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送任意内容邮件给: [[email protected]] 即可获取最新域名 - 《永久地址:80s1.com》 【AD】黄金广告位

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凌辱杂记】【完】
一、女友淫话

  我和女友两人赤条条地在床上翻滚起来,这次的淫语是由我一句粗话引起的。

  当我把大鸡巴插进她嫩穴里时,我还咬牙切齿地说:“干你妈的臭鸡迈!”哇塞,这种粗口真带劲,鸡巴就顺势狠狠直戳进她的嫩穴深处,把她干得啊啊啊地呻吟起来。

  女友好不容易才喘过气来,就闷哼说:“啊……老公……你真坏……把人家干成这样……还不够……还要去干人家妈妈……啊……”听她这么说,我的鸡巴更是勃胀起来,捅得更加有力说:“呵呵,干完你就去干你妈妈!把你们两母女一起剥光光按在床上干!”说到这里,我心里想起自己的鸡巴能左穿右插,把躺在自己身下的女友和她妈妈一起奸淫,想到她们两个一起在自己的策骑下发出婉转娇啼的呻吟声,就加快在女友的嫩穴里抽插,把她的淫水操得渍渍声。

  “啊……老公……你真厉害……把人家快干死了……啊……”女友差一点喘不过气来,“妈妈受不了……你的大鸡巴……啊……”“哈哈,那就把你姐姐也抓来一起干吧,把她的肉穴也插破!”

  “啊……老公……你好坏呀……把人家全家女生……都一起干……弄得人家全家淫声淫气……人家不要嘛……啊……快用力干……啊……插破了……把人家干死了……老公……再深一点……啊……”少霞自己扭着屁股,迎合着我大鸡巴的抽插,使鸡巴能深深直捣入花心。

  “老婆,你真淫荡,这样干你还不够爽,还要干深一点?”我听到女友这种叫床的淫语更加兴奋,我知道她现在已经接近高潮,可以用任何语言来凌辱她,於是就说:“看来我一个人不能满足你们,再多叫几个男人来一起干你们好吗?”

  “不要……啊……人家会害羞……啊……老公……你怎么可以叫……其他男人来干你老婆……人家不要被轮奸……妈妈受不了……”少霞说出的淫话越来越浪,她现在脑里已经忘了一切道德框框,被我引诱到淫荡的世界,“老公……你太坏了……叫人一起来轮奸人家全家……”“对,你这么漂亮,你妈妈和姐姐也很美,很多男人早就想摸弄你们的大奶子,干破你们的水鸡迈,我每次会叫十个来一起轮奸你们,把你们干得爽歪歪,把淫种都射在你们子宫里,把你们的肚子都搞大,好不好?”我这样说来羞辱老婆,还要最后问她好不好,一边和她做爱,一边享受着言语的刺激,真是很爽,大家不妨试试。

  “老公……你真可恶……人家嫁给你……你不疼老婆……还要叫人来轮奸人家和妈妈姐姐……还搞大人家的肚子……爸爸知道……他一定打死你……啊……”“哈哈,我不怕你爸爸!”在现实中,她爸爸的脾气不太好,我还是有点怕他,但在我们的房子里,我可不怕,我继续挺着大鸡巴,扑滋扑滋地插在她嫩穴里,把她干得胸前两个大奶子也前后摇晃,“你爸爸如果看到自己老婆和两个女儿被男人轮奸,一定会兴奋得烂鸟变大支,还来加入战团,和我们一起轮奸你们!”

  “啊……怎么可以……爸爸也一起来……啊……爸爸怎么可以干亲生女儿……老公……你思想很坏……弄得人家乱伦了……”我是故意要挑起乱伦这个话题,少霞告诉我,在她读国中的时候,她爸爸对她两姐妹好像有种不寻常的好感,妈妈不在家的时候,经常跟她们很亲昵,有时还叫她们坐在他的大腿上。

  有一次,她爸爸妈妈吵架,她妈妈来和她一起睡,到半夜她爸爸过来向她妈妈道歉,就在她身边跟她妈妈造起爱来。

  那时少霞年纪还小,碰到这种事羞得不敢动弹,继续装睡,但她爸爸却故意在造爱时把她睡袍的腰带扯开。

  她妈妈做完爱就去洗澡,她爸爸就趁机把她抱住,用手掌摸她两个小奶子,还把她的睡袍和小内裤都脱掉,两父女就赤条条地搂抱在一起。

  当她爸爸知道她已经醒来,就乾脆粗暴把她压在床上,还亲吻她的小奶子,弄得她头脑混乱一片,任由爸爸把她两腿撑开,把大鸡巴放在她处女的嫩穴口磨磳,幸好她爸爸刚和妈妈做完爱,这次坚持不了,很快就射了出来,把她私处和大腿内侧都弄得很狼藉。

