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送任意内容邮件给: [[email protected]] 即可获取最新域名 - 《永久地址:80s1.com》 【澳门葡京★716.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悦乐学园(完)
第九章 暗转

我感到意外地看着松乃。
但现在她什麽也不愿多说。
好吧,就等到明天。
我帮她整理一下衣服。
「松乃,我射在里面,没关系吗?」
她想了想,点点头说:「大概没关系吧」
「如果有的话,就等着做我的小妈妈罗┅」
松乃看起来像又哭出来了。
「怎麽了,不愿意吗?」
「不是,是真的会有那天吗?」
我帮她擦乾眼泪。
「傻孩子,当然罗,而巨可能很快就会来到。」
松乃是抱住我,大哭起来。
是好运难在,当天晚上我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我竟然让潜入我房间的人,把由美给我的检验报告抢走。
虽然不能完全怪我┅(谁能想到我一进门,就破人从后面打昏。)
当我清醒过来,身上的文件已经不知去向。
钱包、金融卡倒还是好好地在口袋里。
显然对方是针对这份文件而来。
可是会是谁呢?我一点印象也没有,连是男是女也无法判断。
不管这麽多了,会来抢这种东西的人一定听命于淑子。
我下意识地走到理事长室。
里面没人,当然我的文件也没摆在桌上。
就在我懊恼不已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其中还有像是学生鞋的声音。
情急之下我好钻到沙发椅下躲着。

我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门被打开了。
「其他的就交给你了。」
「可是妈妈,到底要瞒到什麽时候?」
是淑子母女的声音。
她们像在谈着什麽隐密的事。
「没办法,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
「我们一定不能放弃,事情要像现在一样维持下去。」
我真是越听越胡涂。
小百合好像在害怕什麽,淑子则是一直在安慰她。
我竖起耳朵,想多听一点。
突然房间里变得很安静,听到脱衣服的声音。
我伸出头,看见淑子和小百合的脚。
当我再往上看的时候┅
这┅
我用力眨眨眼睛,来确定自己不是在梦游。
沙发上的淑子和小百合正抱在一起拥吻着。
小百合微开的双唇间,淑子的舌头搅着黏稠的唾液。
我感到自己的心越跳越快。
我屏住嘌吸,深怕自己剧烈的脉博声会被她们发现。
淑子解开小百合的衬衣,她的双手爱怜地抚过小百合瓷瓶般的美妙身躯。
「你也慢慢长大了。」
淑子的指尖摘下小百合的花蕾。
「妈妈┅」
小百合的身躯妖地扭动起来。
「小百合,妈妈绝对要保护你这里。」
透过底裤,淑子用手轻轻抚着小百合的水晶球。
然后她把小百合双臀处的底裤脱下来。
她的舌尖就在那一小圈的凹洞上挖掘起来。
「妈妈、我好┅」
淑子赤裸的下体正对着我,她的深沟里闪着一片淫咪的光泽。
「小百合,你要记住,男人是很肮脏下流的,绝对不要让那些猪碰你这麽美丽的身体。」
「可是┅」
小百合的眼睛放出渴求的光芒。
「可是我看到阳子和佐久间老师在一起,好像很快乐的样子。」
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我心里不禁震了一下。
「不行,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你让他们上过一次,就一辈子要被压在他们身子底下。」
「可是阳子┅」
「没什麽好羡慕的,你的这里比跟男人玩要快乐多了。」
淑子舔吻的舌尖更激烈地抖动起来。
「啊啊┅」
这麽说,小百合还是处女了。
禁震了一下。
这个发现还真是令我吃惊。
实在是看不出来,这也是基于椒子歪曲的观念吧?
