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送任意内容邮件给: [[email protected]] 即可获取最新域名 - 《永久地址:80s1.com》 【AD】黄金广告位

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玄幻奇幻]小楼一夜听春雨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昨夜长安城里下起了大雪,还没天亮,从城外看去时,长安城已全部笼罩在白雪皑皑,银光点点中。

  大清早天不亮就急着进城卖菜的农民太多太多,风寒刺骨,我在马车里取下一壶酒仰头喝了几口,辛辣的味道,令人全身为之一热。

  前边的人快让开!马车后边突如其来一声断喝,犹如平地起雷,我随即听到家将颜卿的声音高声回道:「吾乃幽州节度使麾下家将,何人在此放肆?」不得无礼!后边又一人声音响起,那嚣张的声音沉默下来,我掀开车帘跳下马车,寒风阵阵,长安一眼看去白雪皑皑,夜色里投射着亮眼银光。

  颜卿按剑立在我旁边,一脸不瞒道:「少主人,刚才就是这伙人无礼!」我随着他目光看去,只见雪花飞扬中,有一队玄黑铁甲的骑兵,为首之人,一张面容上一脸络腮胡子,目光如炬在黑夜里就像匍匐着的一头猛虎,他抱拳道:

  「在下哥舒翰,看尊驾年纪轻轻,恕冒昧,尊驾朝中官居何职?」我弹去肩上雪花,抱拳回道:「幽州节度使之子,范宁。」哥舒翰蹭一下跳下骏马,铠甲刷刷直响,他手按长剑一脸豪爽笑道:「早就听闻范公子大名,如雷贯耳了,你提出的破虏十策,在下看过,虽是书生,却颇有几分大将风采。」我提步迎上去笑道:「将军名震四方,吐蕃人一听将军大名闻风而逃,将军是天下奇才,也是大唐最有勇有谋的将才,今夜一见,实在是三生有幸了。」哥舒翰从腰上取下一壶酒,拔掉塞子猛灌一口道:「哪里,哪里,军人守卫边疆,为国征战都是职责所在,不需值得夸奖,这是上等烈酒,喝上一口别说大雪了,躺在冰窖子里都不会冷。」说着干净利落抛给我,我伸手接过,对着酒壶一闻,忍不住赞叹道:「果是好酒,轻喝一口忍不住辣了喉咙,脸色也红了几分。」哥舒翰哈哈大笑道:「兄弟你喝不惯这等烈酒,你看,这天寒地冻的,何不烧上一堆火来取暖,可惜没有了女子弹琵琶助兴,实在令人沮丧!」我和他盘腿坐在大道边,叫人取来干柴,就地升起大火来,火一起,就叫人过来一起取暖,气氛无比热闹,哥舒翰一边灌着烈酒,脸上豪爽之气迸发道:

  「我在边关,长年累月的打仗,平生最爱两件事,一是大丈夫应提三尺剑,为国征战沙场,马革裹尸方为平生美事,二就是要喝世上最烈的酒,骑最俊的马,不知兄弟你有什么爱好?」我看了看他脸,那么一张充满生气的脸,想了想轻笑道:「我这人没有那么多志向,平生所爱,仅有最美的女人而已。」哥舒翰哈哈大笑道:「够爽快,下次兄弟我给你弄个吐蕃美人给你玩玩,哈,那可是异族风情啊,哈」我敞开衣襟面对烈火好酒道:「那小弟就却之不恭了。」十几个人围绕着熊熊大火,在大雪里,在夜色中,敞怀笑谈,哥舒翰尽兴处,忍不住高声叹道:「惜无美人弹琵琶,不然,此情此景可就足以令人一生无憾了。」我也忍不住跟着叹道:「哥兄说的是,若有美人弹琵琶一首,实在开心。」刚说完这话,寒风就吹来一股沁人心脾的女子幽香,我对这味道再也熟悉不过了,回头一看,只见大雪茫茫中,一名怀抱琵琶的女子,穿着一身水绿衣裙,缓缓走了过来。

  她还没走近,众人只觉得身边一阵香风掠过,许多人回头看去,一名长裙美女步态优雅的走来前,见她水绿长裙飘飘,肩边乌发柔顺光亮,俏脸容貌娇美,眼眸之中颇多流露出几分温柔,整个人水灵灵的,气质中颇有一些柔弱少女特有的我见犹怜,肌肤若雪的白皙,脚步轻移来到我旁边,轻收优雅纱袖坐下,轻抬起俏脸看向火堆,火光映的她眼里水盈盈的,肌肤如雪美丽,轻启红唇柔声道:

  「小女朱蝶,愿弹上一曲。」

  她怀抱琵琶,半张俏脸都被琵琶遮住,哥舒翰笑道:「好一个琵琶美人,请小姐为我众人弹上一曲,借以助兴。」朱蝶点头应了声:「是」

  芊芊玉指轻搭上弦,轻弹琵琶起来,风雪交加,天寒地东,琵琶声时而温柔如泉水,时而似情人之间互诉衷肠,一时间缠绵悱恻,时而金戈铁马,战场厮杀,风不止,吹的她丝丝秀发拂在我脸上,带来温热幽香,我仔细看着她的脸,瞧着她认真弹曲的样子,一双明眸善睐,真似温柔春水。

  一曲弹罢,众人犹似还未从中醒来,纷纷沉浸在动人之中,我拍手喝道:

  「好!」

  众人这才如梦方醒,纷纷叫好,哥舒翰放下酒壶笑道:「不知小姐从何而来?」朱蝶神情有些恍惚,红唇轻启道:「安禄山起兵作乱,小女一路随家人逃难至此,可惜如今就剩下小女一人了。」我猜不出来她哭了几次,以至于让眼前的她,再说起此事时,眼睛湿润,泪珠打转却掉不下来,这才叫身如心死吧。

  哥舒翰一听到安禄山,就忍不住发怒道:「安禄山这逆贼,身受朝廷皇恩,不思回报,反而起兵作乱,实在令人可恨,我这次就是受朝廷所召,领兵迎战判军。」我不由得出口道:「判军一路势如破竹,望哥兄万不可大意。」哥舒翰闻言哈哈笑道:「人生得一知己,不胜快哉!足以相慰平生了,大丈夫战场上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尽力便好!」哥舒翰说着说着目光落到朱蝶俏脸道:「范兄不是自认风流才子吗,眼下朱小姐这等美人,你怎不取?」朱蝶听闻此话,顿时俏脸就红了,蹙眉道:「小女身份卑微,不敢……妄想……」哥舒翰拿起酒哎了声道:「胡说!什么身份卑微不卑微的,从现在你,你就是我哥舒翰的妹妹,哈哈,说来我也是朝廷大将军,谁敢说你半个不是,先问我答不答应!」朱蝶畏畏诺诺,犹豫不决,她实在是我见犹怜,我忍不住捉住她玉手把她带入怀里笑道:「大哥如此盛情,小弟怎敢拒绝?」朱蝶刚被我抱入怀里时,如同惊慌失措的小鸟,娇躯颤抖,我紧紧抱住她,用自己体温去温暖她,用自己的身体为她档去风雪,渐渐的,她不再害怕,不再颤抖,芊芊玉手摸索着抱住了我腰,俏脸埋在我怀里,我脸颊贴着她头顶乌黑秀发,陶醉不已闻着她秀发香气。

  哥舒翰心情大好笑道:「哈哈,这晚实在是太开心了,我说,男人就别矫情,这么好的晚上,就由哥哥我做主,把妹妹许配给你,在此成亲拜堂,你不会看不上我这个朝廷大将军的妹妹吧?」我抱紧朱蝶,抬头笑道:「那敢?我就在这里发誓,此生绝不辜负朱蝶,有违此誓,叫我范宁天诛地灭,不得好死!」哥舒翰一拍大腿,豪爽笑道:「那还废话什么,快给我跪下成亲,就由天地作证,我妹妹朱蝶嫁与范宁为妻!」我轻轻松开朱瑶娇躯,拉住她玉手一起跪在地上,面向哥舒翰道:「天地作证,我幽州范宁娶朱蝶小姐为妻,夫妻二人,伉俪情深,绝不辜负朱蝶。」风雪吹的朱蝶秀发乱舞,夜色大火共一色,美人娇羞与我跪倒在地,这一刻她不再柔弱,坚强面对命运,声音轻颤道:「小女朱蝶今夜愿嫁范宁为妻,这一生陪伴夫君,不离不弃。」哥舒翰大笑不止道:「好好好,想不到我哥舒翰孤苦伶仃一人,征战沙场半辈子,今夜不止多了个好兄弟,还有了个好妹妹,我说,兄弟堂也拜了,还不快去洞房?再不去,休怪哥哥发火!」我拉着她玉手一同起来,笑道:「那小弟就先告辞一步了。」说着一把抱起朱蝶娇躯,朱蝶嘤咛一声,娇羞不可语,修长娇躯在我怀里轻颤不止,裙子如花朵绽放一样,露出一对儿秀美双足。