  每当我想起这件事,都兴奋得鼻血往外冒,於是我故意提起这件事,“你老爸早就哈你,你国中那时已经被他干破鸡迈,所以他如果看到你赤条条的样子,一定会加入战团一起操你。”

  “老公……你又提那件事……啊……爸爸真坏……连亲女儿也要干……啊……干大了肚子怎么办……啊……我不要……不要射在人家子宫里……啊……”女友上了高潮。

  就这个话题,使我们性生活增加了很多乐趣,好几次做爱都说类似的淫话。

  不过做完爱,头脑清醒时,女友都娇嗔地说:“都是你害的,专门说这种变态的淫话。”我讪笑着说:“你还不是听了说我找十个男人来轮奸你全家,你就开始上高潮。”把她说得脸全红了,在我胸脯前轻轻捶打着。

  我们那时快要结婚,就比较常去她家里,通常会约她姐姐和姐夫一起去热闹热闹。

  这时候我就会经常在少霞的耳边,悄声地把造爱时的淫话拿来说。

  “我把十个男人都带来。”我突然冒出这句话,女友还很诧异问:“甚么十个男人?”但她刚说出口,就想起和我在床上的淫话,立即羞红了脸。

  “你家这个厅够大,就在这里轮奸你们。”

  “你姐姐穿的裙子很薄,可以撕破然后在沙发上干她,好不好?”

  “就在厨房里干你妈妈的鸡迈,可以吗?”我故意在她耳边悄悄细语,专说这种淫话,当然每次都会换来少霞娇嗔的捶打。

  “你看,你爸爸在看你,他想把你抱进房里,把你剥得精光,摸你的奶子,然后把大烂鸟插进你鸡迈里操干!”我在她耳边轻听一说,已经把她弄得满脸通红,撒娇般半笑半生气地捏我的手臂。

  最好笑是女友爸爸看到我们喁喁细语,还对我们说:“你们两个还没结婚就这么恩爱,刚才说甚么悄悄话,快说来听听。”女友红着脸忙说:“没甚么、没甚么!”哈哈,我在想,如果给女友爸爸知道我在女友耳边说的淫话,说要找十个男人来轮奸他老婆和两个宝贝女儿,他一定会气得脸色发紫!

  二、兄妹斗嘴

  周五下班时已经比较晚,这晚没有约女友出来,所以机车可以开得很慢,还可以慢慢欣赏两边街头走动的美女。

  当然这段小路,不少小商店的灯光昏暗,到了晚上也有些小混混在这里出没,所以美女通常都不会喜欢在这里闲逛。

  但凡事总会有例外,我看到一个年轻的美女背影,穿着吊带短裙,裙子只到大腿一半,露出两条白嫩嫩秀美的玉腿,哇塞,看得我眼睛一亮,但很快我就认出她来,嘿嘿,原来是妹妹小思!

  “喂,小思,你要去哪里?”我在她身边停下机车。

  小思吓了一跳,看到是我,才噗哧笑了出来说:“我还以为有甚么色狼跟踪我呢,原来是哥哥。你今天怎么会走这条路?”妹妹回头跟我说话,这时我才看到她吊带裙的胸口还开个V字敞口,虽然不算很深,但已经使她两个奶子形成的乳沟若隐若现地暴露出来,如果这是别的女生,看来我就会大吃冰琪琳,可惜她是我妹妹!

  “哦,我今晚没约少霞,所以就慢慢在这几条街上转转。”我拍拍机车后座说,“你要去找阿彪吗?阿彪他没开车来接你去吗?我载你去。”妹妹很高兴戴上安全帽,跨坐在后座说:“你真聪明,哥哥。阿彪和他几个朋友在XXX等我。”我见到妹妹跨坐时短裙子被扯高了,忙说:“喂,小心曝光了。”妹妹噢地应了一声,两条纤嫩的手臂抱着在我的腰上,把上半身都贴在我的背上,两团温柔软肉就挤着我。

  妈的,这个小妹还真调皮,都长大了,还把整个胸脯贴在哥哥身上!