淑子真的怪怪的。
「现在让我来弄妈妈。」
现在换成小百合躺在淑子的身下。
淑子的私处长着浓密的短毛,像一层黑色的青苔附在她深红色的肉壁上。
肉壁间的小口,是捕食昆虫的肉袋,散发着致命的芬芳气味。
小百合用舌尖勾起透明黏腻的蜜水。
淑子紧皱着眉头,像不得不忍受这销魂的快感。
「妈妈,好不好?」
「真可悲,我的那里还是有感觉┅」
小百合像也感染到这种无奈的气氛。
「为什麽女人要有这麽丑陋的东西?」
「妈妈,别这麽说,小百合也是从那里出来的。」
淑子母女间的温存,就一直笼罩在这种淡淡的哀愁中。
我不禁怀疑,难道淑子也被什麽人支配着。

翌日。
睡了个饱觉的我,又对一切充满希望。
尽管文件被抢走,学园里使用药品的事再也无法隐瞒了。
比较伤脑筋的是对方已经知道我的身份。
我一定得在被杀灭口前,把整件事查个水落石出。
好在一天课上下来并无异状。
我等不及地跑到和松乃约定的地方。
十五分钟、叁十分钟、一小时后┅她还是没有出现。
我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她该不会出什麽事了吧?
我匆匆忙忙跑回办公室,但是松乃的导师早就离开了。
再也顾不得什麽狗屁规定,我直接上宿舍四楼,松乃的房间里面没人。
礼拜堂、屋顶、校门口┅
我发狂地到处找她,松乃的身影却像一阵烟,不知道飘向何方。
最后,我跑到理事长室里。
小百合正靠在桌上读着什麽。
「有什麽事吗┅」
我根本不理她,就把角落的门打开,里面也没人在。
会不会躲在沙发椅下?
我弯下腰看,也没有。
松乃,你到底去哪儿了?
我急急忙忙就要离开理事长室。
「你给我站住,你这样未免太无礼了。」
我装作没听到。
小百合一下子冲到门口,挡住我的去路。
「你当这里是什麽地方,就任你大老爷这样自由进出哦?」
我去抓她张开的手。
「请你别挡路,我还有急事要办。」
「是吗?别得二五八的,你以为我没看过你那根吗?」
我气得脸都发青了,这是什麽跟什麽吗
「疯婆娘,闪一边去。」
「是那骚猫在唤你,让你这麽等不及的,告诉我,是不是静香那贱人┅」
我毫不思索地冲口而出。
「告诉你,我在找松乃,这样可以了吧?」
小百合的脸痛苦地扭曲着。
「你找她,你找她要┅」
「这干你屁事」
「你们那时候在屋顶上,你们不是做过了吧?」
小百合的表情一变而为凄厉。
「你是我的玩具,怎麽可以又跟松乃,不、不可原谅┅」
「哦、嫉妒了吗?」
看到她气成那样,我更乐了。
「对喜欢的男人说话,要温柔一点。」
「你别得意了,你知道松乃是怎样的货色吗?她可是从小就在叔叔的『滋润』下长大的。」
我一时不懂她在说什麽,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那又怎样,被别人以暴力胁迫,并不会改变一个人的价值┅」
「哦、那你大概还不知道,她是她母亲跟陌生男人生下来的小野种吧?」
小百合得意洋洋地笑了。
现在我才了解,为什麽松乃总是活在莫名的阴影中。
真傻、真傻啊
我用力挥了小百合一记耳光。
小百合瞪大眼晴,不可置信地看着我,一边住后退。
「你打我?你居然打我?」
「我就是要打你,你不爽,就跟妈妈告状去啊看谁怕谁┅」
我把她抓着,就在她的屁股上重重地打了起来。
「好痛」
我更加了把劲。
「你这个小妖妇,从小就娇生惯养,现在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永远不会懂得尊重别人。」
「啪」
「不要、好痛」
小百合终于哭了出来。
她赖在地上,不肯站起来。
呆滞的眼神┅不知道在想什麽。
没时间理她了。
松乃会不会找不到我,又跑到屋顶上去了。
我抱着最后的希望,打开屋顶的铁门。
但是站在那里的,不是长发飘逸的松乃,而是那个像小男生的波霸早由利。

早由利看到是我,眼里就充满了敌意。
「你果然来了。」
我顾不得她会对我怎麽想了。
「你有没有看到松乃?」
早由利透过镜片射过来的眼神就像一把利刃。
「别装了,不就是你,把松乃藏起来了。」
我?把松乃藏起来?
