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送任意内容邮件给: [[email protected]] 即可获取最新域名 - 《永久地址:80s1.com》 【AD】黄金广告位

夜晚的霓虹灯照亮了整个步行街,但我却无暇顾及,疯了一样的穿梭在人流中,我恨不得马上回到家──我,需要一个答案。

  视线模糊,记忆不由自主闪回到半年前的那个晚上……***    ***    ***    ***某酒店二楼拐角的雅座里坐了四个人──我和我妻子方婷,坐在我对面的是我的上司赵四海,旁边那个长得就很风骚的就是他的老婆;我们四人准备今晚交换伴侣。

  我叫张明,在赵四海公司的生产部作助理,勤勤恳恳地干了几年,还是个助理。当初赵总问我这事我还犹豫,答应和他们夫妻交换伴侣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赵总答应以后多多提携我,升职是最起码的。

  方婷和我结婚快三年了,她在另外一家公司是名普通职员,个子不高是很秀气的那种。因为我们的经济基础不稳定,一直没敢要孩子。她起初很反对换妻,但在我的软磨硬泡下终于答应这一次,她说就全当经历一次1夜情了。况且我升官了,我们的生活也会有很大改善。

  赵四海除了是我的上司,我对他没有一点好感,一看就是个地道的色鬼,整天梳个油光锃亮的头,自从上次公司元旦晚会见到我老婆,就一直念念不忘,要不怎么会偏偏找我这个小助理商量这种事,分明是冲我老婆去的。

  旁边坐着风姿踔然的女人就是他老婆,和孩子生活在澳洲,这次是特意陪孩子回国度假。是那种一看就有性冲动的那种骚女,他们两个倒真般配;坐在我旁边一直搔首弄姿,看得我好不冲动。

  我们四人坐了不久,各自起身,慢步走进了通往上层的电梯。

  ……

  1209房里,两张床,四个人。我和赵总老婆坐在靠窗那张,方婷和赵总坐在靠墙那张。半天我们都没说话。

  半晌,赵总道:「我说,咱们,开始吧。」跟着一把搂住方婷,在她嫩嫩的小脸上一顿狂吻。方婷本能的用手推搡表示拒绝。

  我在旁边还没反应过来,赵总老婆就一下骑在我身上,紧紧搂住我脖子,瞬间就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和方婷在家做爱时候,从来都是我主动,哪受得了这种骚货的诱惑;转身把她按在床上,疯狂的亲吻她的脖子、胸部,偶尔大力的抓两下。

  方婷看到我这样,自己也渐渐放弃了抵抗,任由赵总的舌头在自己嘴里肆意游走,两人的口水瞬即混杂在一起,从嘴角留下。两人更是搂在一起,赵总的手轻轻的在方婷全身漫步抚梭,跟着两人也躺了下来,赵总也压在方婷身上,两手开始放肆起来。

  赵总的老婆一把推开我,自己主动脱去自己的上衣与套裙,这个骚货……里边还穿了性感内衣,透明胸罩,小号T─Bag,外加黑色长筒袜。看到这番景象,我不觉下边充血,赵总老婆看出来,笑着说:「你们男人啊,都一样。」说着就帮我解腰带。妈的,碰上专家了!

  方婷被压在下边,紧闭双目,赵总并不急着脱她衣服,反而缓缓揭开自己腰带,强拉着方婷的手伸了进去,方婷忽然张开双眼,惊讶得看着赵总一言不发。

  赵总露出诡异的微笑,另一只手解开方婷外套的纽扣,慢慢伸进去,揉搓她的胸部。

  我不知道能坚持多久,自己躺在床上,咬紧牙关,看着旁边衣服渐渐被褪去的妻子,下边却被另外一个女人将我的肉茎整根含在嘴里,有种说不出的兴奋。

  赵总老婆的口交技术真的一流,不断舔着我的马眼周围,时而狠狠含住龟头,同时抚摸我的蛋蛋。我的肉茎在她的含吸下几乎要融化掉了。

  方婷的上身已经彻底展现在赵总面前了,大小刚好的胸部,乳头已经被刚才的搓弄变得通红,赵总猛地含住其中之一,大力舔吸,用舌头拨弄,另一只手继续揉搓另一个乳头。方婷被搞得浑身不自觉颤抖,眉头紧锁,双手紧紧抓着赵总肩膀,我可从来没这么跟她做过。

