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送任意内容邮件给: [[email protected]] 即可获取最新域名 - 《永久地址:80s1.com》 【AD】黄金广告位

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送月饼的小女孩
月又圆了。

  蕴蓝色的夜空里月儿突然露出了她那顽皮的笑容,小跑几步,飞奔着投入了明德中学办公楼下池塘微荡的波心里。这哪是中秋之月啊,这不是排演结束后从幕布后飞投进自己怀抱的英子吗?

  英子!汪雨的心儿象被猛楸了下,硬生生的痛。“年年岁岁月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这时的英子该和她那飞黄腾达的丈夫在哪个大酒店觥筹交错了吧,亦或在哪个大歌厅引吭高歌吧。这时的她,会想得到他现在正一个人静悄悄坐在一个乡下中学旧办公室改造的宿舍里独享明月吗?

  夜很静,除了那池塘里偶尔被一个不小心的鲤鱼尾划出了一道波纹外,整个明德中学听不到一点声音。也难怪,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昨天下午就整好行包准备出发了。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中华民族千百年来对家和万事兴的信仰,怎可能因为他汪雨一人的缘故予以更改?其实他也可以回到他的省城的,但他不想再看到他的伤心地,宁愿独自举着当地产的有着浓浓苦涩味的啤酒,一杯杯往肚里倒去。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汪雨把自己房间从天花板到地板上仔仔细细地搜查了一遍,除了白炽灯照的一个长长的影子之外,却怎么也找不出第二个自己。

  中秋佳节,却在房间枯坐,扼杀良宵美景,又何不是一种犯罪?汪雨自嘲地笑了笑,搬着那空了好几瓶的一件啤酒,摇摇晃晃就登上了办公楼上面的楼顶。

  月似圆盛色渐凝,玉盆盛水欲侵棱。

  夜深尽放家人睡,直到天明不炷灯。

  唐人王建诗入画境,但此时此刻与汪雨的心情并不十分融洽。当162班仍至全校的学生和老师都众星拱月似的地仰望着他时,汪雨总会感到一种莫名的烦恼,总想如果哪天能让自己安安静静地呆上一天该多好,没想到这天真的来了却竟是如此寂寞无奈。小云这丫头也终于没抵挡住她那前年考上北大的表哥回家探亲的诱惑,小屁股一扭就屁颠屁颠地赶回家了。

  中秋皓月月如琨,玉镜高悬白夜真;黄鹤楼前赏冷月,琴台湖畔立孤魂。

  高山流水幽思在,仙鹤神龟古迹存;醉了相思无处醒,我跟明月唱知音。

  “哈哈,没想到,还会有人和我一样独自一人晒冷月。”汪雨想起了那首在网上流行一时的赏月诗,心里竟产生了一种幸灾乐祸般的高兴。“醉了相思无处醒,我跟明月唱相思。”唱吧,唱吧,唱它个天翻地覆,唱它个放荡形骸,这样的夜晚该不会有人来教训我要注意影响了吧?这样的夜晚总不会有粉丝般的学生来揣摹他的一举一动了吧?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汪雨尽力削尖声道,缓缓绵绵地想把王菲那带着都市贵妇慵懒声线表现出来。Cheese,王菲;Cheese,嫦娥妹妹;Cheese,英子。三杯酒下肚,汪雨的眼里水汪汪地荡漾着一轮明月,犹如楼下池塘的波心。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王菲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没有伴奏音乐,这回汪雨侧着耳朵听得了清清楚楚,没有伴奏音乐就肯定不会是谁在发磁带。汪雨猛地一回头,别说人连同鬼影都没见到一个,只有那学校用来接远程教学的大碗一样的卫星电视接受器还默默无语地呆在那一动不动。

  该不是做梦吧?汪雨摇了摇他那感到有些沉重的头,一扬脖子又倒下了半瓶酒。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酒精上头的汪雨这时顾不得再拿腔做调装王菲,粗声粗气就接了下去。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事圆。”这绝对不是做梦了,汪雨又转过头去,只是他看到一团小小的黑影紧张地往后缩了一下。

  不是人,莫不是狐仙?聊斋上狐仙专门引诱书生的。汪雨这样一想感得很得意,中秋佳节没有心爱的人陪伴,如果有只美丽的狐仙来陪伴自己,岂不快哉?

