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送任意内容邮件给: [[email protected]] 即可获取最新域名 - 《永久地址:80s1.com》 【AD】黄金广告位

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老徐的奇遇记

老徐今年四十五了,他有着一个恩爱的家庭,一个漂亮的妻子跟两个漂亮可 爱的女儿,他的妻子叫马玉兰,今年三十八岁,他岳母是个演员,所以虽然今年 五十多了,看上去仍然风姿绰约,很能吸引一些男人,而妻子继承自乃母的美貌, 虽然三十八岁了,看起来仍然像二十多岁那样,一米七的个子,高挑的身材,修 长的美腿,34d的丰满奶子,走在街上不知道吸引多少男人的目光,老徐也吸 引到了很多男人的目光,那是仇恨的目光,如果眼光可以杀死人,老徐恐怕不知 道被杀死多少次了。他的两个女儿,大女儿叫琪琪,二十岁了,在读大学;小女 儿芳芳十六岁,还在读高一。两个都是学校里面的校花,不知道有多少男生在追 求,老徐跟他妻子一起走在大街上,不像夫妻,反而像父女比较多,当其他男人 看到老徐搂住他妻子的时候,那种羡慕妒忌的眼光让老徐飘飘欲仙,老徐的同事 也都对老徐有这么个漂亮妻子很是羡慕。

他妻子跟两个女儿走在一起,不像母女,反而更像姐妹,走在路上,让周围 的男人淫邪的目光,不知道意淫了多少次。老徐对这么漂亮的女儿自然也非常担 心,平日也都是他开车接送女儿上下学,要求女儿一下课就回到家里,就算在读 大学的大女儿也都要求手机一天二十四小时开机,每日除了课堂宿舍哪里都不许 去,如果偶然看到有男生接近女儿,都会问长问短,生怕女儿吃亏,他也让妻子 盯紧女儿,免得女儿在外面吃亏了。对于妻子,老徐还是比较放心的,这么多年 夫妻生活,让老徐知道妻子不是个随意的人,所以自然也就没有那么紧张。

老徐有套家传功法,是他父亲临死前传给他的,声明传子不传女,据说有成 仙了道的秘密,不过老徐练了很多年,也不觉得有什么用,身体没见得特别好, 没见到自己身体哪里有强壮过,不过倒是精神特别旺盛,就算晚上很晚睡觉,早 上一早起来也不觉得不舒服,其他就没什么了,让老徐一度想放弃练这个功法, 不过父亲临死前凝重的语气还是让他继续把这个没什么用的功法练了下去。

二女儿芳芳升上高一后,功课开始有点跟不上,作为父母来说,对此自然很 着急,老婆于是跟他商量,希望请个家教,帮女儿补补课,他也同意了,不过要 他面试过,觉得ok才行,那些油头粉面,一看就色迷迷的家伙自然不能请,最 好能请个女生,这样他才比较放心。

他大嫂知道了他想请个家庭教师的消息,于是介绍个人过来,他大嫂是大学 教授,介绍人的据说是她的学生,叫陆安庭,今年二十六岁,研究生学历,人过 来后他看了下,人长得挺高大英俊的,戴个金丝眼镜,看起来很斯文,人还是不 错,不会像那些油头粉面的混混那样,一看到自己的老婆女儿就两眼发光,他进 了屋子后,几乎连话都不敢说,眼睛连看都甚至不敢多看老婆女儿一眼,这样的 年轻人,似乎挺老实的,说起学问起来,倒是有种狂热的态度,于是,老徐放心 了,这是一个典型的书呆子,对于这样一个人,似乎应该不错,而且还是自己大 嫂推荐的,应该没什么事,于是放心让这个年轻人过来教自己的女儿。