  我抱着新婚妻子朱蝶,把她抱到自己马车上,外边风雪交加,马车里却温暖。

  黑暗中,我摸索着解她衣带绣裙,朱蝶呜呜轻吟,玉手轻轻推拒着我,我低下头热吻她脖颈俏脸,迷人香气四溢,朱蝶双腿挣扎,磨蹭着我身子,我张嘴吸吮着她脖颈雪白肌肤,肌肤入嘴滑腻似凝脂,朱蝶啊的轻叫一声,小嘴里如诉如泣道:「不要……」我温柔笑道:「娘子,我们现在是夫妻了。」

  朱蝶玉手抱着自己酥胸,不让我触摸,轻薄,娇躯颤抖道:「我……我不是处女,郎君你会嫌弃我吗?」眼下乱世,她一个弱女子无依无靠的,我怎能要求她必须是完璧之身?温柔吻她脸颊,也把自己想法全都说给她听。

  朱蝶也告诉了我的身世,她本是名门小姐,奈何天下大乱,不得已逃难遭遇山贼流寇,全家人都被杀尽,就她一个因为姿色留了下来,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泪珠直掉,惹得俏脸湿润尽是泪痕:「一年前那些畜生,说我年轻貌美,就留我一个活下来,十几个野兽一个个轮流糟蹋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活着,还是死了,只知道不停的哭,后来天黑了,我被一个农妇救了,她直说造孽,骂土匪畜生,我一摸自己双腿,全都是血,想起自己守了多少年的贞洁被群畜生糟蹋了,这等侮辱,女子如何受得?我当场就想起了死,是她苦苦救我,郎君,你若嫌弃我,我……这也是我的命……」她说话的时候,哭的衣襟湿透,我痛心她遭遇,更痛恨那些糟蹋了朱蝶的畜生,也就更加对她怜惜,为她擦去眼泪道:「苍天把你赐给我做妻子,就是对我范宁最大的恩赐了,娘子,我们一定会走出这个阴影的,你愿意相信夫君吗?」朱蝶紧抱胸怀的玉手,终于颤抖的松开了,她摸索着抚摸我脸颊,颤抖道:

  「范郎,要我吧,朱蝶是你的女人……」

  我再不迟疑,两手撕扯着她衣裙,张嘴吻着她诱人红唇,大口亲吻吸吮,朱蝶小嘴吐气如兰,呜呜轻吟,我趁机把舌头伸进她小嘴里,朱蝶愣的不知所措,被我舌头闯进嘴里,弄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热情教导,舌头再她小嘴里追逐挑逗她诱人香舌,渐渐的,她香舌终于和我舌头缠绵悱恻,互相纠缠,我含着他柔软红唇,只觉得满嘴如兰香气,舌头缠着她香舌又舔又缠,就在这时,我已脱掉她衣裙,胸前露出一对被紫色抹胸包裹住的两团饱满,一股温热乳香扑面而来,我颤抖不已,几乎颤抖的用手扒开她抹胸,两团雪白的饱满酥胸顿时裸露出来,我口干舌燥,迫不及待的就把脸埋进两团雪乳里,大口舔吻着乳房雪白肌肤,嘴里含住一颗娇挺乳头贪婪吸吮,欲仙欲死……朱蝶美腿颤抖,紧紧盘着我腰,她无助的用手抚摸我头顶乌发,温柔唤我「夫君……夫君」我的阳物早已饥渴难耐,在她腿心探索着她美腿玉穴的湿润,一点一点插入进去,她嫩穴紧窄无比,犹如玉女仙道,紧紧包裹着我粗长阳物,风雪交加的晚上,她最私密的嫩穴,吞噬着我阳物,滚烫嗯温度令我欲仙欲死,火热的温度从肉体结合处,传遍搜肉体全身,温暖着我身体。

