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送任意内容邮件给: [[email protected]] 即可获取最新域名 - 《永久地址:80s1.com》 【AD】黄金广告位

作者:NOOO
字数:865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妈的!妈的!妈的!」我一边踢着地上的石子一边对着空无一人的大街破
口大骂,这种穷乡僻壤到了半夜十点来钟连个鬼影都没有。

  这次出差已经持续了将近一年,好不容易公司才给我放了三天假,我当然想
马上回家看到老婆儿子。结果偏偏火车票卖光,末班长途车也走掉了。出发前旅
店老闆告诉我这个时间点还会有一辆长途经过高速公路,所以我才打车过来。结
果就是我已经在这路灯都没有的鬼地方等了两个小时,连半个车影都没看见过。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老闆娘使劲拉扯了好几下旅店老闆,肯定是知道我被忽
悠了。那个黑车司机不愿意过来,多半也知道这破地方鸟都不拉屎。可恨我当时
怎么就没想明白,现在到了这地步,就算想回旅店都不可能了。

  虽然已经到了夏天,但白天刚下过雨,站了许久之后我真是觉得又冷又累,
只好找了块路边的砖头坐了下来。如果真的没有那趟大巴,那我只能在这等到明
天早上的长途车了。

  就在我已经接近绝望的时候,突然看到远处亮起了车灯。我赶紧跑到马路中
间拼命挥手,想拦下汽车。

  汽车离得近了,我才看出来那是一辆大客车。但还没等我高兴起来,就被吓
得跳下马路牙了——那辆大巴直愣愣的沖着我撞过来,差点就刹不住闸。

  「操你妈!你他妈找死啊!」大巴司机从车上探出头来,劈头盖脸的就是一
顿骂。

  「不好意思啊,师傅,实在是我太不小心了。」说实在的,大半夜开车的司
机估计也挺疲劳了。我这时候完全可以体谅司机的不满,点头认错绝非是我不敢
顶嘴。「师傅我看您车头上写着去A市,您看能不能开开门,让我上去,我正好
顺路啊。」

  「滚滚滚!人满了,没地方。」

  「师傅,师傅,您别着急,我多给您点油钱不成吗?」且不说我很可能在这
大冷天蹲一晚上,就算我能搭上车回宾馆,坐明早的长途车回家也得平白无故浪
费一天假期。打定主意要搭这趟车,我乾脆用手扶着车大灯,生怕司机一脚油门
下去就跑了。

  「兄弟,我们这车真没地方了。」令我意外的是,大巴车后面的窗户里也探
出了几个脑袋,纷纷劝我不要拦车。这几个人都是些三四十岁的;男人,看起来
有把子力气,我估计是一起打工的民工。

  就在我死皮赖脸想要蹭上车的时候,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帮我解了围:「爸,
你就让他上来吧,反正雷叔的位置是空着的。」

  话音刚落,大巴的后门就打开了。我赶紧三步并两步的跑了过去。借着车里
的灯光,我看到车门旁边站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想必就是她帮我打开了门。

  你可以说我是预设了美化的立场,但我必须要说天籁般声音的主人果然像天
使一样。

  客观的说,这片地方的女孩子们都挺漂亮的,但是常年在田地里劳作让她们
的皮肤变的粗糙黝黑。可是面前这个女孩有点不太一样,她大概没怎么帮忙干过
农活,皮肤还是保持着洁白光滑,配上一张小巧精緻的面容,让人看了就忍不住
想配合她一起微笑。她的穿衣品味也不赖,一身白色收腰连衣裙配上乌黑的长发
相当养眼,脚下的黑色小皮鞋里露出蕾丝白袜。

  女孩可能是要睡觉,刚刚洗过脸,水珠还在沿着她的发梢滴落。大大的眼睛
里透出一丝狡黠,似乎想着什么鬼主意。我刚要上车,女孩却堵住了门口。站在
台阶上的女孩也就刚刚跟我一样高,她微微歪着头,说:「叔叔,我可听见你说
要多给油钱了,便宜点儿你就加个两百吧。」

  抱歉我刚才说错了,这女孩分明是长着一张诱惑人心的恶魔脸庞。要知道这
趟长途总共才三百多,她一下让我多交出一大半的钱。然而我现在已经没得选择
了,只能硬着头皮同意。

  车上的几个同路人不知为什么还是不想让我上车,大概是被我打扰了睡觉,
就连看我的目光都不太友善。一个年纪稍大的大叔对着女孩说:「丫头啊,别闹
了,咱这车怎么搭人啊?」

