃我的变态爱好,还肯委屈自己来迎合我。」「志,你知道吗?我现在被捆得那么紧,又被你抱得那么紧,我感到被你抓住,再也跑不了的安心感。」我闭上眼,细细地感觉着,说,「我现在才有,志,你被我抓住的安全感。」「老婆,你好多疑。我啊,一直就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志解开我身上的绳索和镣铐,抚摸着我身上的绳痕,问我:「对不起,老婆,疼吗?」「有点,金属手铐硌得疼,其他还好。」我用手抚了抚手腕的镣铐痕迹,对志说,「还好啦,其实也有舒服的感觉啊。志的小弟弟今晚显得特别硬,特别大。」「志的小弟弟,你今晚好大好硬,可是泄得好快哦。」我调皮地握住志的小弟弟,对志的小弟弟说,「志的小弟弟,你知道你哥哥志今晚欺负人家了吗?」「其实,我也不喜欢那种太不尊重女性,让女孩受到疼痛的,折磨人的那种。

  我喜欢的是,女孩自愿被捆起来,表现愿意发生性爱关系的那种性暗示,和女性的温柔顺从的样子而已。」志有些囧囧地说,「其实,女性也有快感,我才会有快感的。」「是这样吗?志不是以欺负人为乐那种吗?好像我明白志的意思了。」我抬头笑着看着志。

  「恩,我并不喜欢把人当奴隶那样欺负人。」志也笑了。

  「那么。我懂志了。」我撑起身子,背向志,把手背在身后,跪坐在志身前,说,「志,主人,请享用琳吧?」志虽然刚刚泄了,但立刻两眼放光的样子,我不会看错的。

  志拿起绳子,把我的双手,在背后捆起来,然后把多的绳子,绕过我的胸部上下,把我手臂固定捆在身体两侧。志捆我的时候,其实我内心很忐忑,志把我捆起来,我就真的没法反抗了,把自己彻底交给志了。

  志捆好我的上半身后,我试着动动,手臂没法动,双手也没法挣扎,双手好像和上半身成了一体,就手腕可以转动,手可以动。我的胸部,羞耻地被绳子勒住,我纤白的双手被捆在身后,我不得已,只好挺起胸,我的胸显得更大了。

  我感觉好羞耻啊。

  志给我穿上一条内裤,然后往内裤里塞一个大拇指大小的椭圆紫色跳蛋。志把跳蛋放在内裤里面,我的阴道口外面的位置,跳蛋紧紧贴住我的阴道口。

  「志,你这是要干什么啊?」我好奇又羞耻地问,其实是我没话找话,来掩饰我无比的娇羞和尴尬。

  「嘿嘿。」志笑了笑,拿出一个小遥控器。

  小遥控器上有几个按钮,志按动按钮,放在我内裤里的跳蛋突然震动起来,震动直接冲击我的阴蒂。

  「啊……」我的身子一下就软了,我的手被捆着,没法保持平衡,我直接软倒在志怀里。

  「恩,啊……不要,关掉啊~ 恩恩恩恩~ 」我无助地扭动身体,跳蛋突然带来的巨大快感,像惊涛骇浪,我像在浪里的一叶扁舟,我嘴里忍不住地吐出呻吟。

  「哈哈。」志把遥控开关关掉。

  「哈~ 哈~ 这什么啊?还是遥控的吗?」我一边大口喘气,一边问志。

  「是啊,无线遥控的。」志得意地道。

  「为什么,志会有这种东西?」我惊讶。

  「买的啊,网购的,原来你翻我的黑箱子,没发现这东西的用途吗?」「我不知道……」「哇哈哈,早就想在老婆大人身上试试这些东东了。」志高兴地笑了,就像得到心爱的新玩具的小孩。

  「老公好坏,老公早憋着一肚子坏水啊?」我妩媚地,娇嗔地笑道,「用在我身上……哼哼,老公,你不老实。你准备了多少未知道具啊,好可怕……」「嘿嘿。老婆大人生气了吗?我这就把跳蛋拿出来,把绳子解开。」志半得意,半讨好地对我说。

  「太,假,了。」我开玩笑地笑着一字一顿说,然后又有些正经地问志,「志,平时,是不是我太强势了?」「怎么突然说起这个,老婆果然很在意这个吗?老婆大人强势是应该的。」志陪着笑脸说。

  「真的吗?」我用柔媚如水的声音说,「那么,今天就放纵老公一回吧。今天,人家就是温柔可欺的。继续吧,刚刚你可满足了,人家还没……」「老婆大人,原来你还是不相信我。」志何等聪明,一下明白我的弦外之音,「我要你明白,无论老婆大人你强势或温柔可欺,我都不会去找别的女人。哇哈哈,就让为夫用行动证明吧!」志又拿出一卷绳子,把我双腿从脚尖一直到大腿,密密麻麻捆了起来。