  朱蝶呜呜娇泣,她毕竟洁身自爱,这是人生里第二次和男人肉体缠绵,我挺腰微微抽耸,只觉她嫩穴里寸步难行,反而舒服的不得了,忍不住呲牙咧嘴的挺着反复抽插她嫩穴,随着时间推移,她嫩穴早已湿润泛滥,我不再温柔,开始大刀阔斧的以阳物猛插嫩穴,朱蝶胸前两团酥胸随着我猛攻狂干,乳房如波乱摇。

  两人紧紧拥抱,我一根阳物暴涨在她嫩穴狂风暴雨猛烈抽送,朱蝶紧咬红唇,努力压制着自己的呻吟。

  干到兴起,淫声浪语胡乱说出来,女孩儿为之沉沦,小嘴里呻吟不停,任我侵略索有。

  我和她便在大雪里,冷风包围中,洞了房。

  天色大亮城门大开,进城的人冒着大雪纷纷闯进城里,安禄山,史思明勾结判乱,震惊大唐天下,皇帝急令各军迎战,哥舒翰也受命入长安,接受皇帝任命。

  而马车里现在,满是春意盎然,经不住我苦苦纠缠的朱蝶。此刻正跪在我两腿中间,用她那诱人红唇含着我怒涨阳物,她刚开始吃的生疏,很是抗拒,但吃了一会儿就无师自通起来,小嘴含紧阳物又吃又舔,我舒服不已,抚摸着她头顶秀发,温柔喊她名字。

  朱蝶美眸害羞,芊芊玉手捉住阳物,小嘴含着棒首咕唧咕唧大口吞吃,我忍耐良久忍不住时,急忙抱紧她头发口不择言道「娘子,娘子,我来了」阳物在她小嘴里暴涨,在她嘴里胡乱射出大股滚烫浓精,朱蝶呜呜摇头,我阳物射完,才温柔体贴把她抱进怀里,朱蝶想吐出来,又没吐出来,美眸羞涩咽了下去。

  两个新婚夫妻拥抱再一起,无比缠绵,长安城历史悠久,更是京师所在,单论城里繁华雄伟,朱蝶依偎在我怀里,柔声单:「范郎,人家好累……」我心情大好,抚摸着她秀发道:「就在夫君怀里睡。」她小鸟依人就沉沉睡去,如今大唐远不是从前的大唐,奸臣得道,各方节度使拥兵自重,又有安禄山,史思明起兵作乱,父亲年纪老迈,无法进京面圣,只得由我入京。

  远方的战火还没有影响到眼前的繁华,城内一派处处繁华,歌舞升平的景色。

  杨家一族权倾朝野,安禄山就以讨伐杨家为名,起兵作乱,我进京第一个要见的人不是皇上,而是杨家的人!

  马车行驶在城内大道上,最终停在杨府门前,杨国忠因杨贵妃的关系,而权倾朝野,一时无二,官吏争相归附者多有,就连幽州也属杨国忠一派,刚到门口通报了姓名,就有家奴领着进府。

  一入杨国忠府邸,只见府内金玉装饰,亭台楼阁数不数胜,各色美人结队而行,甲兵守卫森严,堪比皇宫,杨家之势,竟然至此!

  杨国忠本人魁梧结实,仪表堂堂,为人老谋深算,相谈甚欢时,少不了要进礼献宝,我取出随身所带的金盒,在杨国忠面前打开,笑容道:「家父深受大人恩泽护佑,特敬献东海夜明珠一颗。」杨国忠见宝大喜,笑说道:「贤侄客气,我与你父亲同朝为官,互相提携乃是理所应当之事,贤侄若不嫌弃长安粗俗,大可四处尽心游玩一番,好酒美人自是不在话下,晚上留我这里住吧」我再三感谢才退出房间,由下人安排去住宿,住的地方环境特别优美,把朱蝶也一道接了过来,朱蝶姿色美丽,陪在身边无尽缠绵,又是新婚,如胶似漆一般,也就在今天听到了哥舒翰受命,领大军二十万去往潼关。

  他出征的时候,我没去送行,天色到了晚上,我正在欣赏窗户外边飘飘扬扬的雪花,房间里暖烘烘的,朱蝶有些累,就先睡下了,我思绪万千,想起哥舒翰出征时,大军从长安一路开拔,唐皇亲自饯行又是一副什么样的场景?

