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送任意内容邮件给: [[email protected]] 即可获取最新域名 - 《永久地址:80s1.com》 【AD】黄金广告位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可欣的耻辱之泪](02)
作者:水镜第捌奇 字数:112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章)在母亲病榻旁的首次吞精   时间依然是六年前,可欣被为富不仁的老淫棍王洪强奸后几小时,正值是深 夜时份……   刚刚在可欣的少女娇躯上饱逞兽欲的王洪,现在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别墅,他 正在别墅中的私人酒吧边品嚐陈年威士忌边回味着刚才奸污可欣的过程……   在昏黄的灯光下,王洪那张半秃白发,布满皱纹而又鼠头獐目的丑脸正在淫 笑着,他举杯又呷了一口威士忌,脑海浮现了可欣被自己蹂躏过后的媚态,双腿 张开摊倒床上的可欣如一团烂泥般一动不动,只见她那两片浅褐色的娇嫩阴唇正 不断有王洪刚射进去的白浊精液倒流出来,弄污了一大片床单,而一双雪白圆滚 的34C美乳也因沾满了老人臭嘴的唾液而显得油亮亮,再看上去只见可欣一头 秀发散落在枕头上,她那双泛泪的美目正失神的看着天花板,刚被逼口交的粉红 色樱唇微张喘息着,嘴角则挂着一抹米汤样的浓稠液体……   想到这里他兴奋地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就是要这种征服感,有谁想到这 个几乎受整个X大男生倾慕的女神可欣,刚刚就被自己这个老人玩弄成这个模样? 这种征服的快感是那些自己送上门来的二线女星所不能比拟的。   不过王洪也没有立刻把可欣带来别墅,虽然这样做会让他可以随时淫玩可欣, 但王洪却不想这么快就这样做,因为把可欣囚禁在这里整天做性奴的话,她很快 会变成跟吹气娃娃并无分别的无趣玩具,不如暂时让这个骚货保留正常的生活, 自己再突然出现玩弄她,这样自己淫玩的依然是一个有灵魂的大学校花,而不是 一个傀儡玩偶。   一脸得意的王洪叼着雪茄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看着窗外城市的夜景,忽然他 又有了一个淫玩可欣的点子……哈哈……就先让她休息几天再实行吧……还有刚 才淫欲完那小骚货之后老俞就不见了,王洪倒是不担心他会玩什么花样,他反而 是有点怀疑老俞是不是寻死去了,真是这样的话就太没趣了,老俞那无奈又绝望 的表情老子还想多欣赏几趟呢!   不过比起老俞,王洪更加在意那个抢先自己得到可欣初夜的那个臭小子,原 本今晚可以享受把可欣破瓜的乐趣,可惜被这小畜生破坏了,有机会一定要教训 他一下……   同一时间在城市的另一端,进勇终于忙完了整天的工作离开了电器店,在回 家的路上他原本想打个电话给可欣,进勇想告诉她刚刚有同事低价出让了两张游 乐场的门票给他,所以想相约她在来周的假期去玩一玩,但进勇还是觉得已经太 夜了不想骚扰可欣休息,所以传了一个讯息告诉她这件事。   