  不得不承认,我快不行了,换妻我是生平头一遭,下边的那位又这么主动,旁边的爱妻也在被进一步轻薄。

  枪已上膛,不得不发。我立刻压在赵总老婆身上,脱去她的T─Bag,分开双腿──这个骚货下边早就淫水泛滥,不过一看就是被干了很多次,都有些黑了。管不了那么多,赶快拿出安全套。

  「小张,我说咱们都别用套子了,大家都熟人,你怕什么?」赵总一边退去方婷的裙子,露出雪白的棉织内裤,一边说道。

  「可是……」

  我话还没完,赵总老婆搂着我的脖子说道:「没关系,不射在里边就行。」同时自己还用阴唇主动蹭我的肉茎,我看着旁边内裤也即将被脱去的方婷,她的双眼若即若离地望着我。

  我再也忍不住了,将肉茎顶在洞口,使劲一压,瞬即整根没入……妈的!不仅颜色差,里边也松松垮垮,跟我老婆简直没法比,我们虽然也经常做爱,但至今她的那里还像女孩一样紧;不过既然上了,没有半路不干的道理。

  我使劲地冲撞,带有惩罚性质的抽插,阴囊狠狠拍打在赵总老婆下体,淫水泛滥不止,她毫无忌惮的大声呻吟起来,渐渐我也有了快感,脱去她的胸罩……靠!还不如不脱,乳头也是深红色的,不知被人用了多少次;我干脆一边大力抽插,一边望向老婆那边,下边这种货色不看也罢!

  方婷此时一丝不挂躺在床上,双手盖在胸前,侧脸望着我,那种迷离无奈又失望的眼神令我至今难忘。赵总这时也脱掉了最后的内裤,我瞠目结舌,他的家伙比我的足足大一倍,不论是长度还是粗度都远远在我之上,上边青筋暴露,龟头胀得通红,一跳一跳的;本来我老婆下边就敏感,这会儿她肯定受不了。

  赵总跪在方婷双腿之间,缓缓分开,露出迷人的肉穴,鲜红色的阴唇一张一合,洞口也流出少许爱液,应该是刚才的前戏起了作用。赵总笑着把他的大肉棒抵在方婷的阴蒂周围,来回摩擦,方婷被蹭得一阵一阵颤抖,「我说小张,刚才你那么用力的干我老婆,别怪你赵哥现在不留情面呦!」我还没反映过来,只见他腰部一沉,硕大的肉棒毫不留情的插入我老婆的蜜穴,洞口一下被撑得很紧;方婷紧紧地搂出赵总脖子,咬紧嘴唇,但还是哼了出来。

  「美人,不用忍,叫出来更舒服呢,像我老婆一样。」赵总说着直起身子,同时举高方婷双脚,慢慢分开,双手紧握方婷精致的脚踝。

  我一看,天啊,原来刚才只插进去一半!

  赵总道:「美人,这回看你还能不能顶住!」即刻屁股使劲一戳,差不多整根没入。

  「啊~~~~」方婷被这超出想象的进入彻底击毁了最后的心理底线,双手紧攥床单,大声地叫了出来,那是在跟我做爱时候从来没有听到过的。

  我被方婷这声大叫触动,马眼一酸,知道自己马上要射了,立刻抽出肉茎,大把大把射在赵总老婆的肚子上。

  「小样,货还真不少!」赵总老婆看着肚子上百花花的精液笑道。

  我坐在床上喘着粗气,赵总老婆起身进了洗手间。展现在我眼前的就剩下,亲爱的老婆被一个龌龊的男人疯狂的干着。

  「小张,你这么快……就缴枪了,我老婆……厉害吧?」赵总一边大力的抽插,一边说道。

  方婷此时已经无法抑制这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在老公面前,头一次放声的呻吟大叫,这其中应该也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和罪恶感吧。

  只见她的阴唇被赵总的大家伙插的通红,直往外翻。忽然,她的身子猛地一弯,头大力向后仰,双脚绷直──老婆在我面前高潮了。

  「小张……你可要给我作证啊,你老婆自己高潮,我可还没出货呢,演出继续……」赵总说完,把还沉浸在从高潮中的老婆双腿架在肩膀上,整个身子压下去;方婷的屁股撅得老高,一记俯冲重炮,插得她张大嘴,眯着眼睛,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巨大的肉棒像打桩机一样在她肉穴里作业,发出「啪啪」的响声。