  「诱惑志和放纵志是一回事。可是,我才知道,原来志喜欢这样。」我嘟起嘴嘀咕道。

  志讪讪地陪着笑脸对我说:「果然,老婆大人不是很情愿的吧?」「好啦!绑吧,绑吧,还有什么想用在我身上的?全都用吧。」「老婆大人真好。」志拿出一个塑料塞口球,对我的嘴比划比划。

  「想堵我口啊?真坏,这东西消过毒吗?」我问。

  「消过,其实我每天都把这些东西悄悄消毒。」「真哒?你每天都想把这些东西用在我身上?!」我睁大眼睛。

  「恩。」志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我张开嘴,志把塑料塞口球,放进我嘴里,又把塞口球的系带,系在我脑后。

  「那,老婆,你的嘴也被堵上了,这会,你就是说不,我也不管了。」志这下彻底放开了。

  我打算说话可是就说出「唔唔」这样的声音,慢慢地有口水溢出我的嘴角,我想把嘴闭上也做不到。这下,我彻底把自己交给志了。

  志又翻出两个中间有一条细链连着的小夹子,把夹子夹在我的乳头上。

  我皱眉呼痛,志拉拉夹住我乳头的夹子上的链子,我雪白的双峰,被拉长一小点,我大声呼痛,可是嘴里就是发出「呜呜」声。

  略微的疼痛,让我发现我现在的彻底的无助感。

  志把玩手里的跳蛋遥控器开关,一会把跳蛋开大,一会把跳蛋关小,弄得我体内春潮涌动,搞得我娇喘不断。我挣扎扭动,不但没用,而且感到全身的束缚越来越紧。

  志把跳蛋开关突然开到最大,跳蛋的震动,让我好像身子轻到飘上云端,阴蒂受到的强烈刺激,让我的身体被快感的巨浪一遍遍冲击。

  「呜呜呜呜。」我全身不由地扭动,快感大到我有些受不了了。

  就在我快要高潮的时候,志一下关掉了开关。

  志坏笑地看着我,说:「老婆第一次用跳蛋,刺激大概很强烈吧?老婆想要吗?」我红着脸点点头。

  志说:「老婆大人给我口交,我就给老婆大人高潮。」我摇摇头。

  志在我身体不那么兴奋后,又打开跳蛋,在我身体兴奋想要之后,又关掉跳蛋。志同时,亲吻挑逗我的全身,拉动我的乳头。搞得我欲火不能自已,却又得不到高潮。志这么来回折腾我,我好难受,我的下面流了好多水,下面好痒。

  「给我口交。」志坏笑着要求。

  「呜呜呜呜。」我从没给志口交过,我一想起给志口交,忍不住一阵反感,我大叫着挣扎扭动,却根本没用。

  志又拉动夹住我的乳头的夹子,弄得我好痛,我眼泪在眼眶里打滚。

  「给我口交。」志又要求。

  「恩恩。」我只好点头。

  志取下我口中的塞口球。

  「你好坏,拉到我乳头好痛,不给人家高潮。」我口中塞口球被取下后,我直接骂道。

  「开个玩笑嘛。」志帮我擦擦口边流下的口水,把小弟弟凑到我嘴边。

  「洗了吗?」我问。

  「我立刻去洗,洗十遍。」志翻身下床,狂跑去厕所,估计二分钟就冲回来,「我洗了十遍了,打肥皂洗的。」「我,我……」我还是有点不肯给志口交。

  「没事啦,我再玩会跳蛋遥控器。」「好啦,服了你了,被你打败。坏人!今天,就宠你一回吧。」我委屈地把头扭到一边。

  「嘿嘿。」志把小弟弟放到我嘴巴,然后打开跳到遥控器。

  我张嘴含进志的小弟弟,帮志含一下,舔一下,志露出很舒服的表情。志的小弟弟因为洗过味不大,但是我心里还是反感。

  然后,志扶住我头,主动地把小弟弟在我嘴里抽插,我有点反感,可是没法反抗,又想纵然志一下,就算了。

  志的小弟弟,迅速怒挺起来了,比平时做爱时都更硬更大。

  志把小弟弟,放在我嘴里,应该感觉很有优越感吧,我心里有点委屈地想。

  志把怒挺的小弟弟从我嘴里拿出来,把我的内裤里的跳蛋拿出来,把我的内裤又用剪刀剪烂。

  「我的蕾丝粉红小裤裤,你今天剪掉第二条我的小……啊~ !」志没等我说完,一下子把我翻过来,弄成面朝下,屁股撅着趴着的样子。然后,志一下把小弟弟插进,我早已河流泛滥的小穴里,酥麻的快感,一瞬间冲遍全身,冲上我的大脑。