不过说起来也差不多有一星期没见过可欣了,进勇心想近来大家总是各有各 忙,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自己总要多抽点时间陪一下可欣,要知道觊觎可欣的男 人可多着呢,一个不小心可欣变心迷上别人到时就后悔莫及了,以后加班还是适 可而止才好,反正钱可以日后再赚,可欣这么好的女友跑了就没有了……   可是进勇却不知道,由今晚开始他和可欣已经踏上了命运的分歧点,他们两 人已不可能再像从前一样那么快乐了……   数小时后黑夜终于过去,天边开始渐露鱼肚白色,可欣在昨晚被王洪那老淫 棍奸污之后一直保持大字型的姿势赤裸躺在床上,她一整晚也没有入眠,只是眼 睁睁的一直看着天花板,任由身上那些由老人射出的秽液乾涸成一滩滩粘粘的污 渍……   看见窗外渐渐放亮的天空,可欣知道新的一天要开始了,但她只想在黑暗中 永远躺下去,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出卖自己的父亲,更不知道如何再面对进 勇……不如还是死了吧……死了……很多烦恼都立刻会消失了……可欣边想边从 床上下来,再裸着身子走到厨房,然后拿起了水果刀放在手腕上,这时可欣只要 一刀割下去,殷红的鲜血便会如喷泉般涌出,她便可以慢慢的离开这个世界,不 会再有任何烦恼……   可欣正要下刀的时候脑海浮现了进勇的脸,可欣想到进勇要是知道我被人奸 污之后含恨自尽,他一定会伤心得疯了吧……还有冲动的他如果知道王洪那老禽 兽就是施暴者,进勇一定宁愿跟王洪玉石俱焚也不会放过他……还有如果自己死 了,卧病在床的母亲知道后肯定伤心欲绝,病情会更加恶化……所以自己这么一 死,会害了进勇和母亲……自己还真的要死吗……?   总算打消了自杀念头的可欣走到浴室开始淋浴,她心想污渍虽然可以洗去, 但那个只属于进勇,只被进勇佔有过的纯洁身体却是怎样清洗也回不来了……进 勇知道后会嫌弃我吗?想到这里可欣跌坐地上痛哭起来……   之后可欣勉力打电话回校请了病假,她摊坐在沙发上挣扎着要不要报警,但 从昨晚王洪那老禽兽说的话来看,父亲似乎已经濒临了破产边缘,如果自己一报 警的话王洪必定要收回那笔钱,到时母亲的病就没钱医治,加上报警的话进勇也 会知道这件事,他一定会冲动起来去找王洪寻仇的……最后当殃的肯定只会是进 勇……结果可欣还是放弃了报警的念头……   虽然可欣放弃了报警,但到了中午警察还是找上了她,因为警察在郊外发现 了父亲的尸首……奇怪的是接到这个消息的可欣竟是相当平静,甚至在医院的停 尸间见到父亲的尸首,可欣也没掉过一滴眼泪……   警察给可欣的说法是父亲自己服毒自杀的,没有被人谋杀的嫌疑,可欣自己 也心知肚明父亲应该是无法再面对自己和母亲,所以选了自杀来逃避一切,但可 欣心中只是更恼恨父亲,他不但止出卖自己在先,现在更一死了之留下这个烂摊 子给可欣收拾……她造梦也想不到原来父亲是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回家的路上可欣的手机响了起来,可欣一听铃声便知道是进勇打来的,因为 那是进勇的专属铃声,但可欣却没有接听,其实进勇今天已经给可欣打了好几次 电话,可欣也同样没有接听,因为她还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进勇……   但可欣不接听进勇的电话并不代表进勇不会来找她,整天联络不上可欣的进 勇忧心如焚,怎么可欣整天都不接电话?难道可欣出什么事了?整天胡思乱想的 进勇完全没心思工作,索性请了半天假然后到可欣家楼下去等可欣。   终于进勇在可欣家楼下守候了几个小时,总算给他等到去医院办完辨认父亲 遗体手续的可欣,离远见到可欣的进勇总算是放下了心头大石,进勇见到可欣的 一刻甚至觉得自己胡思乱想了半天真傻,可欣不是好端端的就在这里吗?   但进勇却不知道,比起自己胡思乱想更可怕的事,已经在可欣身上发生了… …而且还远远没到终结……   「老婆你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整天都不听电话?」进勇走近可欣向她说道。 