不过老徐感觉这个年轻人过来教自己的女儿后,妻子开始注意起打扮起来, 原来妻子好像并不是个特别爱化妆打扮的人,可是自从这个叫陆安庭的年轻人开 始来教书后,每次他来之前,总要花上几个小时化妆打扮,并且穿上漂亮衣服, 跟他谈话的时候,也经常谈到这个年轻人,整天赞扬这个年轻人敬业,教导女儿 如何专心,人怎么怎么好,听得他都嫉妒起来,有次他故意对妻子说:「你这么 喜欢这个年轻人,不如收他做干儿子好了。」妻子居然没有反对,说:「恩,这 个年轻人做我干儿子好像也不错,老公你这次的意见不错。」他没想到老婆居然 没有反对,连两个女儿都很赞同,对于多这样一个「干哥哥」,挺高兴的,自此 之后,陆安庭到老徐家就频繁起来,不过还好的是,老徐每次见到这个年轻人, 他都挺老实的,跟妻子之间也并没有显得很亲密,让老徐稍为放心点。

只是他感觉妻子似乎对这个「干儿子」越来越好,每次陆安庭过来,不但穿 着打扮讲究了很多,而且对陆安庭越来越亲热,每次都对陆安庭嘘寒问暖,有时 甚至还抱住他亲热,让他生气的是,两个女儿似乎也对这个家庭教师颇有好感, 让他担心不已。还好这个陆安庭颇为书呆,对此没有什么反应,让他还放心点。

不过他感觉不能这样下去了,跟妻子商量下换个家庭教师,最好能换个女的, 不过让他奇怪的是,妻子大为反对,对陆安庭赞叹不已,认为他跟女儿只是出于 纯粹的老师学生的关系,而大女儿也没有跟陆安庭有什么恋爱关系,只是普通朋 友关心而已。让他更为担心的是,一次他早点下班回到家,本来想给妻子一点惊 喜,想不到回到家,看到妻子居然紧紧抱住陆安庭,把陆安庭的头抱入自己怀中, 两个女儿却像没事似的站在一旁,妻子看到他回来,呆了下,然后站起来,淡淡 的解释这只是母爱的表现而已,没有对此过多解释,不过他对此却越来越怀疑。

当晚他问妻子这个问题,妻子却娇媚的笑了下,说道:「亲爱的,你吃醋了?」

他说道:「当然吃醋,你当着两个女儿面怎么能这么做?」妻子说道:「嘻 嘻,小陆真可怜,从小就没了妈妈,他说起他小时的惨况,我一时情不自禁就把 他当自己的儿子了。」我对此才稍为释怀,不过仍然对此感到怀疑。不过此后他 老婆对陆安庭的表现就正常了很多,至少没有在他面前表现出对陆安庭很亲热的 样子,不过,老徐仍然不是很放心。于是,老徐乘着老婆女儿不在家的时间,在 家里各处装上真空摄像头,然后在某天晚上陆安庭将要过来帮女儿上课的时间下 午跟老婆说公司有事临时派他出差,晚上不回来了。

老徐晚上真的没回家,等第二天早上回到家,乘着老婆女儿没注意,把隐藏 在各处偷拍的摄像头的影像取出来,然后拿着笔记本,自己跑到旅店开个房间慢 慢看。

他看的第一个是大厅拍摄的片段,他从昨天下午5点开始往后看,开始他看 到她老婆穿着一身旗袍坐在大厅里看电视,不过似乎有点心不在焉的,时不时抬 起手看看表,然后往大门看,他不禁咬牙切齿,好一个淫妇,老公出差不见你打 个电话关心下,只记得干儿子了?因为他知道今晚陆安庭要过来帮女儿补课。

到6点多,门铃突然响了,妻子高兴的站起来,整了整衣服,这时,他看到 二女儿突然从自己房间跑出来,冲到了大门边,而大女儿也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 走到大厅里,他有点奇怪,大女儿今晚怎么在家呢?她不是应该在学校宿舍的吗?