  方婷皱紧眉毛,面色绯红,紧抓自己的胸部,不时拨弄自己的乳头,呻吟声连连于耳,这是在以往我们做爱经验中从没见到过的。

  这时赵总老婆从洗手间走出来,坐在我身边,抚摸我的肩膀,看着眼前正打得火热的二人,说道:「你老婆惨了,我们家那口子可不是一般厉害。哈哈……小坏蛋,看自己媳妇被干你还能有感觉,你真行!」我低头一看,不争气的家伙竟然又扯旗了,顿时羞愧难当;再看方婷,她看着我又勃起的阴茎,闭起眼睛,把头转向了墙那边,我真的让她失望了。

  「美人,别让观众久等了,咱们准备谢幕吧!」说完赵总放下方婷双脚,整个身子压在她身上,把方婷整个人搂在怀里,肉棒在密穴里作最后的冲刺,频率越来越快;方婷也紧紧夹住赵总屁股,紧闭双目,呼吸变得短促,发出哼哼的声音。

  我还在庆幸他们总算要结束了的时候,忽然赵总一声闷吼,屁股随之一震,肉棒在方婷的肉穴里阵阵抽搐……

  赵四海这个王八蛋,竟然射在里边了!

  我坐在那里呆若木鸡,眼看他将自己的精液全部灌入我老婆的最深处,那可是我都不敢企及的地方啊;而方婷似乎还在享受这对于她来说难以形容美妙的时刻。

  片刻之后,她的一个举动彻底将我打败,方婷慢慢睁开双眼,自己竟然主动迎上去吻了赵四海。赵四海那个王八蛋笑得合不拢嘴,从方婷身上下来,将自己的肉棒拔出来。妈的,射得还真深,差不多全灌进去了!

  方婷此时慢慢起身,走进了洗手间。

  你对我失望了吗?

  你觉得我不如他吗?

  你是在报复我吗?

  你假戏真做了吗?

  我思绪很乱。

  这时,赵四海坐到我面前,嬉皮笑脸,双手作揖,「小张,真……真不好意思,弟妹实在是太棒了,我一时没忍住,就……」赵总老婆也说:「你个死鬼,人家怀孕就有你好看,我说小张,回去赶快叫她吃药,没关系的,没事!」

  跟着两人咯咯笑起来。赵总拍拍我肩膀说道:「小张,放心,以后绝对不会亏待你,你赵哥跟你保证!」

  ……

  凌晨,我们在酒店门口分手,各自回家。

  坐在计程车里,我和方婷半天谁也没说话。忽然间,方婷哭了出来,越哭越大声,最后号啕大哭。

  司机不时向后看,我把方婷紧紧搂在怀里,什么话也没说,我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只是搂着她。

  一会儿,她不哭了,靠在我的怀里,渐渐的,睡去了。我拭去她的泪水,看着车窗外,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有昏黄的路灯。

  我的眼哐渐渐湿润了。

  记得那天晚上我彻夜难寐,更让我始料未及的是,从那天起,我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那天晚上的画面如今仍久久浮现在我眼前,挥之不去,即便赵四海兑现了他的承诺,我做了生产部部门经理,还是难以掠去心头的那片阴霾。无独有偶,妻子方婷从那天起也变得郁郁寡欢,不怎么说话,我们之间好像总隔了一层什么东西,让人难以捉摸。

  还好,今天方婷约了她的一个好朋友,叫赵雪,她们是大学同窗好友,我跟她先生也见过几次面,就比我小一岁。赵雪不久前生了孩子,这次专门约我们去做客,看看孩子。我喜欢孩子,方婷她比我更喜欢,希望过了今天她能变得开心点。

  进了门,赵雪笑盈盈把方婷迎进去,两人就直接进了里屋,我跟与她的爱人跟着进去了。一个小家伙在床上躺着,蠢蠢欲动。方婷一见到就开心的抱起他,左哄右哄,露出了久违的迷人微笑。

  我看到她笑了我心里也舒服很多,不禁回想起从前,我们那些珍贵快乐的时光。

  第一次见面是在夜校的英文课上,我们那时都刚出来工作不久,晚上都去夜校补英文,我们在一个班。第一天上课,我们都迟到了,所以只好一起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的角落里,那时,我们认识了。

  后来我们又不约而同的迟到、阴差阳错的迟到、莫名其妙的迟到、故意为之的迟到、习以为常的迟到、心有灵犀的迟到。最后,我们,相爱了。

  跟着就是情侣们那些家常便饭的琐事,我们该做的都作了──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小打小闹、和大规模的小打小闹;等我们吵累了,于是,歇了口气便结婚了。