  志的小弟弟好大好硬,我的小穴好充实,这是我当时第一时间感受到的。我的全身被紧缚,绳子的捆绑,让我有点痛,但好像又有一点快感。

  志奋力地抽插,在我体内纵横驰骋,这一次志比上次更持久。因为我被跳蛋弄了很久,我和志不一会,双双攀上高潮。

  我和志高潮后,都很累。

  志趴在赤裸雪白娇躯,浑身上下都被绳子紧密捆住的我身上,休息会后,说:

  「老婆这样子真诱人,我真舍不得放开老婆。」「可是人家被捆住会痛……老公不放开人家吗?好累……」我仍然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

  「嘿嘿,现在老婆知道志只爱琳一个了吧?老婆现在知道志的心意了吗?」志坏笑着对我说。

  「我现在知道,志果然特别喜欢,温柔顺从的女孩。」我虽然全身被捆着,可是头和脖子能动,我勉强翻个身,把脸埋进枕头里,幽幽地说,「志,人家以后会努力学做一个温柔可欺的女孩。志请不要去找别的女孩子。」「什么?」志张大嘴巴,把我扶起来,双手扶住我肩膀,对我说,「为夫用行动证明半天?老婆你就得出这个结论?」「虽然人家一时改不了,可是今天更了解老公了,人家会学做温柔可欺的女孩。老公请只爱琳一个。」我羞怯地低下头。

  「你不明白,什么样的你我都喜欢,我只爱你一个吗?这才是我要说的啊!」志摇着我的肩,大声对我说。

  「老公强迫人家口交了吧?」我直直地盯着志。

  「这……老婆,对不起,我一时兴起。」志尴尬地说,「这是开玩笑,而且这不说明我讨厌强势的你,或会去找别的女孩,老婆不肯口交我不会强……」「老公别说了!」我打断志的解释,坚定地对志说,「我肯的,我肯给老公口交,我肯做个温柔可欺的女孩。」「老婆,你不相信我?」志有些激动地大声说,「我爱你!虽然你为我做的一切令我感动,但是你就算不改变自己,我也只爱你一个,相信我……」「不相信。」我直接斩钉截铁地用三个字打断了志,「我给你口交的时候,我的自尊心在滴血被撕裂。可是你不是照样让我给你口交了吗?我会给你口交的,我会学做温柔可欺的女孩。请志不要去找别的女孩。」「我,对不起,我……」志张口欲言,可是立刻被我打断。

  「就像现在因为我爱你,虽然我自尊心像玻璃碎了一地,但我让你捆住,被你抓着,甚至不能羞怯地把脸埋进枕头藏起来!」我直视志的眼睛。

  「琳,哈哈。」志苦笑两声,说,「对了,这才是平时你的样子。我早该想到,从你叫我把你捆起来起,你就都是委屈自己。你虽是女孩,却一向自尊自强,你生气了,这才是你的真心话。你为了我做到这样,我,我却……」我低下头,改用温柔娇嗲的语气接着说,「对不起,一时没改掉平时那样盛气凌人的口气。以后我会努力改的。老公没做错什么。对了,该叫主人。主人,人家没生气。」「琳你伤害了我,因为你不相信我。可是,这是我自找的,只能怪我自己。

  我明知琳自尊心多强,我明知琳从不肯口交,我却把琳捆起来,强迫琳口交,让琳误会!」志有些自嘲地说。

  「志,对不起。我和你交往二年多,今天我放纵你才更懂你。我会努力学做你喜欢的女孩。」我抬起头,换上笑颜,对志说,「你别生气,这也是我爱你的证明啊。」「是的,琳你证明了你的爱。我却没能让你相信我的爱。」志用一手扶住额头,一副头疼样子说道。

  突然,志跳下床,弓着腰,抓狂地抱着头大喊:「谁叫我这么蠢啊,琳对我这么好的,我色迷心窍,竟然听琳的捆住琳,还强迫琳口交了。我让琳误会我了!

  啊啊啊!我色迷心窍!!」「哈哈哈。是人家聪明,更懂志了。哪有误会志?」我笑着对志说,「志,我疼,我要洗澡……」「琳!」志扶住我的肩,认真严肃地对我说,「你误会我了,可是我知道我干了蠢事。我现在对你说爱你,你也不会信。我明天,一定让你明白我!」然后,志爬起身,帮我解开绳子和项圈,抱我一起去浴室洗了个鸳鸯浴。洗澡的时候,志温柔地爱惜我地为我洗遍全身。我和志洗完澡后,志把我放在床上,又给我戴上手铐脚镣。

  「我汗,钥匙呢,拿来,怎么又把我铐上?」我大声惊呼。

  志非常迅速地把他的黑箱子拿走,然后回到床上抱着我,一脸奸笑地说:

  「钥匙在黑箱子里,黑箱子我藏起来了。」「那你至少先让我把内衣穿上啊?」我脸红。

  「就这样睡,挺好的。」志色色地笑道。

  「什么啊?看志平时一副很帅很英俊的样子,没想到也有这么色的表情。」我突然发现,今晚的志很高兴,很开怀,甚至显露出平时从未见过的样子。

  「因为,老婆娇羞的样子,我非常喜欢看。所以,故意的。」「色狼!」我娇笑着,用被铐住的手轻锤他一下。

  「哎呀,哎呀,好痛好痛。」志却夸张地捂着被我锤的地方,大呼小叫。

  「切,装。我刚刚才被志弄得痛。」「嘻嘻。痛吗?看看。」志轻抚过我全身,摩挲身上的绳痕,「真的呢,老婆身上有绳痕,虽然出租屋就我们两个,明天出门怎么办?老婆刚刚很痛吗?」「绳子绑住的痛不很痛,就是乳头夹夹得痛,老公拉得人家乳头很痛。」我抬起头,对上志深情地看着我的目光,我赶紧挪开视线。

  我没有看错,今晚的志,比平时更放得开,更高兴,更爱开玩笑。认识志二年来,今晚的志大概是最不加掩饰,最开心的吧?我心里这样想着,我也笑了。

  「老婆害羞的样子永远这么好看。」志深情地看着我。

  「人家……真是没法反抗,没法逃脱的样子。被老公锁起来了的感觉……」「难道老婆喜欢被这样锁着?」「才不是,但是,是被志锁着,好像有一丝甜蜜的感觉。」「啊,永远要老婆和我一起,老婆别想反抗,别想跑掉。」志有些霸道地吻住我的双唇。

  「可是……」我把志的脸推开一点点,「我特别担心老公你,以后把我当做奴隶看待,不尊重我。」「你是我老婆,不是奴隶。放心吧,老婆,我会尊重你,爱护你,好好对你。」志突然收起笑容,认真严肃地对我说,「把你捆起来锁起来,不过是做爱时的小游戏。你永远是我唯一的老婆,记住了。」「那个,以后会把我捆起来打吗?会把我的屁股打得,像你珍藏的A片里的女的,被打得那样,青一条紫一条的吗?呜~ 」我露出害怕的样子。

  「不会。我就是喜欢把女的绑起来锁起来做爱而已,我就喜欢这个,其他的没兴趣。」「哦,那好点。」「我和你开玩笑呢,老婆你要害怕,我这就把手铐脚镣给你打开,看,钥匙就在床头柜上。」志说着把我的手铐打开。

  「老公,你喜欢锁着我就锁着吧。你尊重我,不找其他女人,不伤害我,我肯给你一个人锁着。」我说着,用手铐重新把自己铐上,把钥匙随手一扔,再随手一抚,把床头柜上的钥匙都抚下去。

  「老婆,你扔钥匙的动作真潇洒。老婆,我爱死你了。」志把脸埋进我雪白双峰间一阵吸允。

  「啊~ 我也爱你,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什么日子?」「你生日。」「真的?你不说我都忘了。」「就知道你工作忙,连自己生日都不记得。我什么生日礼物都不买给志……但是,我早就打定主意让志今天放纵一次。」我温柔地靠在志的胸膛。

  「老婆早有预谋啊?可是,老婆你今天真误会我了,明天我一定让你明白我。」志很高兴,「我们再来一次吧,反正明儿星期天。」「哈哈,坏蛋~ 反正人家被你锁着没法反抗……你今晚想折腾就折腾呗。」「我喜欢老婆这么诱惑我,看,我的小弟弟又起来了!响应老婆的召唤,老婆,你真美,亲个~ 」「哈哈……」……我和老公折腾了一夜,好晚才睡。

  第二天,我慢慢睁开眼,看见刺眼的阳光从窗外,透过窗帘,撒进屋里。我疲倦地坐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被单滑落,我雪白的双峰暴露在空气中。我一看表,都快中午了,肚子好饿,发出「咕咕」声。

  「老公……」我再一看身边,发现床上就我一个人,「老公呢?」「哎?我竟然手还被铐着!?」我这才发现自己揉眼的双手还被铐着,我再拉开被单一看,发现果然脚也还被铐着,「哎?我竟然带着手铐脚镣睡了一夜?」「老公?老公?」我叫了两声,没人应答。

  我裹了被单,拖着浑身酸痛的身体起床,我先看看地上,却没发现钥匙哪去了,「奇怪啊,钥匙呢?带着手铐脚镣怎么穿衣服?先去看看老公在不在吧。」我戴着脚镣,一小步一小步好不容易,把出租屋逛了遍,发现志没在出租屋,志出去了。我又好辛苦一小步一小步,走到卧室床那里,找钥匙,结果找一阵,还是没找着钥匙。