  “出来吧,别躲了,我看到你了。”汪雨头也不回,猛地把剩下的半瓶酒又倒进了肚子,心里是又兴奋又紧张地等待着美丽的狐仙或凶残的画皮鬼出现到他身后。

  一阵悉悉嗦嗦缓慢而迟疑的脚步声终于到了他身后。没等他转过身去,一个怯生生的女孩子声音已飘进他的耳轮,“汪老师,我给你送月饼来了。”没有狐仙,只有娇小可爱的魏红霞微微颤抖着站到了他眼前。只见魏红霞脸上就象清晨的玫瑰花,红红的面容下又隐隐透出那底下的白来,而那小巧的鼻子上,密密布满了不知是紧张还是费力的原因沾上的汗珠,越看越象那玫瑰上的露珠。

  她双手捧着一盒印着嫦娥飞天图案的月饼,好象做错了什么似的看着汪雨。

  汪雨醉眼朦胧地看着眼前的学生,想说点什么,但心里一阵翻腾,“哇”地一声,嘴里一股酒水喷泉直冲而出。

  “啊!”那股酒泉不偏不倚全部喷到了魏红霞那脆黄色的裙子上,吓得魏红霞一声惊呼。

  “对,对不起。”汪雨头重脚轻地想站起来帮魏红霞把裙子上的秽物擦掉,谁知刚挨上魏红霞的小腿就“啪”地一声连带魏红霞一起又跌倒在地板上。

  “不要啊,汪老师。”看到已倒在她大腿上面红耳赤的汪雨,魏红霞感到有点害怕,但她又怕汪老师跌在地上爬不起来了,所以又急急想去抱起汪雨的头。

  虽然酒喝大了,但汪雨并没有神智不清,听到魏红霞的惊叫声后他挣扎地想爬起来。他手才撑起一点又重重地摔了下去,这次不巧,因为他的嘴已合缝合实地压到了魏红霞两腿中间的隐密地带。虽然隔着裙子,但醉意中的他还是敏感地捕捉到了魏红霞下身散发出的那种处女的幽香。不行,我要起来,汪雨拚命压抑着内心情欲的冲动,继续挣扎着想爬起来。

  手尽力往前一伸,喘口气,撑起来。这下撑直心不烦了,但支起半个身的汪雨感到手心感觉怪怪的,微低下头一看,两只手心都不偏不倚地压着魏红霞那双还完全发育好的乳房上了。

  这怎么行?汪雨敢忙一松手,这一松手不打紧,他那不高的躯完完全全压到了魏红霞身上,那张还在大口大口吐着酒气的嘴巴牢牢地合到了魏红霞那刚想张口喊“不要啊”的嘴上。

  汪雨那满嘴的酒气熏得魏红霞吸咬紧牙关扭头躲闪,没想到她的躲闪正好和也在费劲想从她嘴上移开嘴唇的汪雨同一个方略进行了,躲来躲去总是嘴唇碰嘴唇。

  少女体香的诱惑和酒精的麻醉逐渐使汪雨失去了为人师表煅练出来的理智,嘴巴不再是躲避而是刻意去寻找魏红霞嘴唇所在了,而胯下那根硬梆梆的阳具早已隔着裤子使劲对着魏红霞那薄薄的裙子下不停散发着迷死男人的处女芳香的幽密处顶来顶去了。

  这突然的变化把急急忙忙从家里拎着月饼赶来的魏红霞吓呆了,目瞪口呆地看着她那平时视若神明的汪老师嘴在她脸上乱啃,手在她胸前乱摸。

  “不要啊!”直到听到“咝”地一声她那衬衣被汪雨的手从中连扣子带衣服一起扯了下来她才回过神来意识到马上要到来的灾难,急急忙忙想用劲把汪雨的头推开。

  这时的汪雨哪还由得娇弱的她,被她的手用劲撑起的头顺式又倒到了刚被扯开衣服的她的胸脯上。

  “不要啊……”这时魏红霞唯一能做的就是哭着捶打着汪雨的后背,而那双连自己洗澡都尽量不去碰撞的乳头竟被汪雨毫不客气的含到了他那酒气熏天的嘴里。

  “哦,妈妈也。”那未经爱抚的乳头被汪雨的舌头绕来转去,还没事用牙齿轻轻地咬上一咬,一种又痒又麻的感觉很快传遍了她全身,魏红霞情不自禁咬牙喊出了妈来。

  汪雨这只乳房舔舔,那只乳房吸吸,好象恨不得在魏红霞那没尚未发育完整的乳房上吸出奶一样。

  “哦哦,哦哦。”这种非常的刺激让魏红霞又害怕又从内心里产生了某种渴望,那两只拚命捶打汪雨的拳头也松开了,变成绕成一个圈,紧紧搂住了汪雨的脖子,眼睛闭着,嘴里只是隔一会松开,一会她那紧咬的牙齿“哦哦”地哼叫几声。