  婚后的新生活也很幸福,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小打小闹,还有就是更大规模的小打小闹。每当共赴巫山后,她依偎在我的怀里,我将头附在她秀发上,闻着迷人的香气,她不时淘气的抚摸我的乳头,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

  「哥,来,到沙发这坐……」赵雪的爱人把我拉出了里屋。

  我坐在沙发上说道:「你家小孩真漂亮,羡慕啊!」赵雪的爱人推给我一支烟,「哥,我才羡慕你呢,我老婆都说了,你爱人当初在大学的时候那可是校花啊,娶到美女你就够幸福的了……怎么,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也生一个啊?」

  我衔起那颗烟,点了火,迟疑了一阵,「我们,暂时,还没那个打算。」旋即不自觉想起以前日子另外的点点滴滴,令我渐起愁眉。

  方婷从小生活在一个富裕家庭,起初我们的婚事她父亲极力反对,方婷那时不惜和她父亲翻脸跟我结了婚。婚后的生活起初很美满,后来经济上的问题暴露出来,她工作的地方是个小公司,她也是个小职员,工资就那么点儿,我所在的公司虽说不错,但自己拼搏了几年还是个小助理,可见,光有能力是不行的。

  我们租的是一间不大的公寓单位,大件家具放下了也剩不下什么空余地方,小屋甚至只能放下一张单人床,我们干脆把它作了储物间。我很少买一些像样的高档贵重礼物送给她,她虽说没关系,可看得出来还是有些失落的。

  有一次我们吵得很凶,是因为我怀疑她跟另外一个男人有暧昧关系,她极力否认,并眼含热泪用一种我从不曾见过的严肃表情跟我说,她从没作过对不起我得事。我相信了她,结果却还是两个多月的冷战,她的理由是,我没有做到夫妻最基本的那条,互相信任。

  最近,我们的矛盾就集中在了孩子身上,结婚三年,一直不敢要孩子就是因为经济基础不够稳定,可方婷近来越发表示想要个孩子,说生活会因为孩子而充满乐趣,钱努力赚就是。

  可我不这么想,已经因为不能给她相对富足的生活而对妻子有愧疚之情,不能再因为孩子加重家庭的负担,我们已经为了孩子吵了很多次,人们都说因爱而吵,我们就是爱的太多,所以反倒吵得越凶。

  况且,为了让妻子过的幸福,我已经忙天忙地累得焦头烂额疲惫不堪,回家见到床上妻子渴望的眼神我就头痛,真有点心有余力不足的感觉;而每次做爱的时候,方婷都坚持不带套,我清楚她是想要孩子,于是因为孩子的问题,夫妻之事经常不欢而散。后来她有需要的时候我干脆借口不干,有时甚至跟朋友喝酒也不回家。

  赵四海找我之前,我和方婷已经将近两个月没有做爱了。回家后,我跟方婷说了交换伴侣的事情,她不同意。

  我恳求道:「就一个晚上,我升职,加薪,受器重,机会多,将来日子都好过,然后生我们的孩子,过我们向往的生活。」方婷望着我,犹豫了。

  我又劝说:「赵总年纪比我大,床上的事情肯定很快就完事,他老婆那边我也肯定敷衍了事,就一会的功夫,以后我们的日子都好过了。」望着我恳切地神情,最终方婷点头,同意了。我其实心底里也知道,妻子其实是很有需要的,只是羞于启齿;她对这事多少也是有向往的,这次也就当顺便满足她需要了。

  那晚临行前,方婷情真意切的对我说了一句话:「你知道,我一直都是爱你的。」

  我回答道:「……」

  ……

  「哥,烟灰!」赵雪爱人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赶忙掐掉着的差不多的烟头。

  晚饭我们四个吃的很开心。回家的路上,我们俩谁都没说话,我看她一眼,她看我一眼,两个肩膀撞了撞,胳膊蹭了蹭,最后,两只手牵在了一起。

  ***    ***    ***    ***过了一个月,赵四海有一天叫我去办公室,一定没好事。果然,他提出再进行一次换妻游戏。

  我断然拒绝了。在我要走出去的时候,赵四海叫住我:「等等,小张,我实话跟你说了吧,其实是我们家那口子的意思,她下周就带着孩子回澳洲了,一直求我再跟你约一次,这样……」说着,他把我按在座位上,「如果弟妹实在不同意,就你们俩怎么样,今晚老地方1209,八点。我跟我爱人常出来玩,我绝对不介意,如何?」