  「咕」肚子发出抗议声,我捂住肚子,撇撇嘴说:「呜,我浑身好痛,又饿,带着脚镣走路原来那么辛苦的。我先去找东西吃好了。人家带着这个铐环之间,铁链那么短的脚镣走路,哪是走,根本是挪!」我又迈着小碎步,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吃客厅里放着的零食,边吃边自言自语:「虽然家里就自己,可是浑身裸体果然好羞。戴着手铐,也不能做饭,再说懒得再走到厨房,就吃零食吧……」「混蛋老公,吃了就落跑,去哪了,还不回来。我把钥匙扔哪去了,惨了。

  找不到钥匙怎么办啊?」我愁着脸,看着显得结实无比的,铐着我的手的铁手铐,我头疼,「啊啊啊,昨晚听老公说情话,一时兴起,故作潇洒,把钥匙扔了,这下好了吧?」「等等。难道是老公把钥匙拿走了?」我吃了点东西,不那么饿了,开始胡思乱想了,「可是,老公为什么拿走钥匙,一个人出门呢?」「对了!当然了,老公如果要丢我在家里,一个人出门,拿着钥匙就对了。」我一拍巴掌,突然醒悟,「果然,我被铐着要怎么穿衣服?也不能出门。想起来了,昨晚老公一定是故意把我锁起来的。」「那么,老公为什么要,今早故意一个人出门呢?」我用铐着的手塞一片薯片在嘴里,继续分析,「今天星期天,志没有工作,也没有什么要做的事才对。

  志出门为什么不叫醒我?还从昨晚起就特意铐着我。太可疑了!」「呜,对了。昨天我看到志和一个女的有说有笑,我不也正是因此受了刺激,正好又是志生日,我才会最终决定,发动昨晚的诱惑志的作战行动吗?」我脑中灵光一闪,却又立刻情绪低落起来,「难道?志是去找那个叫洁雅的旧情人了吗?」「不是吧?」我趴在沙发上,嘟起嘴,懊恼地自言自语,「难道昨晚诱惑志起反作用了?我以后就被锁在家里做家庭主妇了?!然后,以后志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跑出去和别的妹妹约会?!」「啊啊啊!虽说这些是推测,可是起床确实没见钥匙啊。」我的眼泪开始模糊我的眼睛,「怎么说呢?好像越考虑,越发现事实像是那么回事啊。呜呜。」我正在抹眼泪花的时候,听见有人开门的声音。我害羞,心想进门的也不知是不是志,自己这幅样子见不得人。我匆忙地从沙发起身,往卧室走,脚上戴着脚镣我迈不了大步,走不快。越是走不快,我越是想迈大步。

  「啊!好痛!」结果我步子迈大了,被脚镣一袢,我「扑通」一声摔在地上,我的被单也顾不上了。

  「你怎么了?」原来是志回来了,大概志听见我的声音,志急忙跑来我身边,把我抱起来,往卧室走去,「摔着了?怎么起来了,不多睡会?」「你去哪了?混蛋!吃完落跑的混蛋!为什么不叫醒我?」我生气地锤志的胸口。

  「我给你买礼物去了啊。我看你睡得香,就让你多睡会,而且,我想给你惊喜吗?」志一副疑惑的样子,「你干嘛那么大火气啊?」「礼物?什么礼物?你赶快把钥匙拿来,你打算锁我多久啊?」我向志伸手,说,「你带走钥匙,好一个人出门会情人是吗?」「钥匙?」志把我抱到床上放下,仔细查看我身体,「你说手铐钥匙?我没拿,真没拿,谁会情人啊?你刚才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摔着哪了吗?」「我刚刚听见有人开门,我着急啊,我在客厅坐着,赶紧想回床上啊。我妈也有这出租屋的钥匙,我妈要是进来,看见我这副样子,我非得羞死。」「所以,你就急着从沙发往卧室走,就摔着了?」志指了指我,说,「你看你,多不小心。」我抱着磕了一下的膝盖,揉了揉,说:「你还别说,我突然脚被脚镣袢一下,手又被铐着,突然摔着,措不及防的,摔得有点痛。我还被你回家开门声音吓着了。」「这,疼吗?」志笑了,仔细看看我的膝盖,说,「我这不是以为你还在睡呢吗?所以我进门时候才没叫你,谁知我还吓着你了。对不起啊,老婆。」「我没事啦,没摔着什么。」志关切的眼神看得我不好意思了,我再次伸手,「老公,赶紧把钥匙拿来,就顾着一个劲盯着人家看!」「嘿嘿,老婆苗条的身材,高挺的双峰,百看不厌,尤其是老婆下面那……哈哈哈。」志坏笑道。

  「混蛋!」我生气地嘟着嘴说,其实心里有点点高兴,却害羞,我把被铐的双手向志一伸,「快解开手铐脚镣!」「我真没拿手铐脚镣钥匙,我出门买东西而已。不过老婆刚刚说的一直把老婆锁着,不让老婆穿衣服的提议,相当有建设性。」志一手托着下巴,做出一副认真考虑的样子,挑了挑眉毛,色色地说。