「自从你来学园后,松乃学姐就变得怪怪的,都是你,都是你把我的松乃学姐抢去,还我、把松乃学姐还我┅」
「你在说什麽啊?我干麽要把她藏起来。」
「就是你,今天午休的时候,松乃学姐叫我以后不要再去找她了,她说她已经找到心目中的理想对象,就要离开这里,到很远的地方。我听学姐班上的人说,她昨天一个下午都没去上课,你是不是对她做了什麽?你这色魔┅」
什麽?松乃昨天一个下午都没去上课,她跑到什麽地方去了?
「我就算准了你会来这里重温旧梦,怎样,你们昨天就是在这里做的吧?可怜的松乃学姐,被压在大色魔的身下哭喊着┅」
嫉妒真是刺激人想像力的最好方式。
早由利慢慢靠近,她的右手藏在身后。
「老师」
我感到手臂上像被闪电划过一道,火辣辣地烧了起来。
「我一开始就知道不会有好结果,与其这样不如┅」
早由利举起一把短刀,向我一步步迫近。
「早由利,你先冷静下来,松乃已经失踪了,连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你别以为这样就唬得了我。」
早由利跑着向我冲来。
我摆好Pose,住旁边一闪。
原以为会一切顺利,没想到却被早由利的脚绊倒,摔了个大跟头。
早由利用刀抵在我的脖子上。
「老师,你这样子可真帅」
她难得笑了笑。
「脱掉┅」
她用脚踢我的裤档。
「我倒要看看征服松乃学姐的,是怎样的硬汉」
这、这倒不失为反击的好机会。
她反正一定没看过男人的宝,就让我的小乌龟出来吓吓她。
她的反应真是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
「嗯、这样的东西,就让松乃学姐满足了吗?她要抛弃我,就是为了这个肮脏的东西吗?」
她紧紧握住我软绵绵的根体。
「老师,用这个来干我吧我要知道这究竟有什麽好的┅」
我瞪大了眼睛。
「什麽,早由利,别开玩笑了。」
早由利解开胸前的扣子。
「不上我,就用这个刺死你。」
早由利把蜜桃大的深棕色乳头硬塞到我嘴里。
我勉强舔了几下。
「老师,你的技术有够烂,一点感觉也没有。」
我开始有点生气,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竟敢对我嫌东嫌西。
把她用力推倒后,手就毫不留情地伸到裙下。
「那麽想被干是不是?那我就干、干死你,到时候可不要后悔」
我一口气剥下她的底裤,就把头埋了进去。
早由利的身下有着处女咸涩的滋味。
我咬着那粒葡萄乾舔吻起来。
「停、停下来,你在做什麽?」
她乱扭腰,一面又尝试用腿挟住我的头。
「贱婊子」
我站直身子,大力扒开她的双腿。
身下的宝刀就这样长驱直入了。
「好痛啊」
早由利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我抓住拼命挣扎要跑的早由利,宝刀插得更深了。
我的男根感受到一种痛极的乾裂感。
「不要」
早由利也在那里痛得乱叫。
我把手指放在她的乾梅上揉搓,壶底的蜜汁一点点渗了出来,可以感到春梅熟透饱满的果肉。
「好热、老师」
我开始抽送起来。
「老师、好好,再用力,要抓狂了我认输了┅」
第十章 波峰

对现在的我而言,整个学园就像是一座巨大的迷宫。
没有松乃的身影在这里,我再也分不清方向了。
刚才问早由利,也没问出什麽。
她是说:「嗯,如果她要离开,一定得到静香老师那里拿证明,其他就不知道了。」
在我走之前,她还依依不舍地望着我。
真辛苦,终于又降服一母狮子了。
就到保健室去试试运气吧
我真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
那个全身赤裸,被皮带紧紧捆在床上的,不就是每次找我碴的坏女孩。
她为什麽会在这里┅??