  没多久魏红霞那乳房上象小猪拱食的嘴巴消失了,换而来之的是两根因经常常捏粉笔而显得有点粗糙的手指和一只因握黑板刷而起了老茧的手掌。

  那两只粗实的手指象只钳子一样牢牢地夹住了她一只乳房的乳头,还在象起螺丝钉一样时而左边扭扭右手绞绞,然后又费劲把整个乳头提起再重重的放下。

  另一只手掌也不示弱,掌心以她另一个乳房有乳晕为支点,把乳头按下去后在她乳房上做着360度托马斯旋转似的体操动作,然后又象一个高明的面点师,在制作一只精美的包子一样抓着她那只还显得硬硬的乳房揉过来掐过去。

  “哦哦,哦哦。哦哦”魏红霞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地呻吟着。但那胸脯上传来的又痒又麻的感觉还在心里打着架,脚上已感到非常的凉爽,一股凉嗖嗖的夜风直灌进她裙子里。不知什么时候汪雨竟用嘴巴把她的裙子从小腿处叼到了腰部。

  这时,魏红霞意识到她该做些什么,但男人抚摩得来的快感和挣扎下的脱力状态,最后不过轻推了一下还正在她乳房上忙碌的汪雨的手,她这举动,让大脑充血的汪雨错误地认为她在抚摸他的手背而已。

  哦,好冷。这次再不是裙里有寒风进来了,而是她那一小丛乌黑的阴毛被夜风吹得象飘扬的旗帜一样左摇右晃了。她下意识地把腿夹紧了。她的努力只得到几秒钟的回报,因为她的大腿很快就被汪雨那只从她乳房上解放出来的右手打得更开了,于是她那少女粉红色的肉壁就这样无助地打开在侵略者眼前。

  用不了多少前戏动作,汪雨的手指才按着她那还拚命想夹紧的大阴唇磨擦了几下,然后再勾了勾那鲜嫩的小阴唇上方的黄豆大小的猩红的阴蒂,她那未经人道的阴道里就泛出了一层层蜜汁。

  汪雨用手指沾了点魏红霞的蜜汁放到嘴里舔了舔,那少女独有的咸腥味让他本性大露。屁股往上微微一抬,右手继续在魏红霞阴道壁进行作战前的阵地侦查工作,左手提着裤腰带一松,把长裤连同内裤一起扒到了膝弯处。他用双腿把魏红霞的大腿往外一分,抬起右手比划了一下肉棍和小穴的距离,把腰往下轻轻一沉。

  “哎哟,妈妈也,好痛。”那紧紧合着的阴道口被汪雨这样一顶,就活活塞进了半个龟头,那身体里突然增加了异物产生的疼痛感和恐惧感使得魏红霞又失声喊起妈妈来了。

  这时的汪雨,哪里还懂得什么怜香惜玉,魏红霞越挣扎他就越来劲,屁投再往外一抬,以为脱离危险的魏红霞才喘口气,汪雨那被魏红霞那“云径今始为君开”的阴道壁夹得肿大起来的肉棍,又一次毫不留情地捅了进去。

  “啊……”阴道内那象被刀子割了一刀的痛楚感使得魏红霞再也叫不出第二个完整的字眼了,只有大张着嘴惨叫着啊字。汪雨似乎听到了一声丝绸撕裂的声音,他立即明白魏红霞的处女膜已不复存在了。

  不知是魏红霞的惨叫声惊醒了汪雨还是肚里的酒精已随风而逝,反正汪雨这时放慢了节奏,只见他依旧紧紧顶着魏红霞的小穴,静静地享受着破处带来的阴道壁强烈的收缩感,那原本撑在地上的两手又开始温柔地抚摸起魏红霞那双挺拔的椒乳。