  我一边开着机车,一边说:“你真大胆,穿成这样,还敢在这条街上走?”妹妹在背后娇声娇气地说:“有甚么好害怕?阿彪说人家这样穿比较漂亮。”真是气死我,我还是要用哥哥的身份来训斥她才行:“哼,你懂个屁,这条街是出名多小混混,那里有女生像你这样单独在这里走啊?”妹妹一点也不理我的训斥说:“呵呵,哥哥,你思想好脏!你脑袋在想甚么嘛?”把我说得一愣,又继续说下去,“你心里一定在想人家一个女生,穿得这么清凉,单独在这条街上走,碰到小混混,就被他们拖进横巷里,脱掉裙子和内衣,连内裤也被他们撕掉,很容易就被他们剥光光,然后就被他们轮奸了。哥哥,你头壳真坏,总是想着妹妹被坏蛋轮奸!”

  “那里有!”我被妹妹这番话弄得气结,我知道她是故意这样逗我,但还是忍不住大声喊她,“我那里有这样想?”嘴巴虽然是这样说,但裤裆里却有胀胀感觉。

  妹妹见我这样说,却仍然嬉皮笑脸地说:“好了,好了,哥哥别生气嘛,人家开玩笑而已。”但却她的嘴巴还是停不了,“人家会听哥哥的话,下次不会自己单独一个人来这里乱走,如果要走的话,也和少霞姐两个人一起来走。”她把我抱得更紧说,“如果碰到小混混,人家才不会单独被轮奸,有少霞姐陪我,两个一起被强奸。”哇塞,这个小妹真是混帐!害得我差一点喷出鼻血来。

  她还在背后咯咯笑了起来说:“别太兴奋,哥哥,要开好车子,别撞车了。”自从上次,我和女友跟着小妹和她男友阿彪上去赌船后,我那种喜欢凌辱女友的变态嗜好也给妹妹知道了,她一点也没有奇怪,可能是她男友阿彪也和我有相同嗜好,所以结果我们两兄妹之间变得毫无秘密,她还会经常故意取笑我,挖苦我。

  这次她又重施故技,故意说些淫荡的话来刺激我。

  我愤愤地说:“哼哼,知道危险就好了,我可不想看到女友和妹妹一起被坏蛋轮奸。”我不会这么容易输给妹妹,她敢说出来,我也要反制她,对她说出更加淫亵的脏话来,“你不怕被坏蛋把你两个奶子搓烂掉?不怕被坏蛋的烂鸟塞进嘴巴里和鸡迈里?不怕他们在把精液射在你子宫里,让你怀上杂种?”妹妹竟然一点也不生气,还配合着我说:“哥,你们男生脑子里就是有这么多的脏东西,人家才会被坏蛋有机可乘,你看到人家被坏蛋奸淫,不救人家,还在一边观赏,害人家在哥哥面前被坏蛋的烂鸟插进小鸡迈里面去,还差一点搅烂人家的小鸡迈。这些小混混还真坏,把人家干完之后,还把人家卖进妓院,让很多男人嫖玩。”我咬咬牙说:“这也算有一技之长嘛,乾脆我在家里开个妓院,多介绍几个男人来嫖玩你吧,反正现在外来的妓女多,本地的妓女少,如果我来开一间,生意会很兴隆。”妹妹整张脸伏在我背上,看来她因为说这种淫话,也忍不住动起淫心来。

  她发出微弱的声音说:“嗯……哥哥,你太可恶了,让男人每天都来嫖淫人家,还说生意兴隆,人家会受不了,小鸡迈会被干得开花……但你在家里开妓院,爸爸一定会气死了,他受不了女儿变成妓女任由其他男人嫖弄。”

  “嘿嘿,爸爸才高兴呢!”我忍不住继续把幻想延续下去,“爸爸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免费嫖玩。”妹妹有气无力地伏在我背上说:“啊……哥哥,你说甚么话呀,连爸爸也来嫖玩人家,人家是他的亲女儿嘛,他会把烂鸟插在人家的小鸡迈里吗?这样是乱伦嘛,哥,你会不会也趁机干人家啊?人家不依呀,也要叫嫂嫂来陪人家当应召,嫂嫂比我漂亮,一定会有更多男人来嫖她。”

  “当然啰、当然啰,我在家里开妓院,当然要全家出动才行。”