  「没关系的,郭叔。」女孩还是满脸笑容的回应道,「就先让他睡雷叔的床
吧。」

  那些人看女孩如此坚持,她的爸爸又不管后面车厢里的事,只好同意放我上
车了。

  这辆客车是专门跑长途的卧铺大巴,三列床铺顺着大巴的走向平行排布,车
厢两侧的床铺都是双层床,中间一列是单层的。每张床的尺寸都不大,像我这种
一米八出头的人只能蜷缩着腿才能睡下,车厢里总共大概有三四十张床铺。车门
旁边是一个临时卫生间,女孩说的雷叔的床铺正好头顶着卫生间,上铺是个储物
格。

  虽然环境有些恶劣,但好歹我是上了回家的车了。这辆车的配置还是相当齐
全的,每个床铺都有一盏小灯和电源插座,床上铺着一张毛毯。女孩走到中间的
单层床铺,拉开毛毯钻了进去。她的床铺正好在我的旁边,女孩沖我眨了眨眼,
就闭眼睡觉了。

  我这时候也很累了,把手机沖上电,连衣服都没脱就躺下睡着了。

  但是这种连腿都伸不直的卧铺实在是让人有些闹心,我估计可能刚睡了一个
多小时就又醒了过来。本来我是想换个姿势,让自己舒服一点,但耳边传来的声
音却阻止了我的行动。

  「嗯——嗯——嗯——」

  明显被压抑的喘息声有着大萝莉少女独有的甜美,很明显就是车厢中间的女
孩发出的。

  这丫头不会在自慰吧?一个念头从我脑中冒了出来。说实在的,这将近一年
的时间里我都碰不到老婆,只能靠自力更生解决问题。现在听见一个女孩的呻吟
声,我的小弟立刻不听话的膨胀了起来。

  她只是一个和你儿子差不多大的黄毛小丫头,我对自己说。但是偷窥的欲望
还是无法被控制。我尽量不发出声音的转过了脑袋,眯缝着眼睛想看清女孩的动
作。但是眼前的场景完全超出了我的想像。

  女孩的床头小灯打开,昏暗的光线映照出一个赤裸的幼嫩身躯。女孩并不是
躺在床上,而是跪坐在一个男人的身上。男人的双手扶住女孩的大腿,仿佛一把
就能握住那纤细的肢体。

  女孩一手撑在男人的胸口上,另一只手正捂着自己的小嘴。随着她的腰肢扭
动,呻吟声也一阵阵的流露出来。灯光正好照射在女孩脸上,反射出几缕汗液的
光芒,她两鬓的头发都已经被粘在了脸颊上。

  由于角度和灯光的原因,我看不清楚两人结合的地方。但从下方男人越来越
快的挺进下身,可以猜出来他已经接近了高潮。

  这时另外一个裸体的男人走了过来,他半跪在旁边,侧身从女孩后背抓住微
微凸起的双乳开始大力揉捏了起来。男人的脑袋埋在女孩修长的脖颈旁,伸出舌
头沿着女孩的锁骨慢慢舔了起来。

  「呜呜呜——」

  这里大概是女孩的弱点,她仿佛受到很大刺激一样呜咽起来。女孩猛烈的摇
起了脑袋,想要摆脱背后的男人,但却徒劳无功。

  女孩背后的男人低声说道:「丫头,这样搞下去可来不及了,车上这么多人
一个个来,那得搞到哪辈子去。」

  女孩勉强压低自己的声音,回答:「嗯嗯——那也没办法啊,嗯嗯嗯——大
叔们一起上我会忍不住喊出来的。」

  女孩身下的男人发出一声低吼:「我要射了,嗯嗯嗯,呵————」

  「咿————」

  女孩被身下的男人猛地顶起,尚未完全发育的身体似乎也可以体验到高潮,
两手同时捂住嘴巴也堵不住快乐的声音。她脑袋靠向后背的男人,腰肢向前弯成
弓形,上半身颤抖起来。

  这一次发射的时间好像很长,女孩高潮过后全身都瘫软了下来。我这个时候
才发现自己下体已经硬的不行,右手早就扶了上去。口乾舌燥下我已经含了一大
口口水,但是我怕吞咽声被人听见,只好慢慢咽下。