看着家里三个女人热切的眼神看着大门,老徐的心似乎痛了起来。他老婆本 来想去开门,可是看到二女儿芳芳跑过去,于是便停了下来,表示下做母亲的矜 持,而大女儿走到大厅后,也没继续往门边跑去,似乎跟母亲也有相同的想法, 只有二女儿不知羞耻的跑到大门边,打开大门。门那边没有安装摄像头,所以他 无法看到大门那边的情况,不过他看到虽然妻子跟大女儿没跑过去,可是眼睛还 是不住的向大门那边看。过了会,二女儿迟迟没走回大厅,不过他却听到大门关 闭的声音,还有陆安庭的声音传过来:「怎么?只有芳芳一个欢迎我啊?婷婷跟 玉兰都不希望我来吗?」大女儿迟疑了一下,于是也往门口方向跑了过去,然后 他就听到亲嘴的声音,靠,这小子在亲我女儿,怎么平时看不出他是个这么轻浮 的人啊?妻子在大厅跺了脚,本来矜持的心似乎也融化了,他心里不断叫:不要 跑过去不要跑过去,无奈妻子还是往大门方向跑了过去。

陆安庭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带着洋洋得意的语气:「嘻嘻,干妈,还是忍不 住了吧?」听到妻子撒娇的声音从门口传过来:「你坏坏,我打死你个坏小子。」

「嘻嘻,打死我你女儿不是要守寡了?再说你舍得吗?」陆安庭的声音从门 口传来,跟平常老实的摸样一点都不同,一副浮滑浪荡子的语气,让他太讨厌了, 早知道他是这么个人就不请他当女儿的家教了。

「怎么不舍得?打死算了,我还省心了。」妻子恶狠狠的说道,不过他感到 这怎么像是在打情骂俏啊?「嗯……放开……我……」妻子挣扎的声音突然从门 口传来,让他心里一痛?两个人在干什么啊?难道陆安庭想非礼妻子?婷婷跟芳 芳怎么也不帮下他妈?狠狠教训下这个色狼?他可是知道婷婷还是跆拳道黑段高 手,不是个普通的弱女子。

「妈,别装了,安庭哥要过来前三个小时你就在化妆了,而且还特意洗了个 澡,在安庭哥要来前两个小时你就等在大厅了,还不断在看表,我看你下面恐怕 淫水早就流出来了。」大女儿婷婷的声音传过来,他实在想不到一向一副乖乖女 样的大女儿会说出这样的话,让他吃惊心痛不已。

「是吗?让我摸摸看,嘻嘻,下面果然很湿啊,干妈,你是不是想我都想得 下面湿了呢?」陆安庭调笑的声音传过来,感觉说不出的淫秽。

「老婆难道就这样就被他摸了?不会的,一定是老婆不愿意的。」他心里不 断为自己的老婆找借口。

「你个吃里扒外的小骚货,你还说我呢,你自己不也是,中午12点一回来 就开始洗澡了,洗了2个小时,还花了2个小时在化妆,下午的课都不去上了, 人虽然在房间里,心都飘到门外去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他老婆在反击大女 儿。

「让我闻下,嘻嘻,好香啊,婷婷喷的是我最喜欢的香水耶,果然没让我失 望。」陆安庭讨厌的声音传过来。

「嘻嘻,婷婷身上早就洗得干干净净等哥前来了,只要哥愿意,婷婷全身都 是哥哥的。」大女儿婷婷的声音传过来,说不出的淫荡啊,他怎么也没想到,大 女儿居然会如此淫荡,跟他平时看到的大女儿完全不一样。