  “哥哥,你好变态,要全家女生都被男人嫖玩。很多变态男生都喜欢玩两母女,那妈妈就会和我一起被人家召去玩弄,爸爸会在旁边看着老婆和女儿一起被坏男人嫖淫吗?”说到这里,妹妹就在我背上喘着娇气,“啊……哥,我不行了……”说完就直喘着气,说不出话来。

  我感到背上很暖,看来是妹妹脸蛋发烧传来的热力吧?接下来的路程就安静了很多,妹妹乖乖地伏在我背上,没有再说话了。

  到了目的地XXX,我扶着妹妹下车,露出胜利的笑容,嘿嘿淫笑着对她说:“怎么样,还敢跟哥哥斗嘴吗?”妹妹撅着小嘴说:“怎么不敢,刚才是我自己说得太多才会……”她从机车上下来,指着黑色皮套的后座说,“才会弄湿你的机车。”哇塞,是真的喔,后座竟然有方圆三寸的潮湿地带……写短文真的比较轻松,空易找个空档时间写一篇。

  我希望先把婚前的一些值得回忆的事情记下来,再慢慢写婚后生活。

  三、公车戏言

  不知道是不是我女友样子又漂亮又甜美的原因,她在公车上经常被男生上下其手。

  以前她很少把这种事情告诉我,但后来我们的关系已经很亲密,而且说给我听,我也不会对她反感(其实我听到她被其他男人逗弄的事情,不仅没有反感,反而很兴奋呢),所以她就会跟我直说。

  这天,她说上学的时候,又被一个男人挤在窗口边摸弄。

  “我都不明白你们男生,怎么这样喜欢乱弄人家,明明跟人家不相识,在车上就这样大胆摸人家!”女友撅着小嘴,一边把事情告诉我,一边埋怨着。

  她说的事情也没甚么新意,几乎每个月都会发生几次,但每次她讲给我听的时候,我身上的血液好像都只冲向脑袋和鸡巴这两个器官,弄得我兴奋不已。

  这一次她说那色狼从后面把她的纤腰抱着,下体贴着她两个充满弹性的圆嫩屁股上,不停挤压着。

  她说,其他乘客也看到,不过那色狼也是二十几岁的年青人,还以为他们是男女朋友。

  我女友心里虽然想挣开他,但却不敢大力挣扎,只是轻轻摇晃着身子,这一下子更便宜了那色狼,把胀大起来的鸡巴就挤在我女友的屁股沟里。

  我女友那天穿的是运动短衣短裤,夏天的布料实在太薄,那鸡巴隔着衣服,那暖乎乎的家伙却是紧贴在她的屁股上,加上我女友身体很敏感,被他这么无礼的挤弄,弄得头昏目眩,还不知道怎么反抗他,就突然感到一只怪手从她腰间的上衣底下摸在她的肌肤上,而且还很快向上侵略。

  她说那家伙可真是惯犯,手法很灵活,她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他的手掌已经从她乳罩底挤进去,摸在她那柔嫩的奶子上。

  哇塞,听得我差一点喷出鼻血来,妈的,我当时为甚么不在场啊?亲眼看到女友被人家这么玩弄,就会更加兴奋嘛!不过,我心里隐隐约约觉得有点奇怪的感觉:我这女友可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生,平时我想要让别人凌辱她,可要挖空心思,才能办得到,但在公车上,她怎么会这么乖乖的让色狼这般侮辱她?不过我不想打断她。

  女友继续说,她被那色狼这般抱着,连动也不敢动,可是那家伙却没那么轻易放过她,那只在她奶子上的怪手开始摸捏起来,先是摸弄她的乳房,然后还在她的乳头就摸捏几下,就这么几下,我女友全身都酥软了,她说她差一点闷哼出声音来,只能任由他挤在窗边。

  那色狼可真算是上下其手,另一手掌就从她的纤腰处,向下伸进她的运动短裤里,运动短裤和内裤都是橡皮筋裤头,这可就方便了色狼,魔爪一下子伸延到她那覆盖着薄薄一层阴毛的阴阜上,我女友被他吓得忙把屁股往后移,以免被他的手指碰到她的小穴,但这样一来,色狼背后挤来的大鸡巴刚好碰在她小穴口的位置上,就开始磨弄起来,弄得我女友差一点呻吟起来。