一旁的静香正拿着粗大的针筒。
「来吧让你尝尝好的,难得我们大小姐肯赏光到这里来。」
「你、你要做什麽?快帮我把这些皮带解开。」
「哈哈哈┅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因为搞不清楚她们到底是什麽关系,我是在外面偷看。
就这样随便跑进去,搞不好会给她们联手整死。
静香高举起针筒,喷出一点。
「来我的小乖乖」
说着,就把针头插进她的后径。
「不,不要┅」
坏女孩尖声叫了起来,静香像是很喜欢听她的叫声。
「很厉害,进去罗灌进去了」
静香用力把针筒压下去。
「好冰要射出来了┅」
针筒里的液体越来越少。
这简直就像是一幅超现实的鬼魅画面。
我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坏女孩在床上,扭动如濒死的野兽。
「不要,快把它拨出来┅」
她的额头冒出大粒汗珠,静香看来怡然自得,像在欣赏悦目的艺术品。
「别乱动哦再乱动可是会受伤的。」
透明的针筒很快就空了。
静香又拿出一根灌肠剂。
「瞧瞧我们的小女生,真是不得了,这麽快就吃下一根了。」
「好难过你再不帮我拿出来┅」
「哦哦┅口气还很大,就再来一根吧」
这句话果然有效,坏女孩再也不敢多吭一声。
「怎样?如果你求我的话,我就考虑考虑。」
「求你、求求你┅」
「大声点」
看着平日嚣张跋扈的太妹被压得死死的,我心中也不免有一丝丝快感。
「求求你」
「既然你这麽苦苦哀求,我就┅」
静香又抽出一根药剂。
「你、你骗人┅」
「哪有?是你自己没搞清楚我考虑什麽吧?」
静香往坏女孩身下插入灌肠剂后,就猛地压下针筒。
坏女孩痛苦地挣扎。
「不要好冰肠子要被撑破了。」
静香淫淫地笑着,像在享受眼前无尽的美色。
「灌死你┅」
坏女孩的脸扭曲成一团,大粒的汗珠滑落下她苍白的脸颊。
静香这麽做真的有些太过份了
「肚子好痛,要胀开了┅」
坏女孩呻吟起来,她绷紧的脸说明她正用怎样的自制力,来控制身下随时会爆发的洪流。
「快放我下来,我要去厕所,快点」
「真是太可爱了,小屁眼肿得像核桃一样。」
说着,还用手去刺了一下。
「啊不行了┅」
刹时间,保健室响起噗噗如溶岩煮沸的巨响,同时伴随一股扑鼻的恶臭。
我低下头、捏住鼻子,不忍心去看正在上演的一幕。
就算是再讨厌的人也┅
「总算清乾净了,现在我们来点好的。」
静香从床下拿出一根粗粗壮壮的金属棒。
咦?这种长约叁十公分、闪着冷冷银光的棒子,是怎样的医疗器具?怎麽两边还有皮套┅
见静香系好反套,这、这竟是┅
「宝贝,我来了」
说着,就把棒子对准坏女孩的后庭。
「啊啊┅」
我彷佛可以感到那种从身体下面冷上来的感觉。
「好难受,要死了。」
坏女孩的身上流满了汗,但一双唇却乌紫得像是冷冻库里的死。
「啊、啊┅呜┅」
她很快昏死过去。
「真是无聊」
静香好一脸无奈地抽出棒子。
随着她的动作,我的肛门口也紧紧抽搐起来。
然后她从药柜里拿出另一罐药瓶。
「好用这个让你醒醒了」
听静香这麽一说,坏女孩马上清醒过来。
「你就是用这种药来控制女孩子吧?」
静香显得很惊讶。
「我都知道你们雨宫学园里在搞什麽鬼」

这个坏女孩好像很不简单。
我觉得头昏脑胀,难道她也是来做调查的?