  喘过一口气后魏红霞感觉没那么疼了,看到汪雨不动了就试着挪开腿想让那还插在她小穴里的肉棍离开。效果还真不错,汪雨那插在她小穴里的肉棍竟随着她处女膜破裂的鲜血及阴道壁不断溢出的淫液润滑则逐步移到了洞口。当然她高兴太早了一点,才到洞口汪雨屁股又一沉,肉棍变本加利地深入了。

  咦,奇怪。这次没那么疼了也。魏红霞看到小穴里不再象汪雨第一次插进那样疼得要死要活,就试着挪动了一下身子,这一挪动还真让她挪出味来了,只感到肉穴里一种又酸又麻、又痛又痒的感觉让她想找个什么东西搔一搔才好过。

  手是肯定伸不进的,汪雨那肉棍还真可以办上用场了。于是魏红霞觉得右边痒就往右靠靠,觉得左边麻就左闪闪,靠来闪去越玩越好玩,越玩越快,玩到后面就干干脆脆在汪雨肉棍上绕起圈来。

  魏红霞的小动作没有躲过酒已基本醒完的汪雨的眼,他将计就计,每当魏红霞转一下他就就势往里钻一下,然后就停下来尽情享受魏红霞肉壁婴儿吸奶一样的吮吸美妙感觉。撞来顶去,汪雨那并不怎长的肉棍已全军覆灭在魏红霞小穴那个温柔乡里了。

  在充分享受完攻打敌军司令部的快感后,汪雨悄悄来了个以退为进,三浅九深、三浅一深、九浅三深地魏红霞肉洞里玩起了捉迷藏。

  这时的魏红霞,已彻底感受到了老天爷在她出生那天就给她准备了的性福大礼,生涩地配合着汪雨的动作,提高屁股,拱起腰身。

  地板很硬,跪久了汪雨觉得膝盖生痛生痛的。于是他慢慢地坐起来,来了个坐地成佛,而魏红霞也乖巧地撑起了上身,双手依旧环绕着汪雨的脖子。汪雨一只手搂住魏红霞的腰,另一只手又攀上了魏红霞的圣母峰,屁股象底下坐着一袋米等站他磨碎一样旋转着。

  看到自己赤裸裸地坐在汪老师身上魏红霞感到有些羞涩,只有把那滚烫的脸紧紧贴着汪雨的耳朵,然后才敢轻轻地在汪雨肉棍上坐上坐下地呑吐着肉棍。

  这种磨豆腐一样的姿势,除了让魏红霞磨出了一圈一圏的淫水外,汪雨总感觉有点不着力的感觉。

  汪雨一支身,“噗”地一声,把肉棍从魏红霞肉穴里彻底拔出,还没等怅然若失的魏红霞回过神来,就右手抄着她乳房,左手转着她屁股给她来了个360度大转弯。这下娇小的魏红霞就象一只没有尾巴的小狗爬在汪雨前面了。

  汪雨半蹲起身,用右手握着肉棍,对准魏红霞那因肉棍突然离开还没来得及收缩就象一个贪吃的婴儿小嘴似的肉穴,猛一顶,来了个全根尽没。这时空下的右手没事做了,就顺势掏了把魏红霞肉淫里波浪般一波波涌出的淫液,在魏红霞那紧得象个刚结蕾的菊花状的后庭上一抹,就顺势把食指插了进去。

  前后洞一起的袭击刺激得魏红霞软软地爬了下来。这时的汪雨正在兴头上怎么允许她偷工减料呢,连忙双手在她腰下一抄,肚子象个气胀的蛤蟆,一收一缩地往她肉穴里“噼噼啪啪”撞击起来。

  如果爽就大声叫吧。宁静的明德中学上空回荡着一阵阵荡气回肠的呻吟和狂奔百里后的战马的吼喘声。

  满月飞明镜,归心折大刀。

  转蓬行地远,攀桂仰天高。

  水路疑霜雪,林栖见羽毛。

  此时瞻白兔,直欲数秋毫。

  中秋高挂的满月这时再也不愿躲进云堆里捉迷藏了,它正直勾勾地看着明德中学办公楼顶上那两团不断翻滚着的肉体,“此时瞻白兔,直欲数秋毫”了。

  【完】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激情图片 激情小说 伦理电影 快播电影 QVOD经典 快播伦理 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