  窗户外边大雪纷纷,无心睡眠下,便走出房间四处走走,一路走过小桥流水,走过大雪纷纷,衣服上落满雪花,停步在一座小楼下,这座小楼偏僻无比,四周幽寂,我立在楼下,听到楼上有女子弹琴的声音,静静听完一曲,登上小楼。

  弹琴的人是名美貌女子,正是如花得年纪,很年轻,出落的也很好,身材修长亭亭玉立,胸前酥胸饱满,鬓发如云高挽,一张俏脸看不出年纪,但似乎看去很年轻,娇躯身着鹅黄长裙,隐在纱帐后边,只淡淡看我一眼,就又背对着我。

  她就立在窗户那里,看着外边纷纷扬扬的雪花,气氛沉默而怪异,我也说不出什么话来,直到她转过娇躯,声音幽幽道:「为什么不走?」我向她走去,脸上笑的温暖:「有琴声,有美人,有大雪,有你,为什么要走?」她忍不住嗔道:「好个伶牙俐齿的轻薄公子,你可知我是谁?」我掀开纱帐,步步走近她,充满霸道一把抱住她娇躯,两手扣紧她腰,眼睛逼视着她俏脸道:「勿需知道,夫人和我只记得今夜就好。」她没有挣扎,也没有迎合,美眸神情复杂道:「我是裴柔,杨国忠的原配妻子,你还敢要吗?」杨国忠勾搭琥国夫人冷落自己妻子,尽人皆知,我心里当然明白,一字一字道:「就要你!」她的冷如同冰雪瞬间融化,娇躯如火一样主动在我怀里扭动挣扎,她就像饿狼一样吻我的脸,吻我的脖子,衣服一件一件掉在地上,终于在床上纠缠在一起,激情过后,裴柔穿上衣服,不停地哭,赶我离开,我离开了,而且再也没有回来。

  我和朱蝶走在回幽州的路上,也听闻哥舒翰坚守潼关不出的事,形势一片大好,各地捷报频传,就像天气的变暖一样,一切都好了起来,在幽州的岁月,我和朱蝶整天形影不离,夫妻情深,长安之行不过半年后,杨国忠进献谗言,唐皇李隆基冲昏了头脑,声词严厉喝令哥舒翰出关。

  哥舒翰明知不可出关,又不得不出关,二十万大军出关不久,中叛军埋伏滚石落雷如雨,纵火焚烧,敌我不明二十万唐军胡乱放箭,射了一天,才知道一个人没有射到,判军前后夹击,唐军兵败如山倒,嚎哭声惊天动地,仅被黄河淹死的唐军就有几万人,几百艘运粮船被败兵挤压,沉入河底。

  这一战,唐军二十万人逃回潼关的只有数千人,哥舒翰本人也被唐军投降将领绑到马上,投降安禄山。

  潼关失守后,长安无险可守,唐皇李隆基仓惶逃走,逃至马嵬坡时,六军将士又苦走累,按军不发,杀杨国忠,逼死杨贵妃。

  后来我知道,裴柔让人用剑把自己在竹林里刺死,自杀了,想起哪夜小楼下得琴声,大雪纷纷,雪花落满衣裳的场景,我又无数次梦到裴柔,她对我笑,依稀还是曾经那晚的样子,如今她死的那片竹林,早已野草丛生,芳魂逝去,魂牵梦绕的只是现在还活着的人。

  一年后,朱蝶生了个儿子,我们两个开心了好一阵子,安禄山被杀了,哥舒翰也被杀了,大唐依旧是那个大唐,只是已然不在繁华,一派繁华落尽,长安依是那个长安,只是故人已去,颜色已改了。

  朱蝶现在抱着怀里的儿子在玩耍,儿子在地上爬来爬去,我看着此情此景,于是动笔写下一首诗。

  一来亭测暖玉萧,二来温室俏颜娇。

  执笔轻画妆台女,容姿艳美当无双。

  眉目含情笑如花,肌肤细腻脂嫩白。

  皓臂柔媚几春色,膝下小香熏兽,描鲤鱼。

  忽而感叹人情短,繁华过后是残年。

  字节数:13498

  【完】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激情图片 激情小说 伦理电影 快播电影 QVOD经典 快播伦理 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