  我还是迟疑的摇了摇头。

  「小张,别这样啊,我媳妇还不行啊,嗯……这样,跟你说,咱公司管采购的那位下个月就走人──跳槽的混蛋!要不他的位置也让你做,干的好就是你的了,怎么样?」

  听了这句我心头一热,生产加采购一起做,这里边的油水都不用说,想到我和方婷未来的生活,况且只有我和赵四海的老婆,迟疑了一下,心一横,我就答应了下来。只是绝对不能让方婷知道,我们当初说好只有那一晚的。

  ──对不起了老婆,我也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啊。

  ***    ***    ***    ***跟方婷撒了个慌说陪客户,晚上八点,我敲开了1209的门。

  赵四海的老婆穿着浴袍将我迎了进去。墙边那熟悉的床上,我仿佛还能见到方婷疯狂被干的那个情景;一回头,赵四海的老婆已经脱去浴袍,张开大腿坐在床边,「今晚你可不许走!」一手揉着自己的胸部,一手掰开淫水四溢的肉穴,「小色鬼,还等什么呢,来吧!」

  真是名副其实的骚货,想到那晚的爱妻,一股复仇的火焰涌上心头,我迅速脱去衣服,露出已窜得很高的肉茎,上前一把拉起那个骚货,将她摔在那晚方婷被干的床上,一下子扑在她身上,将舌头卷进她的嘴里,和她的小舌相互摩擦舔拭;汩汩的口水被我浇进那骚货的嘴里,她也照单全收,还不时用手挤搓我的乳头,抚摸我的屁股。

  我也还以颜色,低头大口含吸她那大颗深红的乳头,用舌头来回拨弄,不时用牙齿轻轻咬下,这下把这个骚货爽的,肆无忌惮的呻吟起来,还用力攥我的头发,掐我的肩膀。

  这还不够,我上下开工,下边一只手在她阴阜上肆意揉弄,手指在穴口来回触拨,然后猛地快速搓弄她的阴蒂,她被搞得大叫起来,屁股随着我的揉弄上下翻动。

  骚货,这次一定弄死你!

  过于义愤填膺,不久觉得要上膛了,我直起身子,跪在那骚货两腿间,用我的肉棒大力拍打她的阴阜,龟头在肉缝外时深时浅的挑逗,很快就沾满了里边的淫水。

  我将龟头探进她的穴口,然后像赵四海一样举起这骚货的双脚,左右分开,双手握住她脚踝,深吸一口气,屁股用力一挺,伴随着淫水的润滑,我的肉棒一下插了进去;比上次插得深,插得这骚货紧紧的捏着自己的乳房,大叫了一声:

  「啊~~~~」

  我闭上眼睛,想象自己下边躺的是妻子方婷,一种久违的莫名冲动涌上来,疯了一样大力抽插,不管他什么九浅一深、三快两慢,每次都全力插到最里边,同时带出越多的淫液。

  很快,我们交合的地方就被完全浸湿了,这时的拍打次次发出「啪啪」的响声,这骚货已经彻底被征服了,一边允吸自己的手指,一边拨弄自己的阴蒂,一阵盖过一阵的呻吟声。

  好戏就要上演了,我感觉差不多要射精了,收起她的双脚,将它们蜷在我胸前,搂住抱在一起,冷冷的望着下边这个骚货,想着家里妻子方婷,屁股一酸,将肉棒插在赵四海老婆阴道最里边,狠狠地射出自己滚烫的精液。

  我紧紧抱着她的腿不动,我要射的再多一点,我要射得再深一点,我要射得再狠一点!

  过了半晌,我才不舍地抽出自己的肉棒,看着她的穴口依旧干净,说明全灌进去了,才满足的躺在她旁边,闭着眼睛,大口喘着气。

  赵四海的老婆半天没回过神来,眯着眼睛,舔着自己嘴唇,慢慢伸展着自己的身体。

  忽然,从哪里传来了手机的铃声,赵四海老婆这才慢慢爬起来,「小色鬼,就知道你要射在里边,讨厌!」跟着从旁边的包里取出闪着玄光的手机,「喂~老公啊……」我隐约听到了电话那边赵四海那令人厌恶的声音。

  「小张他坏死了,射在我里面了……哦,小张,来,我老公要跟你说话。」赵四海老婆跟我摆手道。

  我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懒得理她。跟着她只好走过来,把手机递给我。我闭着眼睛接过手机:「喂……喂……赵总吗?」奇怪的是没人回话,那边只有好像电视一样的嘈杂声,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那边就把电话挂了。我疑惑地合上手机,荧幕上的一串数字瞬间让我错愕万分……

  是我家的电话号码!