  妈的,女友被色狼在公车这样弄法,实在太过份了吧?虽然我脑里异常兴奋,但还是忍不住问:“那色狼真过份呢,但你为甚么不敢叫出来?”女友本来羞羞地把整件事告诉我,我却突然这样问她,好像是质问她为甚么会乖乖地随便让其他男人玩弄,就低下头,委屈地哭泣起来。

  好家伙,那可不是我的本意啊。

  我最害怕把女友弄哭了,於是又哄又疼,还有讲笑话给她听,她才破涕为笑。

  后来有一次,我和女友晚上去酒吧喝酒,她酒后吐真言,我才知道,她以前在国中时候,发生过一件事……她还是国中生的时候,有一次,她乘搭拥挤的公车上学,那天她要参加学校话剧表演的彩排,就默默记着台词,按照剧本,她回过头说:“请不要太过份!”本来嘴巴里默念的台词,突然说出口来,她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弄不好人家以为她有精神病。

  但这时站在她背后的一个二十出头的男生脸色红到脖子来,连忙对她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不小心碰到而已。”那可怜的家伙可能本来有意无意地贴在她的身后,突然给她这么一说,当然是吓得心惊胆跳。

  旁边不知道情况的乘客都看了过来,有些还用很正气的眼光看着他,吓得他的脸由红变白,冷汗从额头上冒出来。

  我女友看那个男生那副紧张尴尬的样子,扑哧笑了出来:“噢,大家误会了,我只是在背话剧的台词而已。”那个男生才舒了一口气。

  那次偶然事件却使我女友觉得很好玩,她之后再故意在挤迫的公车上说出“请不要太过份”这句话来,果然吓得男生都退避三舍,不敢接近她。

  到学期末,有一天她想提早一小时回学校去温习功课,平时七点多才搭公车,那天六点就要搭公车。

  想不到那个时段,每个车站还是上了很多人,大多是地盘工地的工人上早班。

  我女友那时还是个国中生,站在高大的地盘工人中间,就显得特别矮小,连呼吸都有点吃力,尤其是几个男人还扬起手来,腋下传来一阵阵汗味和体味夹杂的特别味道,我女友差一点要呕吐出来。

  她突然想起以前那句好像是护身符的话,於是就突然回头说:“请不要太过份。”吓得在她边边的三个工地工人急忙往后一退。

  车上其他乘客都盯着那三个男人,那三个男人都有点慌张,其中一个讪笑着说:“我可没碰过你。”另外两个也说:“喂,我们也没碰到你,别随便乱说,会害死我们。”我女友看三个粗粗壮壮的大男人,都很紧张尴尬,忙说:“大家误会了,我只是在念学校话剧的台词而已。”说完还天真地露了可爱的笑容,看到那三个工人狠狠地用眼睛瞪着她,那种不友善的眼光使她不敢再笑,低下头去。

  给三对可怕的眼光盯着,我女友感到很不舒服,车子过了两站,她就急急忙忙下车,下了车,才发现下早了一站,不过这样走去学校,总比在公车上被三个工人恶狠狠盯着好。

  突然,她听到背后急急的脚步声,还未来得及回头看,已经看到三个工人从后面围上来,吓得她心里都慌张了,张着惊颤的嘴巴说:“你们……你们……怎么要跟着我……”“哼,怎么要跟着你?”其中一个工人捏捏他粗壮的手掌,两条露在背心外手臂的肌肉都贲动起来,他说,“刚才在车上,我们连根指头也没碰到你,你竟然叫我们不要过份。”

  “那……误会……我在背……台词嘛……”我女友那时只是个国中生,经这么几个粗壮的男人围着,本来口齿伶俐,现在说起话来却吓得有点口吃。

  “嘿嘿,她根本不知道‘过份’是甚么意思,我们就过份给她看看!”另一个男人这么说完,就拉着她纤细的手腕,把她扯向路边一条乾涸的水渠。

  我女友真的很惊慌了,最要命的是那天她提早上学,才六点多,本来很多同学来来往往的街上,现在却没见一个人影。

  她挣扎着扭着手腕,但那里扭得动,那男人的腕力很大,捏得她手腕都发麻,一点儿也不能挣脱,只好乖乖让他们推下去水渠。

  女友不肯把那件事的细节告诉我,我趁她有些醉意,才断断续续知道一些小片断。

  干,真可惜我当时不在场!女友说那三个男人就在那水渠里又搂又抱,还把她校服裙解开来,妈的,我听的时候就想起日本H漫那种女生被凌辱的画面,兴奋得得快要喷出鼻血来,女友还说那几个工人还真的伸手进去衣服里摸她,干她娘的,那时我女友还是个国中生呢,怎么懂得反抗,一定是任由他们摸捏屁股奶子。