「喂,安庭哥,你光顾着妈跟大姐,都把人家忘记了?别忘了,是人家帮你 开门并且第一个迎接你的啊。」二女儿芳芳的声音传过来。

「是,我的小公主,等会我好好疼疼你当做对你的奖赏。」陆安庭讨厌的声 音又传了过来。

「好了,我们就这样在门口呆着吗?不请我进去。」陆安庭的声音又传了过 来。

「来,我早就准备好晚饭了,我们吃完饭再去帮芳芳上课。」老婆的声音传 了过来。

「妈,都没看到你去厨房煮饭?饭就准备好了?」婷婷的声音传过来。

「早就搞好了,还等你这个小懒虫吗?」老婆的声音传过来。

老徐这时才看到,陆安庭左搂右抱着两个女儿走进客厅,后面跟着的是自己 的老婆,让他气得气都喘不过来。

陆安庭大咧咧的往沙发上一坐,让两个女儿坐在他左右两边,并且上下其手 的抚摸着,老婆不但没有阻止,反而笑嘻嘻的在旁边看着,让他对此很生气。

陆安庭的手向他老婆勾了下,说道:「好干妈,儿子想亲亲你了。」老徐心 里不断说道:「不要过去不要过去。」可惜他老婆却没有听从他心里的愿望,而 是乖乖走了过去,俯下身子,向陆安庭亲去,两人亲吻了半天,让旁边看着的两 个女儿都满脸晕红,两人同时向陆安庭说道:「安庭哥,我也要。」

「嘻嘻,都有份,你们三个人,乖乖伸出舌头。」于是,三人真的伸出了舌 头,并尽量凑在一起。陆安庭于是含住三人的舌头,狠狠的亲吻了半天才放开三 人。

「我去拿饭菜出来。」老婆有些脸红的推开了陆安庭,在女儿面前似乎还是 有点放不开,然后转身想离开。

「嘻嘻,别这么急嘛,我肚子还不饿,不过我下面饿了,它在想念你的小嘴 呢。」陆安庭笑嘻嘻的说道。

他吃了一惊,他心里受到的打击已经够打了,可是还想不到老婆会这样做, 就算他平日里要求半天,老婆还是不愿意帮他口交,只有很偶然的时候,老婆很 高兴才会帮他含下,也是几分钟就草草算了,让他一点不尽兴,他想不到老婆会 帮这个可以做她儿子的年轻人做这种事情,还是当着两个女儿的面。

「唔……又要含你这个臭东西……人家不要嘛……」老婆的话更像是在撒娇, 一边说不要,一边却又停了下来,跪在陆安庭前面,然后轻轻拉开他的裤子,露 出陆安庭的家伙,靠,这东西真大,怪不得老婆会心动啊,他心想。

然后,让他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发生了,老婆真的乖乖的含住了陆安庭丑陋的 性具,一边含,还一边用手抚摸着。

「好舒服,宝贝,你的口技又有进步了,平时是不是有经常练习啊?」陆安 庭一边抚摸着他老婆的盘起的长发一边问道。

「我看到妈咪平时有用香蕉练习。」芳芳在旁边检举道。

「唔……唔……」他老婆盯了芳芳一眼,虽然没说话,不过威胁的意义很明 显。

「那你们有没练习呢?」陆安庭问婷婷跟芳芳道。

「我有很用心的在练哦,哥哥。」芳芳天真的说道。

「我也有。」婷婷有些羞涩的说道。

「嘻嘻,那等下我就要好好试下你们母女三人谁的小嘴最甜了。」陆安庭得 意洋洋的说道。老徐甚至感觉他还向镜头看了一眼。让他吃了一惊,难道他发现 了?

(2)绿帽2

老徐听了这话,心髒都差点停止跳动了,气得想沖进画面里去把陆安庭打一 顿,还好他记得这只是录像,前面是显示屏,不然就会把显示屏给敲坏了。

老徐看到画面上他老婆对着陆安庭抛了个媚眼,说道︰「死相,我们母女迟 早要被你玩烂了。」

陆安庭搂住他老婆马玉兰笑嘻嘻说道︰「那你愿意吗?」

马玉兰说道︰「当然愿意,就算死在你鸡巴下也甘心。」

「嘻嘻,干妈,我想尿尿了,不如你们陪我去尿尿好吗?」陆安庭居然提出 这样一个过分的要求。让老徐只想敲陆安庭的头,靠,尿尿自己去就好了,还要 人陪吗?