  面色惨白,脑袋一片空。

  我被耍了!

  我得赶快回去!

  「你走了,人家怎么办?说好要陪我一宿的嘛~~」那个骚货凑上来挽着我的胳膊,还用手摸弄着我的肉棒,说道。

  此时此刻对这个女人我真是厌恶之极,一把将她狠狠地推倒在地上,旋即夺门而去。

  一定是赵四海那个混蛋搞得鬼!我坐在疾驰的计程车内,衣衫不整,越想越气愤。想到家里只有妻子和那个混蛋的情景,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车子停在家楼下,我看到了赵四海那个混蛋的宾士车,想到一切可能已经晚了。我一口气爬上五楼,站在房门口大口喘着气。

  冷静了一会儿,屏住呼吸,轻轻用钥匙开了门。

  厅里关着灯,电视却开着,放着无聊之极的电视剧。我看到一双锃亮的皮鞋放在一旁,是那个王八蛋的。

  卧室那边照过来一道灯光,我缓步踱到卧室门口,门开着一道缝,我趴在门缝上向里看,果然,最不希望的事情还是赤裸裸的在我眼前发生了──方婷一丝不挂,女上男下的骑在赵四海的身上,屁股不停的前后扭动,肉棒已经完全插入方婷的体内,下边只能看见赵四海的那对鸟蛋;上身的两个乳房被赵四海使劲的把玩着,自己则秀发垂肩,不时摆动身躯,情不自禁的连连呻吟。

  两个人已经干得浑身是汗,卧室里充斥着男女交合时散发的化学气味。我们以前孕育爱情的双人床现在也被他们干得「吱吱」作响。

  我杵在门口,沉默不语,一切努力现在变得徒劳而毫无意义。我应该踹门进去,彻底和赵四海翻脸,再暴打他一顿;可是我和赵四海又有什么区别呢,我欺骗妻子跟别人的老婆上床,亏欠了妻子那么多,还有什么资格这个时候冲进去捉奸在床,去展现自己那愚蠢的男子气概和可笑的丈夫情怀;只有依旧站在门口,仅仅,拳头攥得更紧了。

  方婷此时动作越发加快,呼吸也短促而有力,头猛地向后一甩:「嗯~~」旋即无力的俯下身子趴在赵四海身上,屁股阵阵颤动,又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干到高潮。

  「美人,这么快就高潮了,你赵哥比你老公厉害多了吧!」跟着扶起方婷。

  方婷无力的趴在床上,赵四海依旧精力充沛,他的那个大家伙还在蠢蠢欲动向上翘着;他下床站在地上,将方婷翻过来,按着腰把她的屁股挪到床沿边,在下边垫上一个枕头,方婷的整个蜜穴就毫无保留的暴露在赵四海眼前。

  我清晰的看到,妻子的小穴已经被操得通红,高潮时的充血还没褪去,穴口附近的些许阴毛已经完全被爱液浸湿,不时闪着莹光的阴蒂尤为显眼。

  赵四海调整了一下位置,把自己的大肉棒按在方婷的蜜穴口,来回摩擦。

  方婷咬住自己的手指,闭起眼睛,像是在期待那自己丈夫永远无法给与,充满罪恶感的瞬间爆发的快感。赵四海轻轻一顶,硕大的龟头没入了妻子的小穴,跟着又拔出来,跟着再插进去,龟头刚刚进入就又拔出来,如此反复,玩弄着方婷。

  方婷的屁股不自觉地颤动,说明她的忍耐快到极限了,「快点,进来……快点!」

  赵四海奸笑道:「进哪里啊,美人?」

  方婷微皱眉头,轻轻摇头:「别说了,快……插进来……」赵四海轻轻抚摸着方婷的大腿,回答:「你不说清楚点我怎么做啊,你老公干我媳妇可是决不含糊!」

  方婷这时看着赵四海,闭起双眼,迟疑了一下,喊了出来:「操我!我要你操我!」

  赵四海听到喜出望外,把方婷的腿架到自己肩上,用手按住她纤细的腰肢,「遵命!」肉棒对准穴口,屁股跟着用力一挺……「啊~~~」方婷忘情的叫了出来,用力的捏自己的胸部。他们俩下体差不多紧紧贴在了一起。

  赵四海慢慢抽出被裹的紧紧的肉棒,龟头刚露出一半,肉都翻了出来,马上再一个强力重炮;如此反复,方婷面泛潮红,呻吟声伴随着赵四海的抽插层峦叠嶂,夹杂着下体交合时发出短暂而有节奏的拍打声,蜜穴被带出来的淫液都流下来浸湿了妻子的菊门。

  一度,我眼前仿佛出现了许多A片里最经典的场景,一对男女动作单一,赤身裸体,唯一的行为就是──做爱──几乎令人麻木的做爱!