「你有没有搞错呀?这种药不知道救了多少女孩子,她们以前因为不当的道德羞耻感,让她们不敢放开怀享乐┅在我的药的帮助下,她们才终于领略到作为女人真正的快乐。」
「你疯了,你根本不知道真正的快乐不仅来自于肉体┅」
「哈哈哈┅那你说还有什麽?精神、爱、灵魂┅那些屁话你少跟我说吧既然你不信,我就让你尝尝┅」
针筒已经装满了透明的液体。
「不要、不要」
坏女孩拼命扭动身躯,想从床上挣脱。
「没用的,小姑娘,这样你会弄伤自己罢了」
静香拿着针筒一步步逼近。
坏女孩的眼睛睁得老大,就像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事实般。
现在该是我英雄救美的时候了
「等等,静香,Game over,乖乖把针筒给我。」
「你?让你也一块升天去吧」
静香高举着针筒向我扑来。
「你在做什麽?」
银灰色的细针眼看就要钻入我的身体。
再也不能跟她客气了。
我用力撞开她的手。
一次、两次┅
都让我成功地躲过。
没想到她趁我脚下没注意,就趁机一伸,让我摔个四脚朝天。
压在我身上的静香,毫不留情地拿着针筒向我刺来。
「空手擒拿」
以我的臂力应付静香这样的女人,还绰绰有馀。
「放开我」
静香几乎是哭喊出来。
现在可管不了这个,千万不能上她眼泪攻势的当。
我用力推开她。
静香柔软的身体碰到床、跌坐下来。
我自己也因为用力过猛,而狠狠地摔了一跤。
「去死吧」
静香的针尖又刺了过来。
我紧紧扭住她的手,她则用力往下刺。
在一瞬间,还搞不清楚发生了什麽事,见静香的大乳上就直条条地站着那把利剑。
静香自己也吃惊得不得了。
「笨蛋,快把手放开。」
我的手指正按在针筒的压把上。
静香非但不放手,反而拼命用力去压我的手、想抓紧针筒。
「啊注射进来了,药┅」
「你就快松手啊」
针筒里的液体降到剩下一半的高度。
「好热我的妹妹谁来舔我┅」
静香不知哪来的蛮力,一把推开我,就发疯似地扯破自己的衣服,跪在地上,像狗一样到处乱舔。
她身下的蜜水破堤而出,黏稠的乳白色果冻一团团滩在地上。
她贪婪地拿着刚才的金属棒舔吻,然后就要把它插进秘洞。
「啊好冰,不对、不对男人,我要男人┅」
她向我爬来,两大乳像垂在胸前的口袋,不停晃动。
「男人,来吧来干干你姐姐」
她死命抱住我的脚,身体就像长蛇般缠绕上来。
我被她的举动吓得呆住了。
连在床上坏女孩喊我的声音都没听到。
「喂喂、发什麽呆?还不快帮我把这个解下来。」
「哦?是你在叫我┅」
想到被这个女孩命令,就很不爽。
你最好一辈子就绑在上面吧
虽然心里这麽想,还是不好对美女下毒手。
好吧就好牺牲一下了。
帮坏女孩解开后,她连谢也不谢一声,就赤辣辣地走到静香面前。
「告诉我,木惠在哪里?」
什麽?她也在打听木惠的下落。
「求求你,给我男人吧要给我男人┅」
「男人有什麽问题,快说,木惠在哪里┅」
「理、理事长室的书橱后面┅」
坏女孩听到答案,就掉头离开。
「喂、你要把这发情的母狗丢给谁?」
坏女孩瞪了我一眼。
「随你便啊你想上就上,反正人家也求之不得。」
静香已经兴奋到接近发狂的地步。
在这样的状况下,我实在没心上她。
恐怕会负担不过来┅
我对她敬个礼,就毫不客气地把她打昏。

这真像是走进迷宫。
坏女孩、药、松乃的失踪┅
各种问题就像丝线一样纠缠在一块。
非得抓住她问清楚。
「你到底是谁?跟木惠有什麽关系?」
坏女孩哼的一声。
「真的要我说嘛?我说出来你可不要去撞墙。」
「你这是什麽意思?」
「我叫冰室恭子。是你JES的同事,比任何人都早进到学园里。」
「┅?」
我简直说不出话来。
「那麽你一开始就知道我的事罗?」
「废话,当探员的在自己伙伴面前都不应该随便露身份的,不是吗?」
「那木惠失踪时,你在┅」
「嗯、我们互相饰得很好,从没出过 Trouble,后来不知道怎麽中了对方的圈套,连她怎麽不见的都搞不清楚┅」
「这、这真是组织上的疏忽了,让两个探员同时在一起,不是反而更碍手碍脚?」
恭子的脸上出现不以为然的表情。
「嘿嘿┅请你搞清楚,你以为就你一人最行呀?谁希罕你搜集来的狗屁资料?」
「什麽??」
我气得眼冒金星。
「你那些名单、药物的分析,我们早发现了,现在连药物的解药都研究出来了。」
「那组织派我来是┅」
「作钓饵的,因为木惠的失踪,让调查工作陷入僵局,我向JES反应,请求加派人员,让学校的注意力转移到你的身上。」