「你又想玩什么新花样?」马玉兰有些疑惑的看了陆安庭一眼。

「嘻嘻,只是感觉一个人去厕所太寂寞了而已。」陆安庭笑嘻嘻的说道。

「好吧,就陪你去吧,看看你想干什么。」马玉兰说道。

「大家一起去吧。」陆安庭搂住婷婷跟芳芳站了起来,粗大的阳具还没有收 到裤子里,露在外面,30cm长,小孩拳头大小,看起来颇为吓人,老徐不禁 对比了下自己的小弟弟,不禁有点沮丧,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先收起你的坏东西吧。」老徐的妻子马玉兰看到陆安庭鸡巴也不收起来, 就这样露在外面搂着两个女儿就往厕所走去,不禁在后面喊道。

「就几步路,收什么啊,嘻嘻,婷婷芳芳,你们先帮我扶着它,不然它晃啊 晃啊的很难受。」陆安庭一边说着,一边还叫婷婷跟芳芳用手去扶他的鸡巴,老 徐在画面上看着心里说道︰千万不要啊千万不要。可惜天不从人愿,两个女儿竟 然真的乖乖各伸出一只手,握着陆安庭的大鸡巴,两人的手握着陆安庭粗大的鸡 巴,居然还有一大截露在外面,可以想象陆安庭的鸡巴有多长了。

「居然还有一大截没人扶着,真不舒服啊,干妈,快过来一起扶着它嘛。」

老徐看到陆安庭叫两个女儿扶着他的鸡巴还不够,居然还叫自己的老婆过来 扶着一起扶着他的鸡巴,肺都气炸了。

「你好坏,婷婷和芳芳扶着你的坏东西还不够,还要我一起来扶着它,想母 女通吃,真坏。」虽然他老婆在画面上这样说着,却加快了脚步,很快超过了三 人,走在三人前面,陆安庭将搂着婷婷的腰肢的右手又伸长了点,伸出去再搂住 马玉兰,变成左手搂着芳芳,右手搂着马玉兰跟婷婷,老徐变看见自己的老婆便 靠在陆安庭怀中,马玉兰的手还伸出去,握着陆安庭鸡巴空着的部分。

「嘻嘻,你们手真滑啊,摸得我的鸡巴真舒服。可惜还是有一部分没有人扶 着,如果再多一只手就好了。干妈,听说你妈长得不错,以前还是女演员?」陆

安庭搂着母女三人一边走着一边享受着母女三人的手同时在他鸡巴上轻轻套弄的

服侍,一边还得了便宜还卖乖似的说道。

「不许打我妈的主意。」马玉兰说道。

「外婆长得很漂亮,虽然五十多岁了,看起来就跟三十多岁的人差不多。」

芳芳在一旁说道。

「嘻嘻,芳芳,如果把你外婆也找来,让你们祖孙三代一起伺候我,你说好 吗?」陆安庭说道。

「好啊,安庭哥哥,人多热闹啊。」芳芳在旁边竟然拍手叫好。

「不知羞耻的丫头。」老婆听到女儿的话在一旁直叹气。

「嘻嘻,好干妈,下次就把我介绍给你妈认识吧,我就见个面就好了。」陆 安庭笑嘻嘻的说道。

「不行,哪有这样子的,这成什么样了?」老徐看到老婆拒绝陆安庭的要求, 心里总算好过点,可是看到老婆的手还是握着陆安庭的鸡巴不放,跟两个女儿一 起上下套弄陆安庭的鸡巴就气得缓不过来。

「嘻嘻,有什么不好嘛,这样你们就一家团聚了啊,多开心啊。」陆安庭继 续说道。

「哼,是你开心了吧。」马玉兰说道。「我妈寂寞了这么多年,你这又长又 粗的家伙,一插到我妈的小穴里,她就肯定离不开你了,到时我们母女祖孙三代 人陪着你玩,不是开心死你了?」说完,似乎还捻了下陆安庭的大家伙。

「怎么会?我一个人要服侍你们四个人,我亏多了?」陆安庭得了好还继续 卖乖。

「捻死你这根坏东西,让你绝了这些邪念。」马玉兰说道,一边还去捻陆安 庭的大肉棒。

「轻点,好干妈,好老婆,我痛死了。」陆安庭笑嘻嘻的说道,脸色上毫无 痛楚的表情。

「痛死你活该。」马玉兰一边说道。

到厕所的一小段路,几个人硬是走了几分钟,走到一半路陆安庭还停下来, 要马玉兰帮他吸了一会鸡巴才肯继续走,还要婷婷跟芳芳在马玉兰吸的时候抚摸 他的睾丸,让老徐气炸了肺。期间他大伸咸猪手,对马玉兰母女三人上下其手抚 摸三人的身子就更不用说了,甚至还要婷婷跟马玉兰用胸部夹住他的右手,让他 享受下被四奶夹住的滋味。