  大概十分钟后,「美人,夹得我真紧啊……我……要射了……你说……射在哪?」赵四海加快了频率,大幅度的抽插次次到底,「既然你……不肯吹……就射在你……的美胸上了!」

  方婷这时把腿从赵四海肩上垂下来,忽然猛地夹住他的屁股,双手挽着赵四海胳膊,「别拔出来……我……要你……射在里边!」我站在门口,顿时后脊梁一凉:老婆,你一定在报复我,是吧!

  我知道那个混蛋可是巴不得想射在我妻子的体内。

  「美人……你太好了……都……听你的……」刚说完,赵四海大力一顶……「嗯!」将方婷屁股抬起、悬空,他的阴囊紧紧贴着方婷下体,微微颤动,臀部肌肉也阵阵绷紧。

  即使看不见,我也知道这时方婷的阴道里充满了那个混蛋数以亿计的精子军团,争先恐后,全力冲向最深处的据点。

  方婷已经被这一波又一波的强力快感冲得无法言语,双手紧紧握着赵四海的手臂,同时目光四下游离,恍惚而闪烁。待她望向门的方向时──我和方婷,四目相对。

  我望着方婷的双眼,欲言又止。

  方婷顷刻间湿润了眼眶,目光变得模糊,跟着突然坐起来,搂住赵四海的脖子,疯狂的吻向赵四海的嘴,同时伸出自己的舌头,也放了进去。

  赵四海被这意外的吻搞得喜上眉梢,干脆双手托着方婷的屁股,把她举了起来,贪婪的舔吸方婷的玉舌,发出吱吱的搅动声。

  方婷现在骑在赵四海跨上,等于一直坐在他的肉棒上;仔细一看,一道晶莹的液体从方婷的蜜穴口,顺着赵四海的阴囊流下,滴在地上,一定是那个混蛋的精液。

  「我想上厕所。」方婷依偎在赵四海怀里说道。

  赵四海又亲了一下方婷,「没问题,哥哥送你去!」我看他们要出来了,赶快躲进旁边的储物间,留一道门缝。

  只见赵四海抱着方婷缓步走出卧室,那个混蛋的肉棒还插在方婷的肉穴里,即便软掉一些,但还是撑得厉害。

  两人进了洗手间,我坐在黑暗阴冷的储物间里,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半晌,赵四海英雄救美般的姿势抱着方婷走了出来,他的肉棒这么快就已经恢复了之前的钢猛,青筋尽现,跃跃欲试。

  「你不走吗?要是我爱人一会回来怎么办?」方婷偷偷瞄了一眼我所在的储物间。

  赵四海笑道:「我今晚压根儿就没打算走。你老公背着咱们俩把我媳妇约出去,就他那个色胚,天亮前是不会不来的,刚才的电话你也听了,就算他舍得回来,他能说什么,呵呵……」说罢亲了一下方婷,「走,美人,咱们来个梅开二度!」

  他抱起方婷回了卧室,最后妻子只留给我一个意味深长让人久久不能忘怀的眼神。

  那个夜晚是我人生中最漫长的时光。自己蜷缩在阴冷的储物间里难以入睡,隔壁卧室里自己心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整整干了一晚,爱妻那忘情的连连呻吟声几乎要让我崩溃。

  这还不只,本来只是想偷偷跟赵四海再做一次交易,换的是我和妻子更加美好的未来,谁知被那个混蛋颠倒黑白,我现在成了偷食人妻的下流胚子,他却捡了个便宜,跟方婷成了惺惺相惜的同是天涯沦落人。个中甘苦只有自己最为铭心刻骨。

  翌日上午,听到那个混蛋离去的关门声,我才悻悻的走出储物间,回到我和方婷曾经甜蜜无比的卧室。

  房间里充满了一股难闻的腥臊味,床单凌乱,枕头掉在地上,床上躺着一个头发凌乱睡着的裸体女人,下体已经混乱不堪,被操得通红的穴口不断有粘稠的精液溢出,那女人就是曾经和我海誓山盟的爱妻方婷。