「既然你这麽厉害,那你倒说说,会是谁抢走我的文件?」
「哈哈哈┅那就是大小姐我本人,我知道信件摆在你这笨蛋身上,迟早会给人偷去,所以┅」
我、我作为超级探员的自信心,就这样被这个贱女人踩在地上,破成一片片的。
「那请问我们的超级美女,你为什麽又会被绑在床上、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那是一时的判断错误,原本想找找看有没有解药的┅」
哈哈┅总算也有不行的时候。
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来到了理事长室。
里面静悄悄的,小百合显然早就离开了。
「书橱后面┅」
「是地下室吗?」
我很确定静香指的不是那间诡异的空房间。
我们绕着书柜,仔细摸索起来。
「那时候听到关于理事长室里的怪叫声,我就想过来看看,没想到你这小子不识趣,也跑来了┅」
「所以你就使坏吓我?」
「没错┅」
既然她什麽都敢做,典子的死┅
「典子是你杀的吗?」
「别血口喷人,我可没那麽笨,做那种毫无好处的事。」
「那你告诉我,你搜查出什麽了吗?」
「嗯、我发现所有乖乖听话的父母,很快就都获得一大笔来路不明的捐款。」
「这、这不是等于在卖女儿吗?」
「正跟我想的一样,令人想不透的是,学园为什麽会要干这样的买卖?」
我们颓然地靠在沙发上。
找了老半天,一点破绽也没发现。
「两位辛苦了」
对着沙发的书柜突然转开了。
我们还来不及反应,就见一个人影从书橱后的楼梯走了上来。
第十一章 行踪1
她手上学着枪,枪口像两个空洞的眼睛瞪着我们。
她是淑子。
她终于脱下一切伪装,露出邪恶的本性。
「你们有何贵干,要在叁更半夜来到我理事长室?」
我下意识地站了出来。
「你不要以为除掉我们,就没人知道你们暗地里干的丑事,我们JES早有关于失踪女孩和药物的资料。」
「小孩子的玩意┅」
淑子放声大笑。
「你以为我们就不会有人在里面?」
我紧紧咬着唇,怕骂人的粗话会就这样冲出口。
那样我们不就跟呆瓜一样?
「既然我们已经败在你的手里,你就坦白说出你的勾当,也算是增长我们的见识,提供一次学习的机会吧」
被恭子这麽一捧,淑子显得十分得意。
「那就好好听清楚了,我们所做的就是提供有权者美少女作为商品,你们是知道的,恋童癖在年老权大的人身上最常出现,我们不过是使货畅其流,达到各取所需的目的罢了。当然,要使女孩们屈服,是要有方法的。静香的药就是我们最大的武器。」
「可是,父母方面为什麽┅」
淑子皱了皱眉。
「我们事先都会作好准备,照片、录影带等都是不可少的,作父母的看到自己女儿的丑态,当然不敢多说什麽,他们最怕我们会将这些东西公开,再加上男方会包给许多人一辈于也赚不到的钱作为红包,就这样┅」
听完淑子的话,我真想上去揍她一顿。
居然有人假借办学校而┅
让多少温暖的家庭就这样拆散了。
「那木惠呢?难不成也让你们给卖掉了?」
恭子冷静地问下去。
「是啊,那个风骚货,她才真应该去过那样的生活,她是不需要用药也够贱的。」
淑子说完就看着我们。
「年轻人,话不能白听,既然你们已经知道这里的秘密,再留你们就太危险了。恭子是个大美人,这会是一笔好生意;佐久间就卖给一个喜欢小男生的糟老头。」
「别开玩笑了。」
我的语气很僵硬,希望藉此传达绝不屈服的决心。
「那你们就得死。」
「这也不成┅」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突然由门外传来尖锐的叫声。
「妈妈不要┅」
小百合的脸上满是泪水。
趁着淑子回头的刹那,我一脚踢下她手里的枪。
恭子马上捡起落在地上的枪。
我们对看了一眼,最佳拍档就这样搞定了。
「妈妈,让我们逃走吧趁现在一切都还没被揭穿┅」

小百合哭着抱住淑子的肩膀。
「妈妈,快点趁现在还来得及,就我们两个人┅」
小百合的话不断重覆,就像是念着往生符咒般。
淑子则是惊讶地张大眼睛。
「小百合,你、你怎麽了。」
「老师、佐久间老师对我说过,他爱那个松乃,说她是否被谁强暴都不会影响他的爱,他说要教我如何尊重别人。妈妈,你看并不是每个男人都是禽兽,让我们离开这里,开始一个全新的生活吧妈妈,佐久间老师也一定会放过我们的,是不是?」
小百合充满真挚感情的眼眸望着我。
我则是根本搞不清楚她在说什麽。
要逃?要逃到哪儿呢?那麽学园要怎麽办?