  不过女友最后支支吾吾,说那些人只是想吓唬她,所以很快就放走她了。

  我不太相信,不知各位大哥怎么想……杂记的形式可以较宽松,除了写自己女友外,还可以写别人的女友。

  但小弟始终觉得自己的女友被别人凌辱,那种感觉比较兴奋。

  四、农哥进城

  有一次我刚好放假,本来想和女友好好度过温馨美好的假期,爸爸却给我带来一个天大的歹消息,说甚么老乡来一个叫小浓不知名亲戚(反正是同乡同姓都是亲戚),叫我陪他到处去玩玩。

  为甚么要我陪他?我有点气恼,叫爸爸自己陪他,他就说一些牵强的理由来,说甚么“你刚好有假期,爸爸公司挺忙”、“他和你都是年轻人,玩起来比较合拍”之类。

  我说那找妹妹去陪他算了,想不到爸爸立即摇摇反对,说那个亲戚是男生,妹妹是女生,陪他玩不太方便。

  哼!我当然知道妹妹一个女生陪他不太好,妹妹现在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少女,单独去陪男生游山玩水,说不定没到晚上已经被人家玩上床了,她体态轻盈,被人家硬上弓也反抗不了,到时只能伏在床上任人摆布享乐。

  尽管我心里有百般的不愿意,爸爸说以前在老乡的时候,小浓的爸爸对我们家有很多恩惠,说我一定要陪陪他。

  还说明天借辆小车子给我。

  我也不好意思反对爸爸的意见,只好用孔子的话来安慰自己:“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既来之、则安之……”我怀着郁郁的心情,在火车站里等着这个从南方来的亲戚。

  听爸爸说他叫小浓,还说我小时候应该认识他的,干,我怎么还记得石器时代的事情!爸爸说小浓比我大五、六岁,已经结婚两年,我应该要叫他浓哥,妈的,浓哥、浓哥,这次真是个“农哥进城”,一个已经结过婚老土的乡巴佬,叫我要陪他玩甚么?

  我两眼迷迷茫茫,漫无目标地四处张望着,突然一个皮肤黝黑男人走到我面前,还在我肩头上重重拍了一下:“哇塞,你是小非吗?长得这么高大呵?”我这时才定睛看看眼前这个比我大五、六岁的男人,样子却好像三十几岁,身体粗粗壮壮的。

  虽然他皮肤黝黑,我从他那种熟悉怪异的笑容上,竟然认得他是以前我小时候的玩伴,对对对,就是小时候我一直叫他做“弄哥”的小哥哥,现在已经这么老了(其实我自己也很大,只是没有觉察时光飞逝罢了),原来他的名字叫阿浓,我小时候应该是臭奶呆发错音吧?

  但我叫他“浓哥”的时候,还是有些生涩。

  浓哥却很友好地把手搭在我肩上,他虽然也很高大,但比我矮一些,却把手搭在我肩上,真有点异相。

  他笑呵呵地说:“嘿嘿,这次真是农ㄍ进城,要小非带我们在这大城里到处见识见识。”说着,他的脸就转向他身边一个女生,对她说:“小杏,他就是我说过以前那个可爱的大圆头小弟弟,他叫小非,他可厉害呢,读完大学,现在已经在赚大百钱呢。”我这时才留意到浓哥身边的那个才二十出头的女生,哇塞,她就是浓哥半年前迎娶的老婆小杏?怎么这么不相配呢?简直是美女和野兽的现实版本!小仪生得清清秀秀,皮肤洁白细嫩,和浓哥站在一起,形成强烈的对比,我想没人会觉得他们是一对夫妇。

  这一下子倒是使我有点喜出望外,忙跟她打招呼说:“阿浓嫂。”小杏也不习惯人家这么称呼她,忙说:“小非,叫我小杏就行了。”

  “小杏姐。”见到这么亮丽的女生,我的态度立即180度转变,堆起笑脸说:“那你们也别叫我小非,我已经是大非了,你们就叫我阿非吧。”我真想不到自己的态度会变得这么快,本来心情不太好,现在看到浓哥老婆小杏这个美女,我就高兴起来,看来我的骨子里就是好色的吧?