  女孩身下的男人起身离开了床铺。但她并没有得到休息的时间,本来在她背
后的男人又躺在她的身下,双手就像托起洋娃娃一样将女孩举到自己的凶器上。

  这些干苦活的民工们都相当强壮,最矮的估计也有一米八左右,个个虎背熊
腰,有几个人的上臂都跟女孩的腰一样粗了。

  我稍稍向旁边扫视,对面的床铺旁边站了好几个男人。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
些人不想让我上车了——他们怕我打扰好事。换句话说,这就意味着整辆车除了
我之外都是女孩的对手,她这一晚要被三十多个男人轮流奸淫。

  后面的男人们悄声交谈了几句,有三个人一起脱光衣服,站在女孩的身边。

  「嗯嗯嗯——不要啦,嗯嗯嗯——饶了我好不好,嗯——真的会忍不住吵醒
人家的。」

  女孩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情,开始求饶。但男人们不打算理会她,调笑她道:
「当初是你同意让人上车的,我们可不负责。」

  一个男人跪到女孩的背后,虽然看不太清楚,但很容易猜到他一手掰开了女
孩的菊花,另一只手扶着自己的肉棒,连前戏都没有就直接硬挺插入。

  「呜咿————」

  灯光下女孩瞪圆了双眼,眼泪汩汩流下。我刚刚看到她后面这个家伙的尺寸
绝对是超大规格,能满足荡妇需求的武器被送入一个幼龄女孩的后庭,想想就知
道这有多可怕。

  「还是老张厉害,丫头估计是爽得不行,夹得我都快要交枪了。」女孩身下
的男人还在继续自己的活塞运动,低声说道。

  「呜呜呜——张叔不要动啦,呜呜呜——好痛,我受不了啦,呜呜呜——」

  女孩这时已经不再发出呻吟了,而是低声哽咽起来。

  「别叫了,小心那边的客人。」一个男人半跪在女孩身侧,他左手把女孩的
双手从嘴边拉开,右手抓着女孩的头发,将女孩的脸贴到自己的下体,低喝道:
「张嘴!」

  我看过的AV不算少了,但是能和眼前的深喉场景相比的,只有那些疯狂的
白妞和大老黑们配合的表演。

  女孩乖乖的张开了双唇,张到极限的小嘴也就刚刚够把男人的龟头吞下。女
孩伸出一只手扶着男人的肉棒,缓缓向自己的嘴中送去。男人的凶器刚刚进入五
分之一,女孩就不得不喘气休息一会儿。但男人显然不满她的进度,直接将女孩
的脑袋压了下去。

  「呃呜呜呜——」

  女孩似乎想求饶,却只能从被堵住的嘴巴里发出一点呜呜声。男人的动作起
到了作用,女孩的喉咙以肉眼可见的程度膨胀起了一条粗大的凸起,巨龙的形状
一直延伸到她的锁骨之间。借着灯光,我可以看到女孩的嗓子在用力的吞咽蠕动
着,她的双眼向上翻白。

  女孩终究还只是青涩的幼龄而已,我估计她的下体也在遭受着同样的折磨,
未熟的容量却要承受成年人的尺寸。

  虽然看起来女孩已经濒临失去意识的边缘,但她的腰身却没有停止扭动,持
续服侍着侵入她下体两洞的男人们。又一个男人站在了女孩的身边,他将女孩空
下来的一只手放到自己的肉棒上,我看到女孩自己就开始了上下撸动。

  「呜呜呜嗯————」

  这种凄美而香艳的场景持续了大概半个小时,女孩可能高潮了两三次才让男
人们满足了。侵犯洞穴的三个男人直接射到了女孩的体内,而让她帮忙手淫的男
人则射到了女孩的脸上。女孩幼稚的脸庞此时已经被汗水泪水和精液覆盖,混合
在一起的浑浊白液流到了她的胸口。女孩躺在地板上缓缓呼吸,看起来已经彻底
虚脱了。

  但是我很快看到女孩伸出手指,将脸上和身前的体液刮下,送到嘴里,低声
说:「嗯~~~这样玩好像也行,大叔们还是一起上吧。」

  男人们齐齐发出低沉的笑声,又换上一批人开始享受女孩的肉体。

  我在这时也忍不住用手释放出来了,困意开始涌了上来,但我又舍不得眼前
的光景。我想到了一个主意——手机里有个用来偷拍的黑屏录影软体,现在又插
着充电器可以一直用。所以我悄悄的把手机放在枕边,假装是掉落的样子,摄像
头正对着女孩的床铺,开始了录影。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我被汽车停车的动作弄醒了。耳边的呻吟声仍旧没有停
止,但已经变的有气无力了。