四人走到厕所门口,因为厕所没有安装摄像头,所以老徐只能看到四人的背 影看不到那边的情况,只能凭声音判断四人在干什么。

「来,把我的龟头对准厕所的坑。」陆安庭的声音传来。

「你自己干嘛不对准啊?」老徐听到老婆不满的声音传过来。

「嘻嘻,有三个美人扶着我的鸡巴,干嘛要自己动手啊?」陆安庭说道。

「我要尿尿了,你们要看吗?」陆安庭轻浮的问道。

「谁要看你尿尿啊。」马玉兰说道。

「安庭哥,你的尿好多啊。」芳芳在吃惊的说道。

「当然,也不看谁的尿,嘻嘻,帮我对准了,不要渐到外面去了。」陆安庭 吩咐道。

「你们手又白又软,拿来把尿真是一流的享受。」陆安庭赞道。

「都多大的人了,还要别人帮你把尿,真是不知羞。」婷婷说道。

「有人把尿舒服啊,像你们又白又软的三只小手扶着我的鸡巴,让我尿的时 候爽的上天了,对了,你们的手不要停,多上下套弄,让我尿得更爽些。」陆安 庭吩咐道。

老徐听到三女似乎啐了陆安庭一口。老徐听着陆安庭淅淅沥沥的尿尿声音差 不多两分多钟才停了下来。

「终于尿完了,你这泡尿真长啊。」芳芳说道。

「主要由于你们帮着把尿,舒服得让我不想停下来。」陆安庭继续厚着脸皮 说道。

「嘻嘻,终于尿完了,干妈,帮我清理下嘛。」陆安庭说道。

「尿完不就好了吗?你们男生又不像女生,清理什么嘛。」老徐听见老婆说 道。

「龟头处肯定还有余尿嘛,来嘛,帮我吸干净,不然对你们也不好。」陆安 庭说道。

老徐心里直叫老婆不要帮他吸,可惜让他失望的是,他看到老婆的身影似乎 跪了下去,虽然看不到画面,可是吸吮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来,宝贝,你们也去帮帮你们妈咪嘛,总不能让你们妈咪一个人在辛苦。」

陆安庭拍了拍芳芳跟婷婷的小屁股说道。

「你好坏,要人家帮尿完尿还不算,还要人家帮你清理干净。」婷婷说道。

「不要嘛,你刚尿完,那里不干净。」芳芳说道。

「什么嘛,不是你们妈咪已经帮我吸干净了。」陆安庭说道。

「还没过门就已经嫌弃妈咪了吗?」马玉兰在陆安庭胯下说道。

「坏蛋,人家帮你吸就是了,讨厌,老要人家吸你那里。」芳芳说道。

跟着,老徐看到芳芳跟婷婷都都跪了下去,脑袋都埋在了陆安庭胯下。

老徐的心在滴血︰不会吧?真的三个一起在帮那小子在吮鸡巴?

「好舒服。嘻嘻,你们三张小嘴都很甜啊,吸得我都硬了。」陆安庭说道。

「你那里怎么这么快就硬了啊。」老徐听到他老婆的声音传过来。「我老公 通常都要很久才能硬,而且硬了也没你的三分一大。」老婆的声音让老徐感觉羞 愧难当。

「被你们这样搞都没硬,那还是男人吗?好干妈,好岳母,给我来个深喉吧。」

陆安庭说道。

「唔……唔……」老徐没听到妻子说话,看来真是在给陆安庭在搞什么深喉 了。他心里骂道︰贱人,平时跟你做的时候,要你吸下鸡巴也推三阻四的,现在 别人叫你深喉就深喉,真是下贱啊。