  「我去!你不会想照办吧?那你没拿钥匙,钥匙去哪了?」我急了。

  「不知道,帮你找找吧。我承认,我一开始是想锁着你,今早自己先起床出门给你买礼物,让你惊喜。但其实,我害怕你不乐意被锁着,结果你昨晚自己把钥匙扔了?反赖我了。」志开始翻箱倒柜到处找钥匙,「你坐床上吧,我找。」「我错了,错怪你了。我刚刚一个人被锁在家里,我胡思乱想,我还以为你去会情人去了。」我撅起嘴,可怜巴巴地认错说,「早知昨晚就不乱扔钥匙了。」「你啊,就是不信我,还说我会情人。所以,我今早才去给你买礼物了。等我给你找钥匙啊。」志一边蹲在地上,低着头找钥匙,一边对我挥挥手说。

  「先给我拿盒饮料,我渴,薯片吃多了。」我说。

  「好。」志去拿盒饮料给我,回到卧室接着找钥匙。

  志到处找了好久钥匙,都没找到。这个过程,我的心啊,超级忐忑,这手铐脚镣解不开,我怎么办啊?

  结果志整整找了一个小时,才把家具搬开找着钥匙,志累得够呛。

  我赶紧献媚地笑着给志扇扇风,说:「志,辛苦了,终于把钥匙找着了,快给我打开手铐脚镣。」志累得汗流浃背,喘着气说:「叫你把钥匙乱丢。哎,对了,老婆现在被铐住的样子相当诱惑啊,我现在突然不打算给老婆解开了。老婆,你看,这个,钥匙你丢了,我找着了。这按理说,这钥匙该归我吧?」「什么?!你又想怎么样?给我,给我。」我伸手去抢志手里的钥匙,结果志,一把抓住铐住我的手的手铐,我的双手就动弹不得。

  「你不会真的锁我十天半个月,看我裸体吧?」我睁大眼睛。

  「为什么不行?」志就差没狂笑了。

  「混蛋,给我钥匙。」我坐床边,伸脚去踢志,志一脚踩住铐住我的脚的脚镣链子,我的双脚也踢不了志了。

  志得意地一手抓住我的双手,一脚踩住铐住我的脚的脚镣链子,然后一手拿着钥匙在我面前晃,故意气我。

  我挣扎一阵,可是手脚都被铐住,挣扎不动,我假装嚎啕大哭:「混蛋,老公是混蛋,欺负我。」「哭也没用。」志那个得意,就差没长出尾巴摇啊摇的,志一手抓着我手,一手拿着钥匙挑弄我敏感的乳头,害我无助地扭动身体闪躲。

  「狐狸。」「什么?」「老公笑起来像狐狸。好无助,被铐起来,就剩被老公欺负的份啦。老公你超坏,昨晚都献身给你了,让你折腾一夜,现在都好累浑身痛。你就这么欺负人家吗?」我泪眼汪汪,楚楚可怜地说。

  「哎呀,老婆,你这个样子,看得我心都碎了。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给你解开手铐脚镣。」志把我抱住,说,「你看我帮你找钥匙,是不是,帮你找了多久啊,我搬开家具才找到钥匙,多累啊。你答应我个条件,我帮你解开手铐脚镣,不过分嘛。对不对?」「说,趁我没有用指甲掐你,用嘴咬你。」我立刻收起泪眼汪汪的样子,瞪着志,补充了句,「说什么要锁我十天半月之类的就免了,我直接咬你。」「我有塞口球,给老婆戴上,把老婆嘴堵上,我看老婆咬得到谁。我把老婆手铐在床头,看老婆怎么掐我。」志得意地拿着钥匙在我眼前晃。

  「你不可以这么欺负我!!哇……」我假哭道,「人家告你!」「好啦,很简单,就一个要求。老婆你答应,我就解开铐着你的手铐脚镣。

  别哭了。」志伸出一个指头,说。

  「没办法了,我被锁着,只好答应老公了。什么要求?」我边假装哭泣边说。

  「要求就是……」志放开我,跑去进门的地方,拿了什么,藏在背后。

  然后,志双手都拿着东西藏在背后,跑到我面前,单膝跪在我面前,一改嬉笑的样子,一脸严肃地对我说:「要求就是……琳,我爱你,请你嫁给我!」志说着把藏在背后的双手,拿到前面来,他一手拿着一大束玫瑰花,一手拿着一个小锦盒,他把锦盒打开,里面是一对钻石戒指。

  「这……这就是你说的今早去买的礼物?」我有些没反应过来,这个求婚太突然了。

  「琳,你记得吗?去年我生意失败,公司各方要我赔偿损失,所以我欠下一屁股债。所有人怪我,连我父母都嫌弃我。当时我死的念头都有了。」平时坚强而总是乐观的志,此时眼中流露出悲伤。