  我眯起一只眼睛,看到女孩和身边的四五个男人都停止了动作,好像在看我
是不是还在睡觉。很快放下心的几个人就继续之前的运动,不过可能是被突然停
车吓到了,几个男人很快就缴了械。

  「妈的,尿尿,老孙你去替我开会儿车。」我听见司机打开车门来到车厢的
声音。他明显知道自己的女儿被几十个壮汉侵犯的事情。我见过这种司机很多,
他们多半都是随便在路边就解决了小便,为什么这人要到后面来?

  「爸爸不要啦,味道太大会被人闻出来的。」女孩说的话并没有阻止她父亲
的动作,男人拉开裤裆,就把鸡巴塞到了女孩的嘴里。

  「你身上都一股子精液味了,还怕个屁。」男人说道:「吞深一点,直接咽
下去不就得了。」

  女孩只好听从爸爸的命令,双手抱住男人的腰部,努力的将他的肉棒送到喉
咙深处。男人快速的抽插起女孩的嘴巴,粗暴的动作让我怀疑他们是不是真正的
父女。

  「呜呜呜——咕噜噜」

  女孩的父亲在爽过之后,接着释放起了小便,女孩努力的吞咽着,但是男人
的储量似乎有点太大。

  「咳咳咳——呜呜——咕噜噜」

  女孩被呛到咳嗽,似乎是有些窒息,她开始拍打父亲的身体,但是没有得到
怜悯。等男人彻底完事之后,女孩立刻瘫倒在地上,我能听见她大口呼吸喘气的
声音。

  「吐地上的待会舔乾净。」女孩的父亲留下了一句残忍的话语后,就离开了
车厢。

  司机回去开车后,又是几个男人上来继续享用女孩。如果不是之前听到过女
孩对男人们主动邀请,我简直怀疑这些人是在胁迫轮奸她。男人们根本就是把她
当作一个活的发泄工具而已,完全不管女孩的状态。

  我实在无法忍受,故意弄出响亮的声音,作势假装要起床。

  连打了几个哈欠后,我睁开双眼,看到男人们都各自回到了床上。女孩用毯
子裹住身体,进了卫生间。虽然只是看到一个背影,我也看到她的长发已经被乾
涸的黏液粘成一缕缕的了。

  我拿起手机,背靠车窗快速的流览了一下昨晚的录影。现在已经七点多了,
昨晚我上车后到现在一共八个多小时里,女孩一直在高强度的做爱。几个年轻力
壮的男人多次上阵,换着花样玩弄女孩的身体。

  不一会儿,女孩从卫生间里出来了,她似乎是用冷水擦了个身,头发湿漉漉
的。女孩赤裸的小脚下积起一滩液体,也不知是水还是体液。虽然她还想要尽量
掩饰,但毯子下露出的一双小腿仍旧在不断颤抖。

  女孩蜷缩了几下脚趾,跟我说:「叔叔好色哦,你就这么喜欢看女孩子的脚
吗?」

  我看到她的小脸上虽然还堆着笑容,但完全无法掩盖疲惫。女孩双眼通红,
泪痕似乎还可以看出来。

  「叔叔不再睡一会儿了吗?再有三四个小时我们就到A市了哦。」女孩继续
问我,我注意到她的嗓音也变的沙哑起来。

  「不了,我睡够了。」说完我也起身去卫生间里准备洗漱。洗手间里几乎充
满了精液的气味,我简单洗了把脸就退了出来。

  女孩这时候躺回了自己的床上,我非常肯定毯子下的她一丝不挂。薄薄的毛
毯覆盖在她的身上,勾勒出女孩幼细双腿的轮廓,甚至连胯她下的形状也若隐若
现。

  过了一会儿,大巴车又停了下来,司机向着车厢大声吼着:「服务站到了,
除了丫头之外都下车,二十分钟之后集合。」

  男人们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下了车,这些家伙倒是休息的非常好,他们只
有在提枪上阵前才会被同伴叫醒,爽过之后又继续睡的像死猪一样。如果是平日
我肯定没法在这些震天响的呼噜声中睡着。