「恩……恩……好舒服啊……婷婷……芳芳……你们要好好学习下你们妈咪 的深喉技巧,下次就轮到你们了。」陆安庭的声音传过来。

「这就是深喉啊……妈咪好厉害啊,这么长这么粗的肉棒都可以全部吃进去。

不会呛到吗?「芳芳惊讶的声音传过来。

「这就是技巧了,等会叫你们妈咪好好教教你们。」陆安庭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的两颗睾丸真大啊。」芳芳说道。

「对……没错,用你的手好好摸摸它……嘻嘻……上次我射你们大伯母的时 候,她也这样说呢,你们不愧是亲戚,真像啊。」陆安庭笑嘻嘻的说道。

「什么?你跟我大伯母也有关系?」芳芳惊讶的声音传来。连老徐也觉得惊 讶。毕竟大嫂是大学教授,怎么能跟他学生有关系?「不会吧,你跟我大伯母有 关系?你是他学生啊。」芳芳惊讶的问道。

「谁说老师跟学生就不能有关系。再说,其实我不是你大婶的学生,只是我 教她那样说的,不然你父亲可能会不请我。」陆安庭说道。

「怪不得,我上次在窗口看到你搂着大婶一起下车了,让我觉得奇怪,大伯 母怎么跟他的学生关系这么亲密,原来你早就跟大伯母有一腿了啊?」芳芳说道。

「哼,你这根坏东西,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人,那你跟我嘉昕堂妹也有关系 吗?」婷婷问道。

「你怎么这么说呢?」陆安庭奇怪的问道。

「以你好色的性格,怎么可能放过大伯母的嘉昕。听说嘉昕在学校也是校花, 长得很漂亮呢。」婷婷说道。

「坏蛋,嘉昕今年才十六岁,比人家还小一岁呢,你就祸害别人了?」芳芳 说道。

「嘿,这是哪里话,不是我要的,是你大伯母被我弄得魂飞魄散,支持不住 的时候,叫她女儿来帮我,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我不上真是对不起自己了,于是 就在你大伯母帮忙下,帮她女儿开了处。」陆安庭辩解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婷婷追问道。

「大概一年前吧。」陆安庭说。

「那时候婷婷连十六岁都没有,才十五岁,你就搞了她啊,她那里那么小, 插入你的大东西,不是痛死了?」婷婷说道。

「哪有,你大伯母先跟她女儿嘉昕搞了一大轮女同,让你堂妹的小穴湿润润 的才让我上的,嘻嘻,上的时候,还是你大伯母一手拨开你堂妹的小妹妹,一手 把我的大鸡吧插进去你堂妹的小穴里的,你开苞的时候,你妈都没这么帮你,看 来你妈没你大伯母爱护女儿啊。」陆安庭得意洋洋的说道。

老徐听到,眼楮一黑,几乎要晕倒,完了,女儿果然被他玩过了,还想让妻 子帮他把女儿开苞,老徐年纪大了,血压一向偏高,几乎要晕倒了。

「大伯母怎么这么淫荡啊?」芳芳惊讶的说道。「大伯母看起来很贤良淑德 啊。我爸还叫我多学学大伯母,叫我将来也要做这样一个贤良淑德的女人呢。」

芳芳说道。

「嘻嘻,在我的大肉棒下,没有征服不了的女人,你大伯母真可怜啊,这么 多年,从来没有得到过满足,我第一次用我的肉棒插她的时候,她紧得就像处女, 据她说,她老公,也就是你们大伯父,已经很久没插过她了。」陆安庭说道。

「不会吧?大伯母跟大伯父看起来好像很恩爱啊。」婷婷说道。

「很多事不能光看表面的。」陆安庭说道。「据你大伯母说,你大伯父在外 面养了个女人,其实她早就知道了,只是她为了不破坏家庭,没有揭穿他而已。

可笑你大伯父还以为你大伯母不知道。「

「呀,看不出来大伯父是这种人啊。」婷婷说道。

大哥在外面养女人?怎么可能,一定是这小子污蔑大哥。

「所以你大伯母跟你大伯父是各玩各的,你大伯父也不干涉你大伯母,大伯 母也不干涉你大伯父,大家井水不犯河水。」陆安庭说道。

「嘻嘻,你大伯父真是笨蛋,家里有这么个极品美人不干,非要到外面去干 那些二三流的女人,你大伯母真是极品啊,小穴也是个门户重叠型的极品小穴, 鸡巴一插进去就好像被锁住一样,爽极了。嘻嘻,你大伯父估计是无福消受吧, 如果不是遇到我,其他男人一插进这样的小穴,不到两三分钟就缴械了,你大伯 母自然得不到满足。」