  我点点头,我想起以前,志失意的时候的样子,也不禁为他感到心情沉闷。

  我说:「那时你心情特糟,每天喝酒,喝醉就摔东西,发脾气,累了就睡。

  你那时欠了别人好多钱,你一筹莫展。大家又都说你坏话,戳你脊梁骨。你那时名声糟透了,搞得你都不出门的。可是,我知道别人说你的坏话全是假的,志其实温柔又有才能。」「琳,你记得吗?当时除了你,其他所有原本天天围着我转的女的,全跑了。

  琳,是你,陪着我,开导我,劝我,和我一起想办法筹钱还掉债。我欠钱根本和琳没关系,琳你却照顾我,帮我,你像太阳照亮我的灰暗世界。」志回忆着,眼眶有些湿润。

  「我其实没帮到你什么。我去帮你借钱都没借到什么钱。」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当时虽然和你是男女朋友,我也是半同情你半爱你。再说,我的良心,也不允许我在你那样糟糕的时候,抛弃你。」「琳,你不懂。你有没有帮我借到钱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我一起,你关心我,照顾我。你让我知道,即使全世界都抛弃了我,至少有你和我在一起。你给了我温暖,你给了我爱。我才能重新站起来。」「是的,你当时醉了好多天酒,有一天突然和我说要振作起来,我都吓了一跳。那,你现在事业重新做成了,你可以再去找你那些别的女人了……」我的双手紧张地搅在一起。

  「呸,我去找什么别的女人?!」志有些气愤地大吼道,「琳,你真不知道假不知道?我重新振作,努力拼搏,直到前几个月我还清所有欠的钱,直到今天,我重新站在行业的顶峰。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一个人!」「我才……不信。」我微微转开脸。

  「看着我!你不知道。」志扶住我的肩膀说,「就是我去年每天醉酒,你天天照顾我的那时。有一天,我半醉半醒间,看见你在照顾我,温柔地为我擦脸,帮我擦我吐的呕吐物。」「我当时一个机灵。」志提高声调,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当时我突然意识到,尽管整个世界放弃了我,可是你的一双眼睛注视我,我不要让唯一看着我的你失望,我才突然对你说我要振作起来的。」「原来是这样。」志语气又转为温柔地对我说,「我,这一生,只有你,琳!别人对我是骂是笑,我毫不在乎,我只在乎你。因为,只有琳对我不离不弃。毫不夸张地说,我为你而活。我爱你,相信我,琳。」「志……」「不论你什么样我都只爱你。琳,我是真心爱你的!我一定对你好,我一定尊重你,我的命都交托给你!别说你强势,你就是母狮子我也只爱你。你说一我不说二!除了你叫干伤天害理的事我不干,其他我全听你的!就是你叫我去撞墙,我都立刻去!」志深情真挚地说。

  「看你说的,我不会叫你去撞墙,我更不会叫你去干伤天害理的事。」我半眯起眼,有些不满地说,「谁是母狮子?我才不会这么不讲理。」「我知道,琳,你是善良的好女人。所以,我更会全听你的,我那是打比方。

  我的财产,生命,什么全都是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琳,我爱你,我只对你一个人好。请你相信我!请你嫁给我!」志很激动地大声喊。

  「我……好突然……刚刚还在闹着玩,现在突然又一本正经地求婚。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是真心的吗?不是开玩笑?而且,你这样把我铐起来求婚挺特别啊?」我眨眨眼睛看着志说。

  「我,怪我,你非说放纵我一回,你怪我吗?别怪我,求你。昨晚铐住你,是想给你个惊喜,我今早一个人去买求婚戒指和花。我给你解开。」志赶紧拿手铐和脚镣的钥匙,解开铐住我手的手铐,和铐住我脚的脚镣。

  志抱着我的腿,激动得热泪盈眶,大声说:「琳,我是认真的,我刚刚说的每句话都是认真的。我什么都全听你的!我只爱你一个!琳,请你嫁给我。我不是锁住你强迫你嫁我,我想你心甘情愿嫁给我,你愿意吗?!」「真的?」我高兴地接过志手中的玫瑰花,却又想起什么,情绪低落地对志说,「你,你不去找你那个女的洁雅吗?」「我找她一坨大便,我只要你,琳。你怎么不相信我呢?!」志急了,直接爆粗口。

  「可是,以前你和那个洁雅大便,很恩爱哒?听说那个洁雅最近,有意到你公司来啊?」我玩着玫瑰花,拨弄这玫瑰花上的刺,虽然笑着,却不高兴地说。

  「琳,你可以把我说的用手机拍下来!琳,要是我以后犯贱,去找那个洁雅或我有外遇,我亲手把自己的小弟弟剁下来,拿去喂狗。而且准你嫁给别人,而且你嫁给别人了,我都做个太监一样,一生一世只对你一个人好!」志一脸严肃地放狠话了。