这时进勇才注意到可欣有些异样,怎么平时爱美的她今天穿得这么奇怪,上身的 衣服跟裙子都是配搭不起来的,像是随便找来就穿在身上,而且可欣她一脸忧郁 心神恍惚的,是有什么不高兴吗?   「没什么事,老公你先回家吧,我想静一静。」可欣说罢想绕开进勇继续前 进,但进勇却抓住了可欣的玉手不让她离开……   「我不相信你没事!我是你老公!老婆你有事怎可以不告诉我!」   「我……」可欣哀怨的望着进勇,似乎欲言又止,进勇却顺势将可欣搂进怀 里,再轻抚着她的秀发。   「老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尽管放心,不管是什么坏事我也会跟你一起 面对的,你不告诉我事实才令我最难过。」   「我……昨晚……」在进勇怀里的可欣几乎要将自己昨晚被王洪强奸的事和 盘托出,但她勉力地把那些话吞回肚里,然后只能伏在进勇胸口啜泣起来……   「老婆你别怕……慢慢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的……」   「昨晚……爹爹他……自杀死了……呜呜……」虽然父亲之死不是可欣心中 最难过的事,但为了掩饰自己哭泣的真正原因,也只能这样对进勇说了,否则他 只会继续追问下去的……   「什么!?俞世伯他怎么会……?」进勇想起早阵子还跟可欣的父亲见过面 还交谈了一会,那时他还谈笑风生不像有什么问题的,现在竟突然结束自己的生 命,这令进勇觉得非常惊讶。   「街上不太方便讲话,到我家里再慢慢告诉你。」可欣说罢便拭掉眼泪,然 后牵着进勇到了自己的家。   到了可欣的家里,他们两人摊坐在沙发上,可欣把头靠在进勇胸口,开始述 说前事。   「其实爹爹的公司近一年来业绩很差,而我妈的病又一直要花很多钱治理, 所以爹爹的压力一直很大……」   「原来是这样吗?不过我每次见到俞世伯他看来都很开朗……真是怎也想不 到他突然会走上这条绝路……」   「还有我到今天才知道爹爹已经濒临破产,加上我妈的病情又突然急转直下, 这些可能都成了压垮爹爹的最后一根稻草吧……」可欣始终也不能向进勇说出父 亲自杀的真正原因,父亲根本不是钱的问题而自杀,而是出卖了女儿之后愧于面 对妻女而自我了断……   「那老婆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我多小还有点积蓄,可以帮你先办好世伯的身 后事,至于伯母的诊金我们之后再想办法好吗?我可以再去多找一份兼职,再节 俭点过日子,我们一定可以渡过这次难关的!」进勇边说边轻抚着可欣的秀发。   「不用了,老公你把钱留着吧,钱的问题已经有人替我解决了。」   「什么?有什么人可以一下子给你一大笔钱?是老婆你的亲戚吗?」   「不是啦!老公你还记得我现正在做兼职的公司吗?我现在的老闆王伯伯原 来是爹爹的世交,就是他慷慨帮助我和我妈,他还准许我毕业后经济上了轨道才 分期把钱还给他。」可欣强忍着心里的痛苦,把昨晚强奸自己的老禽兽说成是恩 人,但为了瞒着进勇她也别无他法……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不过……」进勇看着怀里如花似玉的女友,心里 总觉得有些古怪,那个王伯伯真的只是因为跟俞世伯是世交就如此鼎力相助他的 妻女?难不成可欣为了解一时的燃眉之急出卖了自己的身体给他?但这疑问进勇 怎也说不出口……不过进勇更不会知道,他所担心的在昨晚已经发生了,只是出 卖可欣的不是可欣自己,而是她的父亲……   「老公你别说了,陪人家去洗个澡好不好?」可欣也似乎看穿了进勇的心思, 她用手指按着进勇的咀不让他说下去,而且竟然相邀进勇一起共浴……   「啊?好……好啊!一起洗吧!」虽然进勇心里还是对那个王伯伯相当在意, 但可欣竟突然给自己提供这么难得的福利,进勇还是老实的跟着可欣进了浴室。   三数分钟后在浴室中,进勇和可欣那双赤裸裸的年轻肢体在花洒头喷出的水 流下紧紧交缠在一起,两人同时忘我的接吻着,两人的舌头激烈地纠一起,像是 要吻到天荒地老也不愿分开……   终于可欣率先把小香舌抽离了进勇的口腔,然后除除蹲下,再伸出玉手轻轻 套弄进勇那根半软不硬的深褐色老二……然后拨了拨一头潮湿油亮的秀发,再抬 头意乱情迷的跟进勇对望着……   「啊……很舒服啊老婆……谢谢你……」在可欣的施为之下进勇的肉棒已经 坚挺起来,愤怒的挺立在可欣那微张着的粉红色小嘴唇前,这时进勇心里泛起了 一阵冲动想把肉棒捅进可欣那娇嫩欲滴的粉红色樱唇里,从而享受自己从未享受 过的口交快感,可是进勇始终不敢真的这样做,始终上一次就是有点硬来想逼可 欣口交而惹怒了她,进勇心想短期内也不可以再提甚至再做这件事了……   「唔唔……?……」教进勇异常震惊的事突然发生了!可欣竟然一口把进勇 那颗暗红色龟头吸进了嘴里,然后缓慢的吸吮起来……完全猜不到可欣竟然有此 一着的进勇如遭雷殛,他只感到可欣那温暖而潮湿的小嘴包裹住自己的龟头,而 嘴内的小舌正无规则正乱舔着它,如电殛般的快感从龟头开始冲击进勇全身…… 这可是进勇渴望已久而可欣又一直不肯给他做的口舌服务啊……   「老婆你……别勉强自己……嗄……你从来没这样做过……」进勇嘴里虽然 这样说,但他那舍得就此停止此刻的极上享受?只见进勇只是把双手按在可欣头 上便再没任何动作,老实地享受可欣给予自己的无上快感……   「唔……嗯……??……」可欣也没理会进勇那口不对心的劝谕,她继续把 进勇的肉棒往嘴里越含越深,然后轻轻点头套弄起来……可欣心想从前自己是绝 不会这样做的,因为她觉得把男人用来撒尿的管子放进嘴里是非常呕心的事情, 但经过昨晚被王洪强奸甚至被逼替他口交之后,可欣忽然觉得口交这回事呕不呕 心也不那么重要了,最重要的是要尽量讨好进勇,因为在王洪的胁迫之下,可欣 也不知道跟进勇的恋情将来会变成怎样,所以只有珍惜当下,至小给大家留下最 美好的回忆……   这时依然蹲着替进勇口交的可欣双手环抱着他的一双大腿,再深呼吸一口气 把进勇整根肉棒吞进嘴里再激烈的套弄起来,弄得进勇气息紊乱濒临射精的临界 点,他怕射在可欣嘴里想抽出肉棒,但又舍不得这销魂的享受,在进勇犹豫之间 他低头看见嘴里塞着肉棒的可欣正哀怨的望着他,这使得进勇再也受不了,一阵 酥麻感之后一大泡浓精从龟头激射而出,注满了可欣的口腔……   大惊的进勇生怕可欣会发怒,所以他连忙从可欣嘴里抽出肉棒,但他的老二 竟然还没有射完,在龟头离开可欣那小嘴的一刹又在她脸上喷了一股白浊的浓精 ……   但可欣没有如进勇想像般发怒,她依然是边蹲着边哀怨的望着进勇,   然后微微张开自己那两片粉红色的嫩唇让嘴里那些白浊浓稠的精液从嘴角慢慢倒   流出来……   「对不起……老婆……我没心的……你别生气……」   可欣依然是没有回应进勇的说话,她只是把嘴里的精液都吐到浴室地上让水 流沖走,然后慢慢的站起来,进勇也很自然的把可欣搂进怀里,然后二人四目交 投着,进勇看着可欣脸上的精污和注视着自己的幽幽眼神,情不自禁地吻上了可 欣的嘴,进勇感到可欣嘴里还残留着淡淡的精液腥味,使得他的老二又再坚挺起 来,顶住了可欣的小腹……   「老公你这色鬼好过份喔,刚刚你那些髒东西才弄得人家一嘴一脸都是,才 一下子你那里又硬磞蹦的想欺负人家了……」可欣在进勇的怀里撒起娇来。   这次轮到进勇没有回应可欣的话,欲火焚身的他关上了花洒头之后连衣服也 不穿,就裸着身子牵着同样赤条条的可欣离开了浴室并且进入了她的房间,再把 可欣压在床上,而可欣的两条玉腿也自动绕住进勇的身体,进勇握住坚挺的肉棒 对准了可欣那两片浅褐色阴唇却迟疑起来,没有立即插进去……原来他是想起自 己没有戴套,手上也没有避孕套,但可欣从来严禁进勇不戴套就进入她的身体… …   但可欣却看穿了进勇的心思,她微微的对进勇点了点头,示意进勇可以无套 进入她的身体,得到许可的进勇身子向前一压,整根肉棒便没入了可欣的小屄里 ……   「呜哇……老婆你里面……好湿好暖……好舒服啊……」开始不断抽插着可 欣小屄的进勇享受着首次无套生插的快感,他一生人只跟可欣一个女人做过爱, 原本到昨晚为止可欣也是只有进勇一个男人佔有过她的身体,但现在进勇却不知 道自己女友的小屄在昨晚已被一头猥琐的老淫兽抢先无套生插灌浆了……   「傻瓜……那有人……啊……把这些话说出口的……喔噢……老公……好硬 喔……再大力点……啊啊……」   可能是首次无套生插太刺激了?进勇抽插了几分钟便泄身了……射精后他抽 出肉棒后躺在可欣身旁喘息着,可欣心里竟然有点失望,为何这么快便完了?比 起昨晚……不!不可以这样想!自己昨晚是被王洪强奸,那些不是快感……绝对 不是……   更不可以拿王洪那老禽兽来跟进勇比较……   可欣还想起了王洪的那句话……「被男人操完屄一定要用口吸乾净他的老二, 这是做女人最基本的礼貌」……是吗?真的是这样吗?如果我现在替进勇这样做 他会很兴奋吗……?于是可欣爬到进勇那根还粘着淫水和精液的半软肉棒前,再 张开粉红色的小嘴,一口气把那根东西吸进嘴里再吸吮着……   「老婆你怎么……?嗄……好爽……谢谢你……」猝不及防的进勇只感到昇 天般的快感从下体直冲脑袋,原来刚射精后的老二是极其敏感的,如果这时女伴 替他口交的话会产生极大的快感,吸吮着肉棒的可欣看着进勇闭目呻吟极度享受 的模样也感到很满足……原来王洪这句话是没错的……但可欣不知道的是……在 往后的日子她将被迫替很多侵犯她的男人做这回事……甚至在六年后也是……   最后两人相拥睡着了,半夜他们醒来又再做了一次,然后又再沉沉睡去直到 第二天清晨,进勇因为要赶着上班所以起床后便匆忙换好衣服再亲了还在熟睡的 可欣一下便出门去了。一路上进勇还回味着昨晚的销魂体验,说真的他从未如此 彻底的享受过可欣的身体,但可欣为何忽然会抛弃本来的矜持来取悦自己呢?昨 晚可欣以前不肯做的口交,口爆,生插,中出全都无保留的送了给自己,是因为 丧父让可欣她有点失常吗?还是那个王伯伯与可欣之间已经发生过什么事使她变 成这样?想到这里进勇心底不禁一寒……不幸的是进勇这个推敲的确是事实,可 欣对进勇所献出的一切是因为失身于王洪的愧疚,加上不清楚将来还能否再跟进 勇在一起所以要珍惜当下,给他留个美好回忆……   可欣睡到中午才醒来,她决定到医院去探望一下母亲,但她到达医院后院方 告诉她母亲已经转移到另一家医院,而且那是一家收费昂贵的私人医院,而整个 手续是父亲在三天前办的,为何他要这样做?   可欣正迷惘间手机响起了收到讯息的铃声,这讯息是王洪那老禽兽发过来的, 可欣虽然不太愿看,但还是无奈的打开了讯息观看内容……   「要看看你的母亲吗?快点来我这里吧!两小时内不见人后果自负,记紧要 自己一个人来。」接着在讯息的末端附上了那家私人医院的地址和一个病房编号。   可欣怔怔的看着那段讯息,她知道自己去赴约的话肯定又会给王洪淫弄,但 她更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利,为了母亲,她根本没有选择……   两个小时后,可欣来到那家母亲新入住的私人医院,再根据王洪提供的病房 编号来到了母亲的病房门口,这病房位处医院的最顶层,应该是收费最昂贵的那 一类病房,可欣在门前犹豫了一会才忐忑不安的轻轻打开了房门,接着她看见自 己的母亲戴着呼吸辅助器昏睡在房中央的病床上,床的周围则放满了各种医疗机 器,但最教可欣心寒的,是那个坐在床边椅子上的王洪,只见他那张头发半秃, 苍老猥琐的脸正一边淫笑一边看着手中的电话……   「小欣你怎么这样迟?我几乎要把嫂子赶到街上让她自生自灭了。」王洪把 视线移到可欣身上,他依然是一脸淫笑的打量着她,映入他眼中的是化了个淡粧 和刷了粉红色口红,还有穿上了白色吊带连身裙和凉鞋的可欣,露出了两边雪白 的香肩之余还可以看见小部份乳沟,再向下看是一双玉腿和彷如以白玉精雕细喙 的脚趾头,这种从清纯中隐透出来的性感更叫王洪淫心大作,恨不得立刻把可欣 生吞活剥……   「王……伯伯,你想怎样对我也好……但请你别为难我妈……还有我妈回去 之前的医院已经可以了,这里的费用我实在付不起……」面对着王洪那猥亵的笑 容,可欣边说边难堪的别过了脸逃避他那淫邪的目光……   「哈!小欣你别跟我说笑了!首先嫂子转来这里留医是你那死鬼老爹的意思, 还有就算是之前那家医院也不见得小欣你付得起医药费吧!现在这里就不同了, 这家私人医院可是我名下的产业之一,只要小欣你令我满意的话嫂子要在这里住 多久也没问题!小欣你明白吗?」   「那……我要怎样才可以令王伯伯你满意……?」   「小欣你忘了前天我跟你说的话吗?老子灌过你种以后就是老子的女人!   现在开始你已经是老子的情妇!只要你以后做好情妇的本份我何止会继续照 顾嫂子,老子还会给你最豪华的生活!你知自己有多幸运吗?有多小被我玩过的 女人就算跪着求我,我也不会给她这种地位!当然小欣你不答应也没问题,但请 你立刻带走你母亲还有立即把你老爹欠我的钱还我!还不到的老子就丢你到地下 的妓院做妓还钱!两条路你自己挑!   别说王伯伯逼你!「王洪边说边抬起可欣的下巴仔细欣赏她的俏脸。   「可……可以的……小欣愿意陪伴王伯伯……那么王伯伯什么时候想起小欣 请你联络我,我可以立刻过来服侍……服侍王伯伯……」   「好!小欣你果然是个聪明的女孩!不过王伯伯现在就想跟你快活一下,小 欣你应该没问题吧?」   「这个……没问题……但王伯伯你想在那里玩……还是先让我回家打扮一下 才来服侍王伯伯会好一点……?」虽然可欣对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已经心中有数, 但她依然下意识的想争取迟一点才承受王洪的淫欲……   「小欣你不用再打扮了,现在这个你已经让王伯伯心痒难熬了,至于场地什 么的更不用费神找了,这里不就是个好地方吗?」   「王伯伯你说什么……这里是我妈的病房……怎么可以……」   「这里为什么不可以?这里是我的医院,现在这房间没我的指示是没人可以 进来的!我们做人要及时行乐嘛!来吧,先来跟王伯伯亲一个!」王洪说罢便把 可欣搂进怀里再想强吻她的小嘴,可欣却把双手按在他胸前阻止了他。   「王伯伯……这里真的不可以……我妈在这里……我们不如换个没人的房间 再玩……」   「小欣你不是要令王伯伯满意吗?现在我就是要在这里操你还要你同意吗? 记着你是个情妇,老子要在什么时候操你,什么地方操你也轮不到你提意见!现 在你立即给我脱清光!」   「不……不行的……你怎可以在我妈面前……」可欣感觉自己快哭出来了。   「妈的你真多废话!你不脱我来帮你脱!」王洪说罢便将可欣按倒在病床旁 的沙发上,然后一手扯破她的连身裙和拔掉她的奶罩,使可欣那双雪白圆滚的3 4C奶子和上面那两颗小巧精緻的粉褐色乳头完全暴露了出来……   「不……不要……王伯伯……请你停手……」   「哈!小欣你这双宝贝真是人间极品,形状漂亮又大小适中,真是怎玩也不 会厌,我玩过无数女人真的只有一两个可以媲美你这双宝贝!」王洪边说边不断 以他那双粗糙而又青筋暴现的淫手玩弄着可欣的双乳……   「王伯伯……求你快点给小欣……人家里面好热……好想要……」可欣知道 自己是避免不了要在母亲身边被王洪奸淫的命运,故此她想不如索性挑逗一下王 洪,好使得他快点完事……   「啊?小欣你真的这么想要吗?但王伯伯那里还未硬起来啊!要靠小欣你帮 个忙替它站起来呢!」王洪说罢便脱掉裤子,在可欣面前露出了他那根与他那瘦 削身型不成比例的硕大阳具,还有那两颗大如乒乓球的蛋蛋……   「好……只要王伯伯你高兴就好……」可欣说完便想伸手套弄王洪的老二好 使它可以站起来,但王洪却一手捉着可欣的玉手阻止了她……   「小欣,你想快点完事的话你就要拿点诚意出来,你别以为随便用手帮我弄 两下就可以蒙混过去,你想我满意就要懂用口,明白吗?」   无奈的可欣只得张开两片粉红色的樱唇把王洪那根紫黑色的半软肉棒吸进嘴 里再点头套弄起来……可欣吸吮了几下之后感到口腔里的肉块越来越硬,越变越 大,肉棒顶端的龟头开始顶到她的喉咙,令可欣感到相当难受……   「不错嘛!就是这个感觉!不过别只顾着吸,你同时还要发些声音出来让人 觉得你很喜欢吃鸡巴,两手也别闲着,快来轻力的捏一下两颗蛋蛋……快!」   「唔……??……唔嗯……」在王洪的催促之下,可欣除了要用喉咙发出性 感的闷哼声之外,还得同时用双手轻轻捏着王洪那两颗蛋蛋,可欣想道一直认为 口交很污秽的自己竟然会在短短几天内会沦落成这个模样……   「喂喂小欣!别老是一直在吸……用舔的也很紧要……给王伯伯舔舔蛋蛋… …嗄……还有舔蛋蛋的时候也要用手弄一下老二……嗄……舔完蛋蛋龟头也要舔 一下……嗄……」   王洪的要求越来越多花款,但可欣也只有照着做的份儿,可欣吐出了王洪那 根已经硬如铁棒的紫黑色粗大鸡巴,然后伸出桃红色的小香舌在王洪那长满灰白 色阴毛的蛋袋上来回舔着,而玉手也在轻轻套弄着王洪的鸡巴……然后又一直沿 着蛋袋舔上炮身,舔上顶端的龟头后,可欣便不断用她那条小香舌在王洪那硕大 的紫黑色龟头上不断轻舔着……   「哇……哈哈……小欣你真是个小淫娃……看你外表这么纯情原来竟然这么 淫荡……才教你两下子吃鸡巴的技巧就已经纯熟成这样……好!你不用再吸了… …给我趴到你母亲床边!王伯伯要从后面干你!」   可欣虽然万般不愿也得依照王洪的话去做,她裸着身子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 正昏迷着的母亲床边,然后双手撑在床上翘起了雪白的玉臀,等着王洪从背后侵 犯她……   但王洪也没有急着插入可欣的身体,他只是先把两只手指探进可欣那已经湿 漉漉的小屄里搞动着,然后又把那两只手指塞进可欣咀里要她品尝自己的淫水, 而另一手则从后玩弄着可欣那双34C的雪白美乳……   「唔……嗯……唔唔……」   「自己的淫水味道如何?好吃吗小欣?怎么你只是给王伯伯含几下鸡巴下面 就湿成这样?原来你天生就是个这么欠操的女人吗?」王洪这时把手指抽离了可 欣的小嘴,再握着自己那根粗大的紫黑色肉棒捅进了可欣的小屄,然后挺动屁股 开始猛力抽插起来……   「啊……王伯伯……你好厉害……插得人家……好爽……喔噢……」被王洪 那根大肉棒插得死去活来的可欣被快感和羞耻两种感觉煎熬着,她那两片浅褐色 的肥美阴唇被王洪的紫黑大肉棒撑得大大的,王洪的肉棒每一下抽插都有一些透 明液体从小屄里面被带出来……可欣的淫声浪语究竟是想令王洪快点泄身好使得 这场在母亲身边的淫宴快点结束,还是真的被王洪干得快感连连欲仙欲死?这点 连可欣自己也不清楚……   「小欣啊……你真的那么爽吗……那么你告诉王伯伯……嗄……什么东西正 在干你的小屄……快说……!」   「啊啊……是……王伯伯的那根……啊……东西……在干我……」   「老子就是问你那根是什么东西……给我说清楚!」王洪边说边用手抓着可 欣的一把秀发向后拉,使可欣的脸往后仰起来。   「是……王伯伯……啊啊……那根大鸡巴……在干人家的小屄……啊喔……」   因头发被扯而吃痛的可欣只有放下最后的羞耻心,说出了平时不会说的下流 词语……   「好!那么究竟是王伯伯的鸡巴大还是你男友鸡巴大……嗄……说啊!」   「啊噢……是王伯伯的大……王伯伯的大……啊啊……王伯伯的大鸡巴插得 人家好爽……喔噢……」   「好!王伯伯就用这根大鸡巴操死你这小淫妇……给你男友戴顶大绿帽!还 有下次王伯伯决定在你男友面前操你……小欣你一定很期待吧……哈哈!」   「不……不要啊……噢喔……求王伯伯你……别把……啊……我男友牵扯进 来……喔……这与他无关的……啊啊……」   王洪却没再答理可欣,他只是从后抓着可欣那双34C美乳继续猛干着她的 小屄,大概数分钟后王洪的呼吸粗重起来,看来是要射精了……   「嗄……小欣你快点跪下含住老子的鸡巴……我的精华要出来了……小欣你 一滴也不可浪费……快……」王洪说罢便放开了可欣并且抽出了鸡巴,等候可欣 用口替他接精……   毫无置喙余地的可欣也只能立即转身蹲下再张开两片粉红色的嫩唇,再把王 洪那根紫黑色的大肉肠吸进口腔里,然后王洪抓着可欣的头用可欣的小嘴套弄了 自己的鸡巴几下,喷泉般的浓精便在龟头处喷射出来,可欣只感到咸腥的浓稠液 体瞬间灌满了口腔,因为那些浓浆太多的关系,在可欣的嘴角有些米汤样的液体 开始满溢出来……   「?……唔唔……咕噜……」为免引起王洪不满,可欣只得闭起双眼吞嚥嘴 里的浓精,这可是她第一次嚥下男人的精液,那些咸腥味教可欣感到非常的呕心, 但她也只能压下想呕吐的感觉去拼命吞掉嘴里似乎源源不绝的秽液,可欣吞了几 口王洪才停止了射精,但可欣用力吸了嘴里那根大肉肠一下确定没有精液残余才 敢把它吐出来……   「还有咀角那些!别浪费掉!」在王洪的催促下可欣也只得伸出桃红小舌把 咀角的白浊色秽液舔掉……   「喔……咯咕……」这时可欣突然打了一个嗝,那该是因为一口气吞了太多 精液的关系,那从胃部冲上来的咸腥气息似乎提醒着可欣自己的胃袋已经充满着 一个猥琐老人的精液……   「哈哈!小欣你这样便饱了么?不过你要知道精液是很养颜的,做女人一定 要吞多一点!你明白了吗?」   「是……小欣明白……多谢王伯伯……」   「好,小欣真乖,王伯伯先走了,在墙角那个纸袋有几套衣服跟首饰是送给 你的,之后王伯伯再找你,再见啦!」王洪说罢便穿回裤子离开了病房。   王洪离开后还裸着身子的可欣走到墙角打开了纸袋,发现里面的女装跟首饰 都是以她这个女大学生来说是肯定买不起的名牌货,可欣看到这些东西后想起自 己以后要过着妓女般的日子,不禁坐在地上啜泣起来……不过最叫可欣害怕的是 王洪似乎想把进勇也卷进来,难道只有那方法才可以拯救进勇?想到这里的可欣 哭的更厉害了……   又再过了几天的星期日,进勇利用早前弄到手的游乐场门票跟可欣到游乐场 玩了整天,进勇想藉此让可欣沖淡一下丧父的悲痛,但他却不知道现在让可欣最 伤痛的早已是另一件事……而可欣亦决定在今天告别进勇和自己不再复返的快乐 日子……   在入夜后游乐场的观景台,进勇搂着可欣观赏着游乐场的夜景,而可欣在这 时深呼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开口了……   「小勇,我们分手吧。」   做梦也想不到可欣会说这句话的进勇,目瞪口呆的不知做何反应……                (二章完)4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激情图片 激情小说 伦理电影 快播电影 QVOD经典 快播伦理 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