「哼,那你去干我大伯母就好了,干嘛来这?」婷婷生气的说道。

「吃醋了?」陆安庭说道。

「哪有?」婷婷辩解道。

「嘻嘻,你大伯母的小穴虽然好,可是她加上她女儿也服侍不了我,所以才 推荐你们啊。」陆安庭道。

「啊,原来大伯母跟你是说好的啊。」婷婷说道。

「对啊,下次把你大伯母母女叫过来,让你们两对母女一起伺候我。到时比 较下谁的功夫更好。」陆安庭说道。

「美得你,谁要一起服侍你啊!啊,你的手,不要乱摸。」婷婷说道。一边 似乎在拨打陆安庭的手。

「你不要的话如果到时我不叫你,你可不要怪我啊。」陆安庭说道。

「哼,你就会欺负人家。」婷婷说道。「好啦,到时人家最多跟妈咪和妹妹 一起服侍你好了,肯定会比大伯母跟嘉昕妹服侍得好。」婷婷说道。

「好不好还难说,你嘉昕妹很会服侍人的哦,我插她妈妈的时候,还会在后 面帮我推屁股哦。」陆安庭故意说道。

「推屁股而已,我也会啊。」芳芳说道。

「还有,她妈妈帮我深喉的时候,她还会帮我舔屁眼哦。」陆安庭提高了声 音。

「舔屁眼……」婷婷跟芳芳的声音同时传出来。「那里好髒啊……你怎么要 别人舔那里?」两人同时说道。

「你们不要吗?那就被嘉昕比下去了哦。」陆安庭故意说道。老徐都气到要 爆血管了,光是老婆帮他深喉还不够,还要女儿帮他舔屁眼?

「你真坏,要人家舔你那个地方。哼,我就不信我比不过嘉昕。」婷婷说道。

然后居然真的绕到陆安庭背后,脱下他的裤子,然后用手分开他的屁眼,舔 了起来。

「对,就是那里,用你的舌头顶进去,深一点,舔,好舒服啊。」陆安庭说 道。

「芳芳,你也别闲着,含住我的两个睾丸,温柔点,帮我舔舔。」陆安庭说 道。

老徐虽然看不到二女儿在做什么,可是看到二女儿也埋头在陆安庭胯下,不 禁悲叹一声,完了。

「真是极品享受啊。美艳的母亲在前面深喉,大女儿在后面舔屁眼,二女儿 在下面舔蛋蛋,如果还能再多两个美人被我左右抱着摸奶子就好了。」陆安庭得 了便宜还在卖乖。

「啪。」听了这话,大女儿婷婷似乎打了陆安庭的屁股一下,表示出他说这 样的话的不满。

陆安庭只是笑了笑,也没对大女儿那记巴掌说什么。

过了会,陆安庭喘息的声音越来越大,他的双手似乎在紧按着前面的什么东 西,老徐知道,那是他老婆的头部。

「婷婷,再舔深一点。」陆安庭大声说道。「好干妈,好岳母,你舔得我好 爽啊,我要出来了,你再含深点。啊……好爽……我出来了……」陆安庭大声喊 道,老徐从声音就可以听得出陆安庭此时爽得上天了。

「爽死我了,干妈你的深喉功夫比你大嫂的还要厉害啊。」陆安庭说道。

「美死你了,可苦了我们母女了。婷婷还要帮你舔屁眼,这不是糟蹋人吗?」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激情图片 激情小说 伦理电影 快播电影 QVOD经典 快播伦理 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