  「嘻嘻。真的?」我心花怒放,用玫瑰花遮住笑颜。

  「真的!你可以录下来的,你再要我说多少遍我都说,你要我在什么场合说,对什么人说,我都说!而且我一定说到做到!我一生只要你一个!你不嫁我,我就一辈子不结婚!」「哈哈,好高兴。那,你说,全听我的,是真的吗?」我突然想调戏志一下。

  「是!」志毫不犹豫地说。

  「首先呢,志,给我穿衣服。然后呢,志,背着我在屋子里走一圈,再然后,除了你要继续上班,而且在事业上努力,而且工资全归我,而且家务事也你全包。」「是,老婆!」志看我高兴,就也动了点心眼。

  志拿出网上网购的猫女情趣内衣,要给我穿,我连忙说:「不,不用了,我自己穿好了啦。切,让你给我穿,你就给我穿猫女装。你巴不得我穿这个,比不穿都诱人。」我自己随手套了件睡裙,志已经蹲在地上等着我,我跳上志的背。志背着我在房里转悠了一圈,我很高兴地哈哈大笑,志也很高兴。

  志把我放在沙发上,对我说:「好了,帮老婆穿衣服和背老婆转一圈,都完成了。其他的,请老婆看表现,什么抹灰,扫地,拖地,煮饭,洗衣服,总之全都我包干了。老婆就玩就行了!哦,我的收入全归琳!请琳嫁给我!」「恩……」我低下头沉吟不语。

  「琳啊,我都这么有诚意了,我又是认真的你就嫁我吧?你另外还有啥要求,尽管提。我通统照办啊!我们俩也见过对方家人了啊?我们又交往二年了。你还有啥顾虑,你说啊?你别不吭声啊?」志急了,「琳,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你嫁给我吧?」「我愿意。」我突然抬头笑着答应,「嘿嘿,我也爱你。就是,要让你多紧张我一下下。」「真的?别说一下下,我一辈子都紧张你!」志高兴了。

  「恩,真的。我愿意嫁给你。我相信你。」我认真地对志说。

  「太好了!!戒指呢?!」志手忙脚乱地找到刚刚拿出的那对钻石戒指。

  志把戒指给我戴上,我也把戒指给志戴上。

  「哈哈哈哈。」志把我抱起来,在家里转圈,可是让我的腿碰到家具,我喊疼,志又赶紧停下来。

  「老婆,看我的表现。我这就准备东西,我们今天就去登记,现在才下午两点,来得及。」志一副对领导表态度的样子,「然后我就着手准备请帖,喜宴,婚礼,礼服。老婆你到时候说『我愿意』就行了,一切有我!」「嘻嘻,我会帮你的啦。哪能真的连婚礼的事情,都全让你做呢?婚礼用的钱,我出吧。家务事我也帮你做的,谁说你娶我啦?不一定哦,我娶你,我娶你,小白脸,哈哈哈。」我调皮地伸手刮志的下巴,「再说,把你累着了的话,你晚上在床上不就没体力好好表现了?!」「谁是小白脸,看我用胡须扎你。」志用长着短胡须下巴,在我胸部上乱蹭,惹得我娇笑着躲闪,志把我抱到床上,「敢说我是小白脸?看老子现在就在床上表现表现!哇哈哈。」「好啦,坏蛋。你不是小白脸,行了吧?」我连忙讨饶,「你不是说今天去登记结婚吗?你骗我吗?现在都下午两点了哦,小心一会我悔婚哦。」「我去!不是吧!悔婚?!」志一看手表,「不行!今天就趁热打铁去登记。

  老婆,我帮你穿衣服,我们赶紧收拾出门去登记结婚。免得你变卦了。」「那不通知我们父母吗?」我一边换好衣服,急忙收拾东西,一边问志。

  「去登记的路上打个电话就行了,就是你爸妈不同意把你嫁给我。我抢了你去深山老林,我也要和你结婚。不行,你越说我越着急。」志赶紧几下收拾好东西,拉着我的手,出门去,边走边说,「我们直接去登记结婚,结了再打电话通知。」「哈哈哈,你那么急做什么?我们的爸妈不是上星期才催我们结婚吗?他们不会反对的。哈哈,看你那猴急样子。」我让志拉着,边走边笑哈哈地说。

  「我急糊涂了。你哪知道,我盼今天都一年多了,天天盼。」志的脚步丝毫不减缓。

  志拉着我来到楼下,叫了辆出租车,直接去了民政局。我和志顺利地登记结婚。

  经过二个星期筹备,我和志的婚礼也顺利地完成,我和志结婚后,过上了幸福的平安的生活。

【完】

38940字节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激情图片 激情小说 伦理电影 快播电影 QVOD经典 快播伦理 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