小百合看我一直不答,就跑过来拉住我的手。
「佐久间老师,你说话呀说你会放我们一条生路┅」
淑子则垂着头,像是已经绝望的人。
「不能让她们走」
门口出现一个黑影子。
纤细的、柔弱的身躯,背光的长发像笼罩在一层光晕中。
大家都屏住气息,看着它一步步逼近。
当我认清走进来的人时,感到心脏像被鹰爪猛地抓了一下。
阴郁的神情,像是一层薄纱蒙上她美丽脸庞。
松乃手上拿着手枪,像个幽灵般站在那里。
她的目光缓缓扫过我们每一个人。
「现在该是结束的时候。」
她悲凉地笑了。
「我一直在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我觉得这一定是什麽孤魂野鬼附在松乃的身上。
她说的这一切,是如此地难解。
「松乃,你在说什麽?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小百合更是叫了出来。
「就是她,就是她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如果没有她,妈妈就不会恨男人,我们一家就可以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淑子的表情像是被打了一个耳光。
「松乃,这是怎麽回事?你和这一切有什麽关系?」
松乃先是用她又黑又亮的眼睛望着我,然后就把视线移向小百合。
「小百合,你怎麽可以说这麽过份的话?再怎麽说我也是你姊姊啊」
姊姊?松乃和小百合┅
淑子像动物一样嘶喊起来。
「谁要你作女儿,像你这种人,最好没出生」
松乃叹了口气。
「老师,你知道了吧?我是如何被自己的母亲憎恨,你愿意听一个十八岁的女孩悲惨的故事吗?」
一个小女孩,从小就被寄养在叔叔家,从没有人真正关心过她,也没人回答她爸爸妈妈在哪里的问题,就这样,她一天天长大,被叔叔家的人当作一个不得不承担的包袱。
小学五年级那年,一个晚上他叔叔摸索到她的房间,她拼命抵抗,却被叔叔打昏,第二天在床上发现一滩红的血迹。
在那之后,叔叔对她说:「你本来就是不该生下来的小孩,我们却养你到这麽大,从现在起你得开始帮助家里。」
就这样,她开始被送到好多好多的叔叔家,老老少少的男人都爬到她身上。
叔叔家好像越来越有钱了。
有一天,她偷听大人们的聊天,才知道自己是陌生男子强暴下的产物。
她想跟母亲面对面,问她「为什麽你还要生下我?如果你是那麽恨我┅」
她听说父母亲的结合是所谓的政治婚姻,作丈夫的从未曾爱过她的妻子,而被破瓜的女孩在外面的第一夜,就被他买去了。
女孩的曾祖父因为是虔诚的教徒,而坚决反对母亲的堕胎。
她恨他,恨买自己来报复的母亲的丈夫,更恨自己的母亲,她为了自己的面子不惜让亲生骨肉流落在外,遭受如此不人道的待遇。
从小,她就有了报复的心态,直到中学进入母亲主持的学园,才真正有实行的机会┅
「┅」
我看着松乃。
再看看淑子。
怎麽怎麽会有这样的事呢?