  就这样我们攀谈起来,我还帮他们拿一包行李,边说边走,上了公车,三个人站在一起。

  阿浓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从乡镇的店子讲起,讲到他当小兵,再讲到他建的楼房,又讲到他怎么开山取石,而小杏却文文静静地在旁边听着,我偷偷瞟她几眼,真是越看越漂亮,两颊边整齐的短发显得格外秀丽。

  心里有点妒嫉阿浓这种人也能娶到这种美丽的娇妻。

  这段时间还是繁忙时间,公车里的人越挤越多,阿浓也从他自己的事情讲到窗外的大城市市景,说他十年前来的时候还怎样怎样,现在又怎样怎样。

  我其实没甚么心思在听他说话,反而趁他指点窗外景观的时候,我假装四周很挤的样子,向小杏挤了过去,车子一晃的时候,我就碰到她的肩膀,哦,肌肤好柔软。

  我得寸进尺,慢慢又向她挤了过去,装假伸手去抓抓身边的行李,无意地把手背在她臀部擦过,她好像有点觉察,但又不好意思做出退缩的动作,於是我又再次用手背贴在她柔嫩的臀部上,因为我假装拿着行李的带子,手臂就这样放着,阿浓也没察觉,我看小杏是个胆小保守的女生,於是就更大胆地伸出五指,贴在她屁股上,车子晃动一下,我就摸她一下,车子经过一段破路时,抖得更厉害,我就趁机在她的屁股上摸着,好柔嫩哦。

  我对小杏做出这种淫亵的事情来,心里还自圆其说:“我这几天还要陪他们到处去玩,就算是他们给我的导游费吧!”我还真无耻咧。

  我想小杏已经察觉我对她毛手毛脚,但不好意思说出来,她连头也不敢抬起来看我一眼,我心里越是得意,手掌仍隔着她的长裙摸她的屁股。

  “我有点晕车,我去窗口那边,你们继续谈。”小杏终於想到一个藉口来逃过我的魔掌,转过身贴着窗口。

  “小杏她就是这么没用。”阿浓见小杏转过身去,就对我说,“我这次就是要带她来这大城市里见识见识。”

  “当然没有问题,包在我身上。”我心不在焉,眼睛却又是瞄向我这个年轻貌美的小杏身上,她这时贴着窗口站着,离我们不远,但我和她之间隔着几个男人,当然不能再摸到她了。

  但我看着站在她后面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好像有点不对劲,每次车子晃动时,都会故意挤向小杏,我心里疑惑着:不会真的碰上公车色狼吧?我一边随便跟阿浓应答着,眼睛却往下看去,果然那穿西装的男人不是好东西,把下体贴到小杏的屁股上磨蹭着,小杏轻轻往车窗贴过去,想逃避这家伙,但这家伙却好像是惯犯,纯熟地把手伸了下去,就在她的屁股上摸弄了起来,还她的裙子弄得皱缩上来,幸好她穿的是及膝的长裙。

  我心里一紧:要不要冲过去,当场把那家伙的手抓住?但我心里却有种怪怪的想法:小杏姐,都怪你刚才要躲开我,现在却给其他男人摸弄,真是活该!

  阿浓说要我带你们见识见识大城市,这就是权当作第一个见识节目吧。

  那个色狼还真大胆,在光天化日又这么多人的情况下,竟然还敢对小杏姐这么放肆,可能是看到她胆小怕事的弱点吧。

  他的手往她两个屁股之间压下去,把裙子都弄得凹进去,我刚才轻轻摸她的时候,知道她那件裙子是在春天清凉那种薄质,那家伙这么摸弄她,很爽吧?我还怕阿浓发觉,故意站后一些,把他的注意力转移过来,他就不知道自己新婚的娇妻,来这大城市的第一天,就给陌生男人猥亵玩弄吧?

  那家伙的手法还很高明,用西装外套掩饰着他的恶行,继续对小杏毛手毛脚,那家伙可能玩得太过份了,看小杏的样子好像差一点哼出声来,但我的视线被那家伙的西装外套隔住,不能看到详细情况,只是下车的时候看到小杏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大概是刚才感受太深吧。

  接下来不用说,浓哥和小杏两夫妇就在我家里住了几天,我乐於奉陪,每天带他们去游玩,当然也没忘在小杏身上摸摸搭搭。

????????20925字节

?????? 共 132484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激情图片 激情小说 伦理电影 快播电影 QVOD经典 快播伦理 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