  我也跟着下了车,买了点豆浆麵包片当早餐。回到车旁等待的时候,我看见
男人们都在悄悄的讨论着,时不时发出淫笑声,我猜他们在聊昨晚的事情。

  上了车,我看到女孩还是躺在床上,裹着毛毯。她突然跟我说:「叔叔,和
我聊会天吧。」

  我反正也是无聊,就坐到女孩的床边,和她聊起了出差中的一些轶事。

  但是我很快看到女孩的脸庞变的潮红,说话的声音也变得不连贯。我担心女
孩会不会是洗凉水澡发烧了,就俯下身子摸了摸她的脑门。

  「嗯~ 没事的,叔叔。」女孩说道。

  我到这时才听到一阵嗡嗡嗡的声音,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我看着女孩身
上的毛毯发起了呆。

  「叔叔不要一直盯着人家的下体看啦。」女孩用撒娇般的语气说出淫靡的话
语。

  「如果想看的话,可以揭开毯子呀。」她的声音似乎充满了诱惑,「叔叔看
见了昨晚的事情吧。」

  我猛地惊醒,知道自己暴露后,反而起了自暴自弃的心情。

  那些男人玩过这个女孩,我也可以玩一玩吧。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心态居然
是嫉妒而不是保护。我感到自己有些噁心,但是又无法压制欲望。

  我伸手慢慢的把女孩的毯子提起,显露出一副晶莹剔透的女体。

  女孩的身材有些削瘦,乳房刚刚开始有些膨胀,两个粉色的小豆豆已经兴奋
的充血立起,乳房下的肋骨隐约可见。躺下的姿势让她的小腹微微凹陷下去,但
一道凸起从她小腹中心的肚脐延伸到下方,凸起的尽头是女孩小穴内的振动棒。

  她的下体还没有长出阴毛,光洁白嫩。阴唇经过一整晚的蹂躏已经通红外翻,
白色的黏液被振动棒翻搅出来。

  女孩的肛门里也有一根振动肛塞在肆虐着。被撑起不能合拢的菊花一下下收
缩着。女孩的双腿笔直而纤细,让人怀疑像玻璃一样美丽脆弱。

  我看着女孩这幅淫荡的幼体,不知道该说什么。

  女孩撑起上半身,俯身在我耳边说道:「叔叔,再过几分钟我们就到A市的
市区了。你想不想把我压到后面的车窗上,让车外的人都看到我的下流模样,然
后把我干到哭嚎?」

  我觉得自己的理智彻底崩溃了,欲望彻底佔领了上风。我把女孩的双臂扭到
后背,拖着她起身。我掐着女孩的脖子,把她按到了车窗上。

  「你这个小婊子这么喜欢被人看吗?」我一边说,一边把她的一条腿抬起。

  女孩的身体非常柔韧,她抬起的腿和上半身都被按在冰凉的玻璃上,被迫摆
出一字马的姿势。

  「是是是,我就是下贱的小婊子。」女孩哭喊着。

  我把自己的裤子解开,拔出了女孩后庭里的肛塞,趁着菊花还没收缩,就直
接捅了进去。

  「咿啊啊啊啊——」

  女孩似乎要发泄前一晚忍耐的苦闷,大声尖叫了起来。

  同车的男人们也都在叫好:「干死这个丫头。」

  女孩毕竟是正值发育期,她的后庭即便是刚刚被扩张过,还是很快就收缩起
来。我得承认,这种极端的紧致是在其他女人身上从未体验过的。我开始大力耕
耘起来,摩擦让我自己都感到有点疼痛。

  「好痛,嗯嗯嗯——停一下,叔叔,不要动了,呀呀呀呀——」

  女孩与其说是在求饶,不如说是在诱惑我,一年没有好好发泄的欲望被我彻
底释放出来。她的双手被我提起,女孩的肢体是那么细弱,以至于我一只手就可
以将她的手腕和头顶的脚腕一起按在车窗上。我空下来的另一只手抽插起女孩小
穴里的振动棒,性爱玩具的振动感通过她肉体的薄膜传递过来。