就像走进一场恶梦一样。
我一时搞不清楚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松乃,你不是愿意帮忙我调查,告诉我事情的真相吗?」
松乃转过身来,她手上的枪口正对着我的心脏。
「老师,那时候我是在监视你,不让你知道更多罢了,也有像老师这麽单纯的男人愿意接纳我┅」
「那麽典子也是┅」
「不是我,那是妈妈干的,我们没想到女孩叫声的事已经传得这麽厉害,而典子对这种事又总是特别感兴趣,不过这也等于是我杀的。佐久间,你还能爱像我这样的女孩吗?你还愿意娶我跟我共创未来吗?」
这是松乃第一次主动喊我的名字,但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形。
「松乃,你说好要当我的小妈妈的┅」
松乃苦苦地笑了,她的嘴角微微颤抖,像是很难掩饰我的话造成她心里的强烈冲击。
「佐久间,太迟了,学园的事情被揭发,我就要被关起来┅还是你愿意带我逃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我答不出来。
「你就快带着她逃吧」
这、这不是木惠的声音吗?
她站在门口,容光焕发的她华丽得像是稀世的美钻。

「这真是个最好的解决方式,反正JES也不需要你,这样的,超级探员。」
『这样』?怎样?
「你、你不是已经被卖掉了?」
「哈哈哈┅这麽简单的把戏就想唬过我,不过是几个六点半的老头子罢了,反而倒是便宜我了,让我搜集了不少关于人口贩卖的实证,我已经报警了,警方马上会过来抓人。」
淑子的脸颓然地垂了下来。
松乃拿着枪,毫无畏惧地看着我。
「松乃,你都听到了,快把枪放下,让我们一起逃吧」
「不,我还有最重要的事没办。」
她的笑里竟有着看透世事的苍凉。
最重要的事?
她不会是要杀了淑子报仇吧?
我摇了摇头,如果是这样,事情就更复杂了。
「松乃,不要做傻事,让我们把过去的一切都忘掉,重新开始吧」
木惠也开口说道。
「是啊,松乃,不要钻牛角尖了,趁现在一切都还来得及┅」
松乃不为所动。
「不、这是我对我自己的惩罚,尽管我非常痛恨母亲,但也同样痛恨我对她的报复,让这麽多的女孩受着我以前受过的苦,为了毁掉由曾租父传承下来的雨宫学园。所以我┅佐久间,等下辈子,如果我们还有缘┅」
我还来不及抓住她,就见松乃把枪举起,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佐久间,谢谢你,是你让我第一次尝到爱的滋味。」
砰的一声。
她扣了板机。
后序
草地上,薄荷般冰凉的风吹过。
带着露水的树叶轻晃着,晃动下一连串透明的小圆珠。
整个校园笼在一片晨雾中。
「在想什麽?」
恭子坐在我身边。
整个学园因临时关闭,而再也看不到来来往往的花样少女们。
取而代之的是穿着制服的警察,他们正在为搜集学园的犯罪纪录而忙碌着。
淑子那时候就被逮捕了。
园长在事发后就四处逃匿,但最后也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是松乃寂寞的笑容一直在我眼前。
「松乃,你为什麽要死?」
我将深深的思念一直埋在心里。
「唉、就怪一切都太迟了。」
在那之后,我和恭子成了亲蜜伙伴,当然如何亲蜜,就让你们自己去想像了。
「她能早一点遇到你就好了,如果不是这样的命运,她还真是个温柔的可人儿。」
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挽回不了什麽。
我缓缓嘌出一口烟。
不知道岩藤那老太婆和克莉斯汀修女会怎样看这件事。
当然这已经不是我能管的。
「我真后悔当时没有一口答应她,带她逃走┅」
恭子皱了皱眉头。
「大丈夫能屈能伸,总不能就这样消沉下去吧?看看人家木惠马上就接到新的任务了┅」
我根本没听她在说什麽。
彷佛在烟雾中又看到松乃招着手,向我跑来,就像我们刚相识的时候。
冬天的风无情地吹拂过她飘扬的长发┅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激情图片 激情小说 伦理电影 快播电影 QVOD经典 快播伦理 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