  我躺在她旁边,床上到处是潮湿腥臊的水渍,有些还依旧粘粘的。

  我把爱妻搂在怀里,她还睡着,昨晚被折腾了整整一宿。我顿时心潮澎湃感慨万千,我究竟都作了什么,我们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是那么得相爱,不自觉我也抽泣起来。

  俯身掠去挡在妻子面前的乱发,情不自禁,深情地吻了下去。

  当我的唇紧紧吻在爱妻方婷嫩嫩的小嘴上的时候,一种异样的感觉让我稍有些温暖的内心顿时跌倒了谷底,她嘴上的味道告诉我──妻子最终还是帮那个男人口交了。

  片刻的迟疑后,我闭起眼睛,吻得更深了,自己的泪水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待我打算擦去滴落在妻子脸上的泪水的时候,我睁眼发现,妻子也在深情地望着我,眼角一撇晶莹的泪行……

  ***    ***    ***    ***没多久,赵四海似乎是为了封住我的嘴,再一次兑现了他的诺言,公司的生产和采购都归我管。由于工作上的便利,我捞了很多油水,我和方婷的生活品质也有了明显的改善。

  而经过了那天的事情后,我们并没有大肆争吵,日子似乎还像以前一样美好的过着。

  唯一和从前不同的是──

  方婷,作了赵四海的情妇。

  我肝肠寸断地坠进悔恨的深渊,殊不知这罪恶的一切远没有结束……「我们扯平了……」躺在我怀中,方婷软软地道出了这几个字。

  曾经一度以为那个让人刻骨铭心的夜晚只是妻子对我报复的一种发泄,后来才知道──那,只是个开始。

  之后的日子,我和方婷对之前我们之间发生的种种误会绝口不提,认为最重要的是向前看。

  我承诺过,等我升职后会尽自己所能让方婷过的幸福,事实上,我也一直在努力。

  自从我做了生产和采购后,时时刻刻不在告诉自己要赚更多更多的钱,要让方婷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所以抓住任何可以抓住的机会,不管大单小单,只要有油水,能捞就捞,大捞特捞。我要让我的人生从此有个新的开始。

  有钱之后,第一件事,我为方婷买了一枚她向往已久的钻戒。

  她说了什么我记不清楚了,只是知道那天她哭得很厉害,而且,晚上我们不停的做爱,重温了我们之间那层久违的温存。最后,她依偎在我怀中渐渐睡着,脸上还挂着一丝微笑。

  我搂着她,心中却泛起一帘愁思,我发现,自从发生了之前的那些事情后,方婷在性这方面感觉好像换了一个人,她从没像现在这样主动过,也从没像现在这样尽情地释放自己的激情,刚刚完事又马上搔首弄姿得爬上来再要一次,直到透支。

  我越发觉得自己愈加不能满足她那日益渐涨对性的渴望。唯一肯定的是,我还是一如既往得深爱着她。

  为了弥补之前对她的亏欠,周末时候我有时会带她去看电影,有时带她去爬山,陪她购物,偶尔去西餐厅消遣一下。

  像恋爱中的情侣一样,我们很久没像现在这样开心了。渐渐得,之前的那些不快就慢慢淡忘了。

  直到有一天,一个陌生的来电……

  ***    ***    ***    ***「喂?你好……」方婷接起电话,顿时整个人僵在那里。

  片刻后,「你打错了。」她挂了电话,瞬即装作没事一样,进了洗手间。

  我坐在沙发上,瞄了瞄电话,还是按了来电显示──是赵四海!

  后来,方婷就经常接到赵四海的骚扰电话,她都一一拒绝并挂断。不过,我却渐渐发现,在床上得我们做爱的时候,方婷有些心不在焉了,不再有那激情得呻吟,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

  果然,再之后,方婷对赵四海的电话不再坚决抗拒了,通话时间一次比一次长,这次三分钟,下次八分钟;都是赵四海说,她只是一味地听,鬼知道那个混蛋在用什么花言巧语挑拨我老婆那颗已经春心躁动的芳心。

  可突然,骚扰电话不再打来了,我还没弄明白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妻子不知什么时候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了赵四海。

  我清楚,事情这下变得严重了,脑子里不禁浮现出男人们耳熟能详的那句成语──红杏出墙。

  亲爱的妻子,你真的要对我不忠吗?

  而我也真的没想到,那天来得那么快。

?????? 【完结】

?????? 字节:24938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激情图片 激情小说 伦理电影 快播电影 QVOD经典 快播伦理 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