  「呀啊啊——我快不行了,啊啊啊——叔叔果然厉害,啊啊啊——」

  女孩的肛门随着呻吟声猛烈的收缩着,我的下体仿佛被她的肉壁邀请着进入
更深的地方。随着我挺腰起来,女孩的整个身子都离开了地面,只有前后两个肉
洞作为身体的支点。

  「咿呀呀呀,不要,这样太爽了啦啊啊啊啊——」

  我知道女孩的夸奖不过是习惯性的言辞而已,本来我就只有普通人实力,现
在又体验着超乎想像的爽感,根本撑不了太久就发射了出来。

  「啊啊啊啊——好烫,好舒服——」

  女孩随着精液进入体内也享受了一波高潮,她快速的扭动着身躯。我的肉棒
还没从女孩后庭退出,就被她挑拨的再一次雄起了。

  「呀——让我休息一下,啊啊啊——」

  从女孩充满魅力的后庭拔出肉棒对我来说是个挑战,但我还想体验一下她的
其他洞穴,所以拔出她小穴里的振动器。女孩的阴道和子宫里还储存着大量的精
液,我刚将振动棒拔出,白色的浊液就一股股的流了出来,沿着她的大腿滴落地
面。

  平时我可能还会介意一下,但现在我只想痛痛快快的享受女孩。借着这些液
体的润滑作用,我直接插入了女孩身体的深处。女孩的阴道非常浅,我刚刚插入
不多就感到前端被顶住。紧接着充满弹性的肉壁就被拉长变形到极限,我的龟头
似乎突破了女孩的子宫口,冠状沟传来被一圈嫩肉包围的快感。

  「呀啊啊啊啊——疼疼疼,啊啊啊——」

  女孩向上抬起的小脸扭曲变形,两行泪水从眼角流下,这让我知道她是真的
被疼痛打败了。不过这又与我何干,我只管自顾自的抽插起来。下面的手环抱住
女孩的腰腹,抬起她的身体就像是抛起玩偶一样轻松。

  噗噜噜——

  奋斗了很多下之后,我直接将精液送到了女孩的子宫里面。她这时已经快失
去体力,呜呜的喘息着。

  既然已经享用过下方两个洞穴,我自然也不想放过女孩的小嘴。女孩瘫软的
身体落在地板上,我把刚刚发射过两次的武器顶到她的嘴边。女孩刚才哭喊着不
要,这会儿又主动伸出了小小的舌头,帮我再度恢复威力。

  几个没玩爽的男人问过我的意思之后,也一起参与了进来,我们几个人一同
在车窗旁表演着残忍的轮奸幼女。不需要再避开我,让所有人都可以尽情的享用
女孩身体。这时我才看清这里颇有几个人天赋异禀,当他们可以放开全力进攻的
时候,女孩的性感呻吟就蜕变成了哀嚎。

  他们后来又玩起了一些其他花样。两个男人站在女孩的两侧,一手扶着女孩
的大腿,一手扶着她的腰肢,让她的下体沖着车窗展示。两人同时把胯下的巨物
从女孩的菊花挤了进去。

  「呀呀呀呀呀——」

  女孩两手想要推开身边的男人,但是毫无力道的手臂起不到任何作用。她拼
命的晃动身体想要逃离,也不过是让自己的大腿上留下了两道紫色的掐痕而已。

  女孩只能用哭嚎来减轻自己的痛苦,苍白的双唇颤抖起来说不出来话。豆粒
大的冷汗从女孩的额头流下,和眼泪一起打湿了她的脸庞。

  在一旁休息的我可以看到她肛门里流出了一丝鲜血,想必里面的黏膜已经被
这粗暴待遇撕裂。然而这并没有完,他们把之前的两根振动棒一起塞到女孩的小
穴里。我简直无法相信那幼嫩的下体竟然可以放入这么多的东西。

  幸好公路上有着汽车的轰鸣声,否则女孩的尖叫肯定要传到外面。在这种过
分的刺激下,她的身体开始痉挛。一道淡黄色的液体从女孩的下体喷出,溅射到
车窗玻璃上。男人们不但没有怜惜,反而嘲笑起女孩的失态。

  当司机提醒我们还有半小时到站的时候,女孩已经彻底瘫倒在地板上。失禁
的尿液在车窗上留下几道痕迹,与她下体流出的精液汇合起来。女孩的身体抽搐
着,双眼失去了焦点,嘴边还在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我猜想,如果前一天我没有上车的话,女孩大概要连续十二个小时一直承受
这种超过极限的玩弄。

  现在离那天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有些时候我真的很想把那些事情忘掉,因
为那个我似乎已经不是我自己了。

  但是,我看了看手机中留下的电话,还是拨了出去,问道:

  「喂,司机师傅,您哪天还要回A市啊?」

                (完)9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激情图片 激情小说 伦理电影 快播电影 QVOD